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行业困境终将过去,明年此时可能改善

  实习记者 董兴生    每经编辑 杜毅    

  从第一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到第三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一次都没有缺席。每一次峰会,王长田都针对电影产业的热门话题畅所欲言,且言无不尽。6月17日下午,在由每日经济新闻、上海电影集团、上海国际电影节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王长田一如既往地道出他的思考。

  去年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王长田曾警示风险称:“未来一两年内不少影视公司将面临倒闭。”谁曾想一语成谶,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影视行业确实经历了一轮波折。

  “这个真的不怪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去年这个时候,行业已经有一些预兆,这种困境从去年下半年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现在整个行业处在谷底。”不过,王长田也说,倒闭一些影视公司只是正常的市场反馈。

  “应建鼓励内容创作政策体系”

  目前,国内有超过2万家影视公司。王长田把可能倒闭的分为几类,“其中一些刚成立不久,还没等开始做事儿就先关门了,有一些遇到困境之后可能确实撑不下去了”。不过,可能到明年这个时候情况会有所改善,但在今年还是会持续承压。

  在峰会现场,王长田还谈到了当前电影市场以及电影产业改革存在的主要问题。在他看来,一个是电影行业要减税降负,并尽快出台方案,另一个就是改革不合理的电影市场利益分配机制问题。

  “比如院线和片方的分账比例,这个比例是极不合理的。作为电影投资方,能拿到的分账比例相当于100块钱票房中,大概只能拿30块钱,这个比例是匪夷所思的。”王长田说,中国目前有超过6万块银幕,“已经成为全世界银幕最多的国家,实际上银幕是过剩的”。

  银幕过剩凸显出另一个问题,就是优质内容不足。“内容供不上是因为内容公司制作能力不强,制作收益就算不过账。”王长田说,这也是投资越来越少的原因所在。他认为,分账比例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应该得到改变。“我觉得是时候建立一个鼓励内容创作的政策体系了,这个体系不建立,中国电影不可能有好的发展。”

  “出精品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谈到内容创作,王长田也直抒胸臆,他说:“我不认为追求视听效果为目标的商业大片是唯一的发展方向。”

  “商业大片只是其中一部分影片,或大公司做的事情。比如好莱坞六大,他们一年大概发行120部电影,通常都比较大。但如果没有其他的电影作基础,这些片子也就没有诞生的土壤。”王长田说,中国电影市场同样如此。“有人说现在一年1000部电影太多了,能不能回到几百部,但如果没有1000部的影片进行各种探索和实验,就不可能诞生前面那几十部占据大部分市场的大片。”

  王长田认为,如果只有追求视听享受的大片,一年只有10部、8部甚至更少,而不是像现在看到的100部或者更多,那样的市场就没有意义。

  “所以我觉得,中国电影未来会像韩国电影那样,韩国电影并不追求视听效果,他们对社会话题极端关注,深刻反思历史,电影专业制作精良,这样的影片占据了大部分市场,甚至可以跟好莱坞抗衡。我觉得这是未来中国电影重要的方向。”王长田说。

  当被问到未来如何在电影征程里继续带领光线传媒开拓前行,王长田进行了回应,“首先是‘出精品’,作为行业主流的公司,能够不断生产出精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王长田说,其次是“探新路”,中国电影仍有非常多的领域、题材、表现方式、风格需要探索,主流公司更有责任去探索电影边界。

  第三是“育人才”。“这些年电影产业的进步跟人才的成长是密切相关的,作为一个电影公司,有责任培养导演、演员,推动行业发展。”王长田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