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借力“失能补贴”撬动养老服务业 未来护理床位能增多少?

  这是一组残酷的数据:我国失能、部分失能老年人约4000万,老年痴呆症(阿兹海默症)的患者约900多万。

  预计到2050年,老年痴呆症的患者将会超过4000万。很多老年痴呆症患者到后期已经无法自我管控最终成为失能老人。

  如何照顾这些老人,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无法回避的难题。

  “我的母亲患有阿兹海默症。时间久了,母亲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家里人也处于崩溃的临界点。”今年58岁的李云(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可以送到养老院,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期多地发布了养老服务行业新政,都针对失能、失智老人提出给予养老院运营补贴,每位老人从100元到400元不等。同时,不少地区还提出要增加养老床位,尤其是护理型床位。

  扶持养老院接纳失能老人

  7月29日,“健康中国行动”之老年健康促进行动新闻发布会披露,中国失能、部分失能老年人约4000万年,老年痴呆症的患者约900多万。同时,我国2018年人均预期寿命为77岁,但是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7岁,居民约有8年多的时间带病生存。

  在生命的尾声,如何通过合理的照护,提升高龄人群生活质量?

  “一般老人家75岁以上活动能力就受限,这些是需要大量关心的人。”广州中远海运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蒲有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采取的解决办法大多还是请保姆。现在在广州,如果是24小时家庭保姆,家里有瘫痪在床的老人需要照顾,大概需要每月7000元薪酬。

  即使可以拿得出这笔费用,对很多家庭来说,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照护责任完全交给家庭保姆。

  “老人没有跟我们同住,但是每天还是要负责她的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李云认为,如果能将老人送到养老院,是一件好事。

  8月12日,江西省印发《江西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提出完善民办养老机构奖补政策,各地要按照不低于省级标准的50%叠加落实建设补贴,并按实际接收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每人每月分别不低于200元、100元的标准,不区分经营性质落实运营补贴。

  8月8日,广东省民政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提出养老机构运营补贴发放方式由“补砖头”向“补人头”转变,养老机构不区分经营性和非经营性性质,按接收经济困难的高龄失能老年人数量等情况同等享受运营补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几个月发布养老服务业新政的地区,有不少针对失智、失能老人的补贴政策。

  比如,湖北提出按收住失能对象每人每年不低于1500元、其他对象每人每年不低于1000元标准给予补贴。

  安徽提出,对社会办养老机构运营的补贴按照不低于每人每月200元的标准确定。为失能失智老年人服务的,按照收住对象轻、中、重度失能失智程度,运营补贴分别上浮50%、100%和200%以上。

  武汉科技大学教授董登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养老院目前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高端养老院,准入门槛非常高,月费也很高。以泰康人寿在武汉办的退休社区为例,它的准入门槛是要求购买200万元的保单,才能拿到入住资格,入住之后每个月收费标准高达8000元左右。

  另外一类为中低端的养老院,条件相对简陋,人手相对短缺。这类养老院有一些会拒收失能、失智老人,有一些可以收失能、失智老人,但是服务质量相对弱一些。

  董登新表示,要让养老院承担失能、失智老人护理,每个月给200、300元补贴不够补贴其成本增量。

  大量增加护理床位

  除了给养老院接收失智、失能老人提供补贴,很多地方对护理型床位占养老机构床位总数也提出了要求。

  所谓养老院护理型床位,是指重点面向失能、失智老人照护服务需求,体现基本生活照护功能和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医疗护理服务功能的床位设施。

  江西要求,到2021年,护理型床位占比超过30%。广东提出,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比例应不低于35%。江苏要求,到2020年底,护理型床位占养老机构床位总数50%以上,每个县(市、区)建有1家以上老年护理院或老年康复医院,全省老年护理院达到200所以上。

  另外,湖北提出,到2020年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应不低于30%。安徽要求,全省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比例达到27%以上,150张床位以上养老机构内设医务室或护理站比例达到80%以上。河北提出,到2020年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应不低于30%。上海提出,护理型床位数达到总床位的60%,标准化认知障碍照护床位数达到8000张。

  董登新认为,养老院在接纳失能、失智老人上有自身优势,能够接纳是最好的结果,但养老院床位相对有限,无法接纳所有失能、失智老人。

  要增加护理型床位,需要政府的补贴能够跟上。

  “我们这边民营养老院建装一个床位,财政补贴1万元。养老院的床位平均建设费用大概要6万-30万元不等,要通过养老院的运营把它补回来,但一个床位一年盈利很薄,赚1万元都很难。”蒲有胜表示。

  董登新表示,目前养老院一方面是服务人员短缺,另一方面是服务人员专业化和职业化水平比较低。尤其是中低端养老院服务无法跟上,在失能、失智老人照顾上,要不就成本很高,要不就服务质量很低。

  “目前我们失能、失智老人长期护理正在试点,有的地方在开征长期护理险,有的由财政拨款,有的则动用医保基金支付,来帮助家庭支付。这些失能、失智老人在长护政策的支持下,很多也进入养老院。”董登新说。

  但由于我国老年人群规模太大,60岁以上老人高达2.5亿人,失能、失智老人越来越多,把他们放在养老院照护成本越来越重,如何分担失能、失智养老成本?

  很多老人也正在等待着,希望能住上服务质量好的养老院。

  刘婷(化名)今年65岁,她正在考虑去养老院。“我希望养老院要有温情,有互动,有活动,而不仅仅是一起吃住的同伴。硬件医疗设施及护理要够专业,生活设施要舒适,卫生条件要合格,最好可以有独立的房间。”

  但是,符合她要求的养老院很不容易进。“一位难求。我身边的朋友也是通过熟人联系才让家人住进心仪的养老院。”

  大量的养老需求,将撬动包括失能、失智老人在内的整个中国养老市场。

  兴业证券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指出,国内养老和老年医疗服务供给严重不足,预计有待拓展的市场规模达到4000亿元。

  广发证券则指出,在需求端,老龄化加深、空巢率上升催生养老服务庞大需求。养老服务“供需不匹配”日益激化,2019年我国养老服务市场规模4.4万亿元,2023年将跃至13万亿元。(本报记者李振亦对本文有贡献)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