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工业机器人全产业链 埃夫特闯关科创板

  证券时报记者 梅双

  位于安徽芜湖的的国家机器人产业集聚区,埃夫特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埃夫特”)的生产车间内,一台台工业机器人正灵活地摆动机械臂,流畅地完成“搬运、焊接、打磨、喷涂”等一系列动作。而在十多年前,这些既定的动作还是由人力完成。

  也就是这十多年间,埃夫特完成了从奇瑞汽车的一个科室到国内工业机器人第一梯队企业的蜕变。

  今年6月底,埃夫特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9月底完成了科创板首轮问询回复。公司营收逐年稳步增长,但尚未盈利,业绩贡献仍需耐心。近日,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专访时表示,埃夫特科创属性和研发能力较强,符合科创板战略新兴产业的定位,公司在工业机器人产业链布局完整,涵盖从核心零部件、机器人整机到高端系统集成领域的产业链布局,各环节协同发展形成核心竞争力。

  工业机器人属于高端制造装备,投入周期较长。埃夫特前期在技术研发、市场开拓、海外并购与整合等导致的前期投入现已告一段落,即将进入到收获期。如果能够在科创板顺利上市得到资本市场的支持,埃夫特将很可能成为一个资本市场助推科创企业发展、推动中国制造业“补短板”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典型案例。

  孵化于奇瑞汽车

  埃夫特的前身是孵化于奇瑞汽车设备部,并于2014年6月从奇瑞公司体系独立。2016年5月,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多轮增资和股权转让,目前,芜湖市国资委为埃夫特实际控制人。

  “那时我在奇瑞汽车生产系统干过,带着员工干过焊接、喷涂以及装配,当时的车间生产环境特别恶劣。”至今,许礼进对这种人海战术的生产方式记忆犹新。

  一次去德国学习的机会,汽车在自动化流水线上生产的画面让许礼进颇感震撼,他意识到,汽车产业仅仅依靠繁重的劳动力是没有前途的。“后来奇瑞就引进了很多先进的国外设备,也开始了自动化”,但很快,许礼进发现,国外的高端自动化装备自己没有能力驾驭,改造或维修设备都要请外国人,且收费不菲。

  与其仰人鼻息,不如自主创新。2008年,埃夫特开始与国内机器人行业的黄埔军校哈工大进行产学研合作,经过反复试验,于当年9月自主研发的国内首台重载165公斤机器人宣告试制成功;2009年奇瑞的生产车间正式迎来了埃夫特团队的第一台机器人,打破了生产线上机器人全部进口的依赖。

  许礼进认为,随着人力成本上升和老龄化、产业结构的升级,未来中国制造业对机器人的需求量非常大。从“工业机器人密度”这一行业通用的、用于衡量一个国家制造自动化、智能化水平的指标来看,世界平均水平是85(台/万名工人),发达国家如美国,这一数字为200,日本、德国超过300,韩国为700多,而中国为97。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拥有绝大多数通用工业门类,很多制造门类产能居世界首位,因此机器人产业未来空间巨大。

  海外并购

  补强产业链相关环节

  在技术积累和突破方面,埃夫特选择了自主研发结合海外技术并购的发展路径。

  2015年,从奇瑞体系独立之后,埃夫特正式开启境外并购之旅,先后收购了喷涂机器人制造及系统集成商CMA、通用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商EVOLUT、中高端汽车白车身焊接系统集成商WFC,战略投资运动控制系统公司ROBOX,并在国内合资设立希美埃、埃华路、瑞博思等公司。

  许礼进表示,频频并购与公司的整体技术和业务发展战略有关,“我们在初期就对发展战略进行了规划,对行业的技术发展路径进行了研究和摸底,根据战略需求寻找合适的标的。在自主形成的技术体系的基础上吸收和引进海外技术,补强产业链相关环节。收购为我们实现技术积累和突破提供了很大帮助,比如有些技术点,我们自己做了很长时间,但老是捅不破那层窗户纸,原因在于其需要大量实践积累,与境外公司一合作,参考其积累的技术诀窍,就能快速完成相关技术点的突破”。

  许礼进也坦言,收购后整合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总体而言,技术的融合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形成了公司的多项核心技术,如机器人智能喷涂系统成套解决方案、智能抛光和打磨系统解决方案、基于多AGV调度超柔性焊装技术等。业务上实现了良好的协同效应,例如,借助WFC在国外汽车白车身焊接领域的技术实力,境内业务开拓了赛麟汽车、华晨新日等重要汽车主机厂客户,海外市场实现了对玛莎拉蒂等高端汽车制造商提供焊装和涂装的成套解决方案。

  未来,埃夫特将进一步加强业务协同,并通过欧洲、南美、印度等渠道和客户网络,实现埃夫特机器人及成套机器人系统的出口和世界范围内的广泛运用。

  探索机器人

  与人工智能结合

  作为“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工业机器人对工业自动化、底层核心算法、软硬件结合技术有着相当高的要求。工业机器人行业是新兴战略产业,相关技术和知识需要长期实践经验积累,相关人才相对稀缺。

  埃夫特在中国、意大利分别设立研发中心,并与哈工大、中科大、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等全球研究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公司主持、承担或参与工信部、科技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2项、863计划项目5项、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7项。公司技术中心于2016年被认定为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并于2019年被认定为国家企业技术中心。

  在许礼进看来,埃夫特的科创含量还体现在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机器人智能化技术。标准工业机器人都是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进行作业,无法根据工件种类和差异进行柔性识别和调整。“我们率先将机器人与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结合,可以识别不同类型、不同尺寸的工件,适配不同的工艺参数进行柔性智能作业。”许礼进向记者介绍。

  在埃夫特的生产车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一台喷涂机器人通过自主研发的视觉软件系统,扫描出工件轮廓,根据机器人工艺专家系统,自动生成喷涂轨迹,匹配喷涂工艺参数,实现多品种小批量作业场景下的智能喷涂作业。

  许礼进表示,埃夫特将解决标准工业机器人在通用工业应用的技术瓶颈,未来将持续进行机器人智能化的研究,降低通用工业广大中小企业机器人使用门槛,使工业机器人更“傻瓜”、更智能,以服务于中国广大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转型。

  截至8月底

  在手订单13.29亿元

  埃夫特技术和产品都颇有看点,财务上却尚不尽如人意。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埃夫特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4亿元、7.82亿元、13.14亿元和6.24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123.17万元、-1.26亿元、-1.40亿元和-0.36亿元。

  报告期,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14.47%、10.51%、12.63%和16.41%,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对此,埃夫特表示,发行人机器人整机业务的核心技术研发投入逐年增加,核心零部件国产化和自产化在未达规模效应前,切换成本较高;机器人系统集成业务,尤其是国内系统集成业务开展时间较短,行业拓展和试错成本较高,导致整体毛利率较低。

  许礼进解释:“我们真正独立发展只有5年时间,行业内企业实现盈亏平衡,一般需要较长的时间。另一方面,报告期内股份支付费用、中介机构服务费、并购确认的无形资产摊销和商誉减值费用,金额较大,对公司的净利润造成较大影响。如用扣非归母净利润剔除这四项与生产经营不直接相关的‘特殊项目’影响后,可以看出公司的亏损额度大幅减少,能较好反映出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公司未来毛利率将逐步提升,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表现上已经有明显的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首轮问询回复,截至2019年8月底,公司在手订单总额为13.29亿元,实现了较大的增长。“在境内,埃夫特在汽车主机厂的市场认可度进一步提高,继拿到赛麟、华晨新日主线项目后,现已中标南京金龙开沃客车8000多万的焊装总包项目。境外方面,WFC接连拿下许多大订单,8月底在手订单超过8000万欧元。”许礼进向记者介绍了这一在手订单的构成。

  “公司发展战略除了机器人智能化以外,另一方面是推动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化,在2019年取得较大的进展。机器人的控制器,相当于机器人的‘大脑’,为最为核心的关键的部件,2018年末开始量产自主生产的Robox控制器,今年上半年已经在轻型和中小型机器人上实现替换,今年上半年控制器的自主化率已超过20%。在减速器方面,也开始逐步导入自主生产的减速器。”许礼进称,未来随着市场和客户的接受度进一步提高,公司在核心零部件自主化方面将会显著提高。

  此番冲刺科创板,埃夫特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3亿股,募集资金11.35亿元,主要用于下一代智能高性能工业机器人研发及云平台建设、核心部件性能提升等。谈及公司未来的发展,许礼进表示,将实现核心零部件的自主化、国产化,毛利率提升到30%以上,通用行业机器人实现快速增长,并实现机器人的智能化,进而推动中国工业机器人换道超车。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