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华字典》到网红作家 中国出版的三重意蕴

  ■本报记者 袁元 李乔宇

  在中国,哪个使用汉字的人没用过《新华字典》呢?

  自1953年第一版上市至今,《新华字典》已经走过了66个春秋,印刷次数达到数百次。数据显示,《新华字典》全球发行量超过5.67亿册。此间,中国人的识字率也由新中国建立初期的不足20%,飙升至如今的96%以上。

  可以说没有《新华字典》,开启民智就难以落实,文化强国亦无从谈起。“我们书业虽然是较小的行业,但是对社会和国家的贡献却比任何行业都要大些。”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借用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先生的话谈道。

  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北京证监局联合《证券日报》共同启动“建国七十周年”系列报道暨“走进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国企”报道活动。此次,《证券日报》记者走进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领略中国出版作为出版国家队、作为改革开放后国企市场化的标杆以及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从开启民智到文化自信

  书写《新华字典》速度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历程中,中国出版作为出版国家队扮演了许多重要的角色,其中一个重要角色就是开启民智的启蒙者。

  “昌明教育、开启民智”。这八个字是中国出版旗下商务印书馆自1897年创立以来的宗旨。李岩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作为中国第一家现代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新华字典》所承担的第一个使命就是扫盲。

  “那个时候中国人的识字率很低,做好文化普及工作是那个时代对商务印书馆所提出要求。”李岩对《证券日报》记者谈道,商务印书馆从创立之始,就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通过出版来提升国民的文化水平,并逐渐助力建起新中国最早的现代科学教育体系。

  几十年过去,中国人的识字率由新中国建国初期的不足20%飙涨至96%以上,《新华字典》也修订十多次,印刷次数近400次。将《新华字典》每一个印次挑一本叠起来,已经能够垒起一面高墙。李岩称之为“《新华字典》速度”。

  “从传播文化到传承文明,在新中国成立的70年来,中国出版可以说没有辜负出版国家队的称呼。”李岩表示,“对于中华民族文化素养、精神品质的提升,中国出版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时过境迁,《新华字典》的身份已由初期的启蒙者变更为文化交流与沟通的传播者。李岩告诉记者,《新华字典》已经被译为日语及其他语种在海外出版。《新华字典》译本的“发行量未必很大,但对于我们国家来说很有意义。因为语言相通之后,他们就会更便捷地去读我们国家的东西。”李岩透露,《于丹〈论语〉心得》法文版卖出逾10万册,单本书版权的预付金达到10万美元。

  我国年轻人的偏好亦发生着变化。从之前年轻人“哈日”“哈韩”爱读外国文学,到现在中国传统文化成为潮流。李岩举例谈道,《二十四史》本来属于读者门槛较高的书目,近年在我国传统文化复兴的热潮中,《史记》修订再版后仅一年之内就卖出两万本。

  “文化自信就体现在这里。”李岩强调。   

  内容为王彰显良性互动

  出版国家队也要从头打江山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版也卷入市场化的浪潮中。“出版行业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有的民营机构愿意出更高的版税、更高的预付金去抢占市场。”

  尽管身为出版行业的国家队,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中国出版的“江山”还要自己打。“与很多出版社相比,中国出版的主要产品是大众图书。这就意味着中国出版是真正走向市场的。”李岩谈道,“因此连续16年排名第一的市场占有率也好,6亿元的净利润也好,都是靠我们一本书一本书地卖出来的”。

  “我们不放过任何出版畅销书的机会。”李岩谈道。目前来看,中国出版旗下不乏现象级作品。2017年,中国出版旗下《朗读者》销量达到90万册,《中国诗词大会》销售70万册,《芳华》销售60万册;2018年《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9版)》销售172万册。

  据开卷数据显示,中国出版自2016年起在图书零售市场占有率持续领衔,比第2名的市占率要高出一倍。

  内容为王的理念仍为致胜秘诀。李岩举例谈道,中国出版旗下的人民美术出版社曾经出过一套著名画家的个人作品集,由于封面都是红色,业内称之为“大红袍”。“大红袍”系列作品的高规格、高品质在中国美术界引起了巨大轰动,成为公认的具有影响力的图书品牌。时至今日,很多画家都以自己的作品能够以“大红袍”的形式出版作为对于自身艺术水准的认证。

  “中国出版对内容把关严格,我们不能让一本书的水准失衡影响整个系列出版物的质量。”在李岩看来,这种对内容质量的严格把关成就了中国出版形成一种良性互动。优质内容不断塑造、强化品牌,品牌的强化又有助于吸引更好的作家资源,读者的粘性也能在出版物质量的保证中得到增强。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要提高万册图书的占比。”李岩谈道,比如《于丹〈论语〉心得》,再比如《围城》每年都会有数十万本的销量。李岩表示,在不断重印后,更易实现更大的效益。

  据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中国出版去年全年出书2万余种,其中新书8000余种,重印率为62.3%。销售5万册以上新书143种,销售10万册以上新书59种。

  在李岩看来,万册图书占比的提升取决于对优质资源的精品书以及用户粘性的把握,这是其他很多中小出版社所难以企及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出版仍在扩展着自己的读者群体。李岩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中国出版此前曾为一个年轻的漫画作家白茶举办过一场千人级别的签售会,签售会现场挤满了人。“我原来根本不了解这个人,但听说他的每一场签售会都会引起轰动。”李岩谈道,中国出版也在适应不同读者的需求,争取最大的效益。白茶、江南等流量级作者所面对的年轻读者市场,或许正成为中国出版旗下部分产品所需要开拓的市场。

  与时代同行

  优质上市公司探索出版边界

  中国出版也在几十年的岁月中成为历史的见证者。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日推出的“建国70年70部优秀长篇小说系列”,从《创业史》《红岩》再到《平凡的世界》,中国出版以文学的角度见证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一段段历史,记录了一个个平凡或不平凡的故事。

  在这几十年的岁月里,中国出版所面对的市场环境以及其自身的身份已经发生了变化。阅读的介质从此前的纸质版转向多样化,中国出版也完成文化体制改革,2017年8月21日成为上交所上市公司。

  如何在新的环境中讲好中国故事,并适应投资者需求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成为摆在中国出版面前的一个新的考验。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李岩坦言,但数字化内容最终将会以怎样的形态呈现给读者现在仍存不确定性。

  李岩谈道,此前电子书大行其道,现在有声读物崭露头角,又有高度概括性的知识付费内容抢占风口,甚至到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新技术带来的新的出版形态亦有可能成为数字阅读的新的形式。

  目前中国出版也在做多种多样的形式变革与创新。从当下主流的数字内容形态来看,中国出版正在积极使用新媒体的渠道展示作品。在知识付费领域,中国出版旗下的中读APP亦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出版旗下的很多经典作品正在以更新的形式呈现。据记者了解,《新华字典》《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如今已经有了付费手机端APP,中华书局的古籍文献正在以数据库的形式得以展示,三联生活周刊的“中读”APP也是一款独具特色的产品。

  李岩谈道:“我们无法准确判断未来的数字内容最终将以何种形式呈现出来。但在当下,我们至少可以做到盘活我们大量的优质资源,做好他们的数字化基础工作,就能够在未来快速适应时代的变化,做到家中有粮心中不慌。”

  新的盈利增长点也在逐步浮现。李岩对记者透露,中国出版在营销方面的下一个突破将围绕图书衍生产品,“比如周边产品或者文创产品”。

  “在中华书局成立一百年的时候,当时中华书局老总用8个字总结了过去中华书局的100年。就是坚毅、执著、专一、前进。”李岩进一步谈道,中国出版的历史也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用坚毅执著的态度,专一于自己的长处,定心做出版,有效市场化,推进数据化,与时代共同前进。在李岩看来:“即使放到现在,这句话也仍不过时。”

  定心做出版,探索时代变革。李岩表示,目前中国出版仍在秉承这样的理念前行。甚至在接下来的70年中,这仍将是中国出版未来的发展方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