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驱动产业发展 读者传媒转型升级中实现产业品牌双赢

  本报记者 桂小笋 

  见习记者 刘  欢 

  在中国期刊行业的发展史上,《读者》是个具有标志意义的发展参照物。这家创刊于1981年的期刊,38年来不仅保持着单刊期销量位列全国同类期刊出版物市场首位、累计发行量突破20亿册的纪录,还以其“内容王者”的定位,在行业变化的当下,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特色的“文化矩阵”,用视、听、融等新技术手段,将《读者》的品牌价值进一步提升至302.23亿元,为传统文化企业在新兴技术下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样本式示范效应。

  “对文化企业来说,没有哪一段时间比现在更好。”近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读者传媒董事长马建东介绍,“公司现在要以‘内容’带动企业发展,深挖‘读者’品牌价值,积极拓展多元产业”。

  品牌价值仍是转型杀手锏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读者传媒的核心产品,也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期刊之一,单刊期销量位列全国同类期刊出版物市场首位。其发行量连续21年领跑中国期刊界,位居中国和亚洲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三位,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自创刊以来,《读者》始终坚持传播优秀文化,彰显人文关怀,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同时,又为其品牌带来了巨大的价值。据悉,2018年,“读者”继续入选世界品牌实验室“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进一步提升,达302.23亿元。

  而近年来,随着数字化的普及与应用,人们的阅读习惯和方式逐渐转变;同时,国内纸张价格持续上涨、居高不下,出版行业生产经营成本增加;教材教辅方面国家定价的教材价格难以改变。在多种不利因素影响下,传统出版行业的利润空间受到了一定挤压。

  受上述行业背景的影响,读者传媒的教辅教材、期刊和一般图书三大业务版块的毛利率在2018年均有所下降。因此,未来是否有新的利润增长点就成为市场普遍关注的问题。

  日前,读者传媒董事会秘书杨宗峰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为了适应市场竞争新形势,进一步挖掘自身资源潜力,公司对募投项目整体进行了论证和研究,并把一部分已经没有实施价值和难以实施的项目,及时进行了终止、缩减和变更。同时,公司对决定终止和调整后结余的募集资金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

  公司积极推进变更后的募投项目并取得了积极影响。2018年,作为首发募投项目的变更方向之一,公司推动了“读者·新语文”中小学阅读写作教育平台项目建设,这是“读者”IP资源的直接转化,《读者》多少年来为公司积累了丰富的内容资源、语文资源,该项目的推动有利于实现传统出版资源的数字化转型,打造“读者”品牌完整的产业链。

  同时,读者传媒积极挖掘品牌价值,公司带着302.23亿元的“读者”品牌价值开启了品牌变现之路。

  2018年10月份,读者传媒与秋谷集团、读者数码、惠州读者合作建设、运营“惠州读者文化公园项目”。据了解,此项目以“读者”IP为核心,以“读者”文化为主题,以文化创意产业为导向,将项目打造成为惠州一个开放性的文化公园、城市的文化地标、城市的精神堡垒。

  据悉,读者传媒在项目中仅负责授权惠州读者使用“读者”字号、商标及商誉,不再进行资金投入。目前项目正在顺利推进中。

  读者传媒董事长马建东表示:“‘读者’品牌的直接影响力,有助于促进当地文化发展。目前‘惠州模式’已经具备文化物质框架,下一步就是怎么将它变为一个拥有商业价值的文化产业。公司现阶段要做的就是积极探索‘惠州模式’的后续发展,使模式趋于稳健,进一步创造模式可复制推广的条件。”

  “‘惠州读者文化公园项目’是‘读者’品牌商业化变现的第一步,有助于公司进一步增强‘读者’品牌运营能力,挖掘品牌价值,积累品牌管理经验,以知名文化品牌带动产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杨宗峰进一步表示。

  积极拓展多元产业

  为了进一步推动品牌效益最大化,2018年7月10日,读者传媒在上海开设了“读者·外滩旗舰店”体验店,这是“读者”品牌在全国的首家集合概念店。自书店投入运营该来,月均营业收入稳步增长,累计举办各类线下活动近百场。

  杨宗峰向记者介绍,上海“读者·外滩旗舰店”是公司利用文化阅读空间不断宣传、推广“读者”品牌的新模式。书店自去年开业以来,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得到了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该模式的开启一是为了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打开新的市场并适应市场;二是在报刊亭逐渐消失的背景下,‘读者’需要有自己的触角,把窗口打在重要的城市和位置。从这两个方向来讲,上海读者书店的经营模式一旦复制,在市场上是有前景的。”董事长马建东表示。

  另外,公司“读者·新语文”中小学阅读写作教育平台项目线下渠道建设及推广活动也正在有序开展,“读者·新语文朗读联盟”自2018年10月份成立至今,已吸纳全国范围内近50所中小学校加入,首批“读者·新语文阅读写作基地”正式挂牌。

  读者传媒还积极开展阅读活动、推出读者读书会卡通形象、举办新书首发会及创作分享会、诗歌朗诵会等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系列全民阅读文化活动,取得了良好社会影响,获得主管部门及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

  打造新媒体矩阵

  近年来,读者传媒非常重视媒体融合发展,除优化传统业务外,还着力为读者提供多方位多形式的综合知识服务,用技术赋能内容,打造融媒体平台。

  据了解,目前读者传媒已构建以微信公众号为核心,延伸到读者读书会、自媒体社群、知识付费等领域的融媒体生态圈,全媒体平台覆盖千万以上用户,微信公众号拥有高粘度粉丝近500万,实现了由内容提供商向综合知识服务商的转变。

  “公司在喜马拉雅App上也投放《读者》的内容,目前点击量已超过4亿人次。”杨宗峰如是说。

  根据权威发布平台新榜统计,《读者》微信位居全行业月榜(2019年4月份)第31位,文化类前十,连续入选“中国微信500强”。

  不仅如此,《读者》还荣获“2018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TOP100”海外榜单第一名,国内榜单第二名。《读者》的公众号多次入选“大众喜爱的50个阅读微信公众号”,在“2018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TOP100”榜单中排名第一。

  “公司一直都在围绕媒体融合,打造全媒体传播的矩阵。为积极应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挑战,公司在北京设立的读者天元文化传播公司,主要任务就是紧紧围绕‘以优秀文化服务用户’的核心,从‘优质内容—读者·书房微电商—《读者》线上订阅—品牌广告’展开,积极打造‘线上内容—线上店—线上广告’的闭环粉丝经济的新媒体矩阵运营模式。”杨宗峰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