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院长Scott Beardsley:我坚信中国和美国学生 要继续保持互动,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成为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院长之前,Scott Beardsley在咨询公司麦肯锡工作了26年,他来自一个教育世家,父母亲和兄弟姐妹都在教育界工作,而他之前是家里唯一一个非教育界人士,在子女纷纷进入大学深造后,他决定转换职业路径,“我一直很相信教育的力量,教育可以改变人生,教育不问人的出处,可以帮助我们突破重重限制。我坚信中国和美国学生要继续保持互动,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教育一直以来是建立理解的绝佳方式。”6月12日,Beardsley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根据《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发布的商学院排名显示,达顿商学院2019年的排名为全美第12位。近期以来,中美关系的紧张已在学术和教育交流界引发了一些担忧,Beardsley就此分享了一些他的体会和观察。

  坚信中国和美国学生要继续保持互动

  《21世纪》:能否介绍一下达顿商学院的学生构成以及国际交流活动?

  Beardsley:我们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持有非美国护照,目前我们的MBA项目里有四五十位来自中国的学生。我们每年还会带学生到海外参加短期项目,教授带着三四十人的学生团到海外一个国家学习、访问,一般是10天到二周左右的时间,我们已经多次组织过这样的访问团来中国了。

  《21世纪》:你对于美国收紧留学生的相关政策有何观察?

  Beardsley:美国一直是移民国家,尽管眼下有关移民的政治说辞四起,但实际情况仍然有大量的移民生活在美国。就从身处教育一线的从业者角度而言,目前我们并没有注意到美国留学生政策有发生任何变化。

  《21世纪》:近期似乎中美之间的学术和教育交流遇到了一些阻力,你对此有何观察,是否有留意到留学生签证相关的问题?

  Beardsley:一些中国学生想留在美国工作,我们也有许多的中国学生想回中国工作,实话实说,我并没有发现最近学生中出现签证申请异常的现象。如果外国人想留在海外工作,那么多多少少都会面临签证的问题,许多学生在美国都会取得签证,但我们并不能保证人人都能取得。

  现在有几百万留学生在美国学习,我希望中国学生将继续来美国留学,美国依然是很有吸引力的留学目的地,但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留学目的地的权利。但我坚信中国和美国学生要继续保持互动,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教育一直以来是建立理解的绝佳方式。

  我认为学习和了解另外一个国家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对于美国学生来说了解中国就非常重要,我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美国学生到中国来学习,另一方面,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也是颇为有益的。留学总体来说是受益匪浅的一段经历,我相信现代的商业是全球化的,如果下一代的商业领袖可以具备全球化视野,那么可以造福全世界。

  如果未来大家都关起了大门 不是好事

  《21世纪》:未来如果事态恶化,达顿会不会因此调整相关的国际学生项目?

  Beardsley:我们总是紧跟趋势,顺势而为,比如说,不久之前我们推出了管理科学专业方向,国际学生有机会获三年的STEM OPT签证 (即获得STEM认证的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可获得三年的专业实习期)。每一个国际留学生在毕业后均会获得有效期一年的 OPT签证,然后再可进一步申请H-1签证或者绿卡等等。但一年其实并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如果你学习的是工程或者数学专业,那么就可获得STEM认证,有机会获得三年期的 OPT签证。三年时间对于留学生来说是个好消息,许多公司有了更长的时间的考察期,决定是否要对某个人才大力投入。

  其实即使在STEM OPT签证制度还没实施之前,在美国大部分的国际学生最终都取得了H-1签证然后在美国工作,当然不能说是百分之一百。一些没有获得签证的案例总是非常吸引眼球,但实际情况是大部分人都能够获得。其实就本届政府之下的H-1签证和绿卡的数量配额并没有变化,有可能是申请数量上升了,然后申请的流程变长了。

  如果未来中国或美国不再有任何的留学生,所有人都关起了大门,我想我会因此而非常担心,对于全球来说不是好事。现在仍有很多中国人在美国学习,我希望中美学生之间能够保持不间断的交流和学习。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