证券“老人”阚治东的创投往事

  “对于创投,过去需要、今天需要、明天依然需要。”

  “过去中国创投在推动科技进步上发挥了滴水穿石的作用,未来中国的科技创新将更需要依靠民间创投的力量。”

  ——东方汇富董事长阚治东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对于阚治东,媒体并不陌生。申银证券、南方证券、陆家嘴事件等几个关键词,勾勒出他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前半生。从第一家证券营业部,到第一个股票指数、主承销第一只A股、发行第一张金融债券……阚治东创造了中国证券发展史上多个第一,曾自称为证券业“老人”。

  然而,阚治东叱咤资本风云的同时,也曾遭遇滑铁卢,先是因“陆家嘴事件”被免职,后又被卷入南方证券操纵哈飞股票案,入狱21天。在波谲云诡的早期中国资本市场中,一众证券业创始人相继出局、隐退,但阚治东选择了回归。

  而风险投资是阚治东在资本市场的最终归宿。从丝毫不懂创业投资,到筹建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前身,以下简称“深创投”)并与其共度时艰,再到创立自己的投资公司——东方汇富,阚治东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谦逊地称自己是在“干中学,学中干”,然而却带领东方汇富投出了华锐风电(现“ST锐电”)、顺风光电、汇冠股份(现“三盛教育”)、我武生物、合纵科技等知名案例。截至目前,东方汇富管理基金超60只,总规模超300亿。

  在阚治东看来,全世界风险投资就两个地方做得好,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以色列。至于中国,尽管这些年的快马加鞭使得科技实力与美国等发达西方国家的距离已大大缩短,但仍然存在很大差距,而推动中国科技创新的发展仅仅依靠政府是不够的,更需要民间的力量,需要创业投资的力量。“创业投资这个行业,过去需要,今天需要,明天依然需要。”阚治东说。

  “只投差一步企业”

  有必然的历史条件

  继自传《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之后,阚治东近期准备出版他的第三本自传,内容是主要关于他在创业投资行业里从业近二十年的故事。但阚治东坦言,这个行业不好写,目前还在修改完善中。

  阚治东一直戏称自己是“被创投”的,入行时既没学过相关知识,更不了解什么是创投,但一次偶然的与时任深圳市副市长庄心一的见面,开启了其在创投的新里程。在深圳筹备创业板之际,深圳市政府打算设立一家自己的国有创业投资公司,阚治东从庄心一手里接过了这一重任——做一个能挣钱的创业投资公司,从而带动深圳创业投资行业的发展。

  “我刚入行时,创业投资这个行业、这个概念,老百姓鲜有能接受的,大家都认为,不就搞一个投资公司吗?”阚治东告诉记者,当时没人会相信一家国有投资公司能挣钱,80年代中国曾经有过一家类似的投资公司,但由于没有资本市场的配合,无法盈利,不挣钱的公司和行业永远没有吸引力,也没法让老百姓接受,因此干不下去了。

  受制于国有体制的束缚,做一家能挣钱的国有创业投资公司并非易事,但当时在深圳市政府大胆放权的全力支持下,阚治东带领深创投实现了成立第一年就盈利分红的成绩,并且在第二年、第三年继续盈利。

  阚治东说,这在当时是不可理解的,但事实上就真的赚钱了,盈利来自哪里?阚治东接手深创投后首先提出了“闲置资金不闲置”的经营策略,闲置资金主要投向了三个领域:第一是风险流通性较强的国债,第二是一边投资一边转让,在协议转让中产生了不少收益,第三是部分项目在港股退出,获得了部分收益。

  但期间,阚治东“只投差一步企业”的投资风格也颇受争议,甚至被认为这干的不是风险投资的活。对此,阚治东曾多次公开表示“如果不是这样,就没有今天的深创投。”阚治东进一步向记者解释,他当时接到的任务是,做一家赚钱的国有创业投资公司,而只有投相对成熟的项目,才能立竿见效。“第一,要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看问题,当时的深创投不仅要自己赚钱,还要带领行业赚钱;第二,当时漫山遍野都是‘红苹果’,不摘果实却去种果树,不合常理。”因此,当年深创投一下子投了几十家有条件登陆创业板的企业,创业板开板后便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丰厚的收益让深创投在后来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时依然“弹药充足”。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网络股泡沫破灭,原本箭在弦上的中国创业板也因此遭受争议搁浅,国内创投业的退出窗口关闭,整个行业进入萧条的寒冬,即便如此,深创投依然保持账面盈利。阚治东表示,这种选择项目的方法是最适合早年深圳创新投资公司初创期的情况,但在深创投成长起来之后,这种方式就没有延续了。

  不惮以失败案例

  鞭笞未来投资

  业界谈起阚治东,总会马上想到几个投资案例,华锐风电就是其中一个,这是东方汇富最成功的案例之一。2011年1月13日,头顶“中国最大的风电企业”光环的华锐风电,以90元的A股主板最高发行价高调上市。但仅过了一年时间,其净利润就暴跌50%,一年后,净利润更是暴跌近200%,甚至一年内两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今已被ST。但阚治东掌管的东方汇富却在此案例中获得高额回报,也因此受到外界的争议。谈起这个投资案例,阚治东如今依然肯定其在当时的风电产业是领先的,所在的新能源行业也是没有问题的,但后来企业管理不争气、管理人不争气,那是另当别论了。

  对于投资案例的成败,阚治东毫不讳言,甚至对踩过雷的项目也敢于公开总结经验教训,贾跃亭的乐视便是其中一个。据了解,乐视是由东方汇富旗下两个团队所投,深圳团队投了乐视体育,上海有个团队投了乐视手机。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5月13日,东方汇富跟投乐视体育A+轮融资,东方汇富投资及其关联方合计持股达6.34%。此后,东方汇富还跟投乐视体育B轮融资,并向乐视手机投资了8000万美元。

  但乐视的关联交易和各个板块之间的资金借调一直饱受诟病,也是其倒下的重要原因之一。阚治东对此也评价,乐视本身的资本实力不强,通过募资、放大杠杆和规模,并且做了一些承诺,各板块牵连在一起,最后则一损俱损。

  这起失败的投资案例给阚治东的经验教训是,企业经营模式上,板块之间还是要相对独立,不能一个板块出了问题,一整片都倒下。“这件事也值得我们反思,对于拼命烧钱烧起来的项目,其实我们一直持怀疑态度。当然,也不都排斥烧钱,有的烧到最后积累了一定的用户和流量,或许会走向成功,但那种一开始就没想好怎么做的烧钱项目就不可取了。”

  此外,阚治东还在看人上吃过亏。在深创投时期,西藏自治区政府高度重视和鼓励的一家做铅酸电池的企业,照例并不在投资目录里,但由于政府重点推荐,且是西藏唯一一家有机会上创业板的企业,深创投就拿下了。但结果却是,企业创始人把获得的投资资金全部挪作他用,项目失败告终。

  所谓风险投资,投资失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阚治东的文章《一将功成万骨枯》里也谈到了创业投资的一些失败案例,讲述了一些或是对被投资的行业发展前景分析和判断失误、或是对被投企业领军人物了解不够透彻导致看人看走了眼、或是对一些冠以高科技的项目认证不足从而被人忽悠、或是因为商业盈利模式缺陷等原因导致的投资失败的案例。此外,他还总结了创业投资的一些“另类失败”,如错过了最佳的抛售时机、对所投项目后期走势研判不足而半途转让、在企业上市之前突击入股冒然进入风险巨大的二级市场,最后进退维谷。“投资还是要谦虚,真的要潜下心来研究。”阚治东说。

  推动科技创新更需要

  民间创投的力量

  阚治东在近20年的创投从业生涯里,见证了中国互联网风驰电掣发展、创新技术的不断更迭、商业模式的层出不穷,虽然近些年各种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模式创新吸引了众多资本进驻,也极大地改变了百姓的生活方式,但提升中国硬科技实力,使之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竞争,成为全国上下的一致共识。

  阚治东对此也深以为然,并肯定了过去二十年中国创业投资对科技创新做出的巨大贡献。“国内创投对中国科技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这些虽然不是惊天动地,但却滴水穿石。”阚治东举例,虽然曾经投资的华锐风电今天不行了,但当年的确做得不错,当时引进了德国弗兰德公司的1.5兆风机,可以说对中国的风电产业影响很大,大大压缩了装机成本。阚治东说,诸如此类的案例很多,都是“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那么多民间的投资机构去做,很多技术成本都没法降下来,“过去很多投资机构的投资都促进了能源、技术板块的发展,只是没有去好好总结,我们未来还会继续投资新能源、新技术领域”。

  在创投业浸染了二十年,阚治东深得风险投资的要义,“大家不要叫我PE,无论是PE,还是VC,干的都是风险投资的活,都离不开风险的属性,投早期投后期,都是有风险的。”阚治东认为,“有风险要谨慎,但过于谨慎也是干不了这个活的,其中的尺寸得学会拿捏。”

  对于创投业未来的发展,阚治东反复强调“创投行业一直是需要的,推动这个行业发展应该是要坚定不移的。”此外,阚治东认为,推动行业发展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包容失败的心态。在他看来,全球风险投资做得最好的地方,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以色列,而“弹丸之地”的以色列风险投资之所以能做好,是因为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允许失败,因此能造就其成为科技强国。

  “一些企业失败了,一定要研究原因,是公司经营不善,还是创始人个人问题,不能一失败就抓人封店的。对于投资公司也如此,投资失败要就事论事,不能一出问题就将其列为非法集资之类的。”阚治东说。在他观察中,大家对创业投资的积极性大大不如以前,原因有多方面,但他建议行业监管部门除了监管行业发展,还要努力为行业打造好的条件推动行业的发展。

  阚治东认为,中国这些年的科技创新已经和美国等发达西方国家缩短了距离,但仍然存在很大差距。缩短差距光靠政府和国有企业,或者一些国有的研发机构是不够的,更需要民间投资的力量,因此推动创业投资的发展,也就等于推动中国科技创新的发展。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