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中介商的力量仍然很大, 但减少中间环节肯定是总的趋势

  [让-玛丽·卡德拜(Jean-MarieCardebat),波尔多大学和英赛克高等商学院教授,波尔多大学国际经济及金融分析和研究实验室负责人。葡萄与葡萄酒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美国葡萄酒经济学家学会会员。他在2013年建立了波尔多葡萄酒经济学研究小组,撰写了大量关于葡萄酒经济学的文章,并与相关专业人员合作进行葡萄酒价格动态模拟方面的研究。]

  第一财经:作为生活在波尔多这一葡萄酒著名产区的人,研究葡萄酒经济学是否对你原本喝葡萄酒的个人喜好产生了影响?

  让-玛丽·卡徳拜:你知道,葡萄酒是这么复杂的东西,写这本书让我得以在一个很高的宏观视角去看这个复杂的东西,这是业内人士所不容易具备的。作为消费者,我写完这本书之后发现,自己对葡萄酒的认识打开了,对不同国家的酒也更好奇了。我会在家里组织一些盲品的活动,也愿意去找一些以前没有想到过的产区的酒。喝酒的时候,我会想到更多地理、历史和市场的因素,葡萄酒变得更丰富了。我会很仔细地看酒标,如果一种酒我不认识,我会通过酒标上的信息去判断,对价格也变得很敏感。有时候我会在餐厅里“捡漏”,因为有些老的名庄酒,可能店主很早就存着了,所以售价比现在的市场价低很多。

  第一财经:法国人对本地酒的执念是很普遍的吗?

  让-玛丽·卡徳拜:我举个例子。10年前,不管是在勃艮第还是波尔多,基本上没有葡萄酒吧,人们只有在餐厅才能喝到葡萄酒,而且餐厅里也看不到本地以外的酒,更不要说外国酒了。现在,人们的观念慢慢变了,在波尔多有一家酒吧,除了波尔多本地酒以外哪里的酒都卖,甚至能找到中国的酒。这个改变是必然会发生的,人们已经不能满足于本地味道了,而且思维不打开,也做不出好的酒。

  第一财经:你在书中提到,葡萄酒全球化的一个现象,是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环节变少了。但是列级酒庄的葡萄酒销售,传统上是采取配额制,消费者不能直接购买而需要中介商去获取配额。这一传统是否也有被打破的趋势?

  让-玛丽·卡徳拜:是的,中介商的存在是由于酒庄和消费者离得很远,互联网时代,很多人都在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些人帮忙卖酒了。名庄酒,分分钟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卖掉。但是话说回来,中介商的力量仍然很大,不仅数量众多,而且的确是悠久的传统。在法国,你要挑战任何传统,阻力都不小。而且有的中介商自己也生产酒、有酒庄,有一些酒庄同时在做中介商,所以很难分清楚。但减少中间环节肯定是总的趋势。

  第一财经:在“新世界”产区,阿根廷的葡萄酒产量曾仅次于美国,但近年来增长缓慢,被智利和澳大利亚远远超过,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让-玛丽·卡徳拜:的确,阿根廷和南非如今在“新世界”国家中相对落后。主要是因为美国、智利、澳大利亚,国家和协会花了很多财力和人力去推动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比如澳大利亚和智利,他们从国家整体高度去做推广,作为一个大的群体去参加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谈判。澳大利亚针对美国和英国市场实行减税政策,因此有很大的出口量。阿根廷的葡萄酒则是国家经济和双边贸易的牺牲品。总的来说,一个国家的葡萄酒对外输出状况,还是要看国家的整体状况,包括经济政策、对外关系。所以我对阿根廷葡萄酒未来的发展也很不看好。

  第一财经:你如何看待中国的葡萄酒市场?

  让-玛丽·卡徳拜:葡萄酒进入中国的历史只有二三十年,最初是作为奢侈品进入的,引起了大量关注。开始是初级市场,大家只知道奢侈品这个层面,慢慢的,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它,了解它的各个层面,普通酒的消费开始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市场逐渐成熟了。由于全球变暖等原因,中国未来完全有可能成为葡萄酒生产的领先国。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