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姚晨“上青云” 填补女性电影市场空缺

  葛怡婷

  影片《送我上青云》的公映,同时冒犯了两类人,一部分男性观众感到被羞辱,片中的男人要么贪财,要么贪色,全是负面形象;一小撮女性观众也觉得不适,电影中的女人竟然堂而皇之地谈性说爱,不知廉耻。

  两种声音,导演兼编剧滕丛丛有心理准备,或者说这就是她执意拍摄这部影片的原因。“我知道会有非议,它一定会冒犯到一些人。市面上的影视作品中充满了对女性符号化的现象。当你把女性的另一面暴露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一定会有从拒绝到接受的过程。”

  在过去的大银幕上,没有出现过像《送我上青云》主角盛男这样的角色。她是职业女性,但远离光鲜郁郁不得志,她患上癌症,周围没有出手相助的亲友,无论是事业、财富,爱情,她总是求而不得,四处碰壁,头破血流、但自始至终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凭着一腔孤勇与命运缠斗。

  和姚晨饰演的盛男一样,滕丛丛很有勇气。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她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不怕”。她不害怕质疑的声音,无论如何,它都是一种开始:“它先存在了,发出声音了,哪怕有不完美,矫枉过正,哪怕观众觉得被冒犯了,拒绝观看,起码先存在了,才有进步的空间,有争论,才有改变。”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十年后,滕丛丛迎来了自己的长片作品。2014年,在她快30岁的时候,从身体到心灵都冒出了很多困惑。她发现周围的女性和她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不太乐观的健康状况,不知道如何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出于创作者的本能,她决定写一个剧本,为女性的生命困惑寻找答案。回望中国影视市场,她觉得关于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女性生存困境的作品实在太少。

  实际上,以女性为主角的影视作品很多。近年来流行的“大女主”电视剧,《甄嬛传》《延禧攻略》《那年花开月正圆》,都市剧《杜拉拉升职记》、《我的前半生》等等,这些谓“大女主”并没有真正重视女性的主体地位,仍然是男性的附庸,或依靠倾轧其他女性凸显主角地位。披着现实主义和严肃题材的外衣,内里仍然沿袭偶像剧、玛丽苏的叙事逻辑,和真实距离很远。

  女性视角缺失的现象,是时候为它做一些改变了。滕丛丛花了三年时间,几易剧本,2017年定稿。幸运的是,很受欢迎。当制片人顿河将剧本递给姚晨的时候,姚晨很快答应了演出邀约,帮忙拉来资深摄影、录音、剪辑等幕后电影人,《送我上青云》成为姚晨创始的公司坏兔子影业首次主控的电影项目。安乐电影总裁江志强在看到剧本的第二天就决定投拍,《送我上青云》和《路过未来》、《诗人》一同成为安乐电影等五家电影公司发起的文艺片扶持计划“ART文艺片计划”的首批项目。最后,共有12家公司参与出品。

  除了担任主演,姚晨同时也是影片监制。在滕丛丛看来,姚晨是一个非常看重剧本的演员,资历或者排场、商业价值她都不会特别在意,很有主见,在拍摄过程中,二人难免争执或产生分歧,但始终以坦荡和赤诚对待彼此,为拿出一件好作品投入了巨大热情。

  为了贴合盛男的身份,姚晨在细节上做了很多处理,她的头发总是毛糙、干枯,很久没有打理的样子。“盛男是一个很勇敢很强势的女人,但和苏明玉或者李捷那种强硬不同,她们那种强硬是自信的,而盛男的强硬来自于不得志的愤怒。”

  在滕丛丛看来,影视剧中女性角色类型单一,如果是职业女性,一定是雷厉风行,能干强势。“这是一种想象力的匮乏。”她认为,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是像男人一样承担责任,独立自强,却没有给女性第二性征足够的尊重,这不公平:“要不然你就是长久没有性生活的良家妇女,要么就是性生活混乱的荡妇。我们的银幕上,允许有男性向的性喜剧,但是到女性这里就是不被允许的,这个道理说不通。”

  她拿《港囧》等男性视角下的性喜剧为例,他们往往在处理女性角色时显得单薄而随意,更值得反思的是女性观众习以为常:“在目前的商业电影环境中,女性被冒犯已经成了习惯。或许因为女性天性宽容,更愿意聆听别人,不愿意针锋相对表达自己的想法。当看待一部电影里看到女性被符号化,被物化,被驯服,都可以欣然接受。”

  于是,看到盛男这样的形象,很多人第一反应是错愕。她和过去那些顺从的、听话的、乖巧的银幕女性太不一样,她爱憎分明,总是摆出愤怒的样子批判世界,和周围的一切作对,把人际关系处得一团糟。她没有一副女人该有的样子,总是把性爱和粗口挂在嘴边,惹恼了一部分观众。

  滕丛丛欣赏盛男的傲骨,她侠义心肠,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这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即便她的人生可能不得志,感情生活一片苍白,但也应当得到人们的尊重和赞美。”影片中的所有人,盛男、母亲、老李、四毛和刘光明都不完美,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滕丛丛喜爱、赞美、尊重所有人。

  如果将女性创作者为主体,以女性视角去拍摄的电影统称为“女性电影”,那么《送我上青云》无疑是一部女性电影。但是,它并不仅仅关于女性困惑,也有男性被世俗成功学标准裹挟之下被套牢的人生,它讲述人的求而不得,肉体与精神互相撕扯,尊严被践踏。它从女性视角出发以观人生之苦、爱恨别离、生死尊严。

  但是,滕丛丛并不介意作品被贴上“女性电影”的标签。“在男女表达不那么平等的情况下,贴上女性电影的标签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处于弱势,所以需要呐喊,需要矫枉过正,而后再谈平等。”

  截至8月20日下午两点,《送我上青云》票房达到1220万,排片从公映首日的2.3%爬升至3.1%。仅仅是不到百分之一的增加,滕丛丛都觉得很高兴,这意味着观众和市场对这部作品的反馈正在向着更好的态势发展。“这不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希望女性观众在看了电影之后,能够被打动,苦难、她的困惑都可以被治愈,被抚慰。”

  滕丛丛能够理解院线经理对女性题材的观望和犹豫。作为一部千万成本的电影,她没有期待获得多高的票房。在男性视角电影市场已经成熟,作为消费主体的女性观众却鲜有对口产品消费的当下,她希望《送我上青云》能够补充当下电影市场女性视角的空缺。未来,能够有更丰富多彩的女性形象活跃在创作当中。

  最新的一条长微博中,滕丛丛写道:“我最大的愿望,是让那些真实而鲜活的女性角色不再缺席中国电影,不再被标签化被物化。那些真实的、聪慧的、不成功的、依然努力渴望被认可和尊重女人,也配在电影类型中拥有姓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