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隐形冠军”企业: 对资本说不,却搏命创新

  “研发总会遇到走不下去的阶段,总有人会冷嘲热讽,需要意志坚持下去。”一条道走到底,向死而生。

  潘寅茹

  “德国的特种部队是我们的客户,德国飞行和潜水爱好者中,很多也是我们的客户。”在德国法兰克福的辛恩特制钟表公司(SINN)的办公楼中,年过七旬的CEO施密特(LotharSchmidt)第一次面对来自中国的媒体。

  与名扬世界的瑞士表不同,这款地道的“德国制造”手表从不打广告,依靠着口碑效应在特种表领域发力,在世界钟表行业独占一席。在德国,宝马、大众、西门子等知名的跨国企业固然是工业大鳄,但主宰德国市场的却是类似于辛恩这类并不广为人知的中小企业。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起起伏伏中一直悄然成长,于默默无闻中成为了市场细分行业的领头羊。

  根据欧洲委员会定义,员工少于500人、年销售额小于5000万欧元或总资产小于4300万欧元(约合3.3亿元人民币)的企业为中小型企业。第一财经记者从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小企业占据了德国企业总数的99.5%,公司净产值约占德国境内所有企业的53.5%,同时,中小企业还承担了德国就业人数的58.3%。可见,德国的中小企业已名副其实地成为德国经济的支柱。

  散落的隐形冠军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数据显示,按行业细分,德国的这些中小型企业主要活跃在服务业领域,其中贸易领域占据25%,B2B领域占据21%,B2C领域约为19%。以地域来看的话,这些中小型企业主要聚集在德国的西部与南部地区。其中,汉堡汇聚了最多的中小企业,每10万居民中就有5658家中小企业,远高于德国的平均水平(4195家)。首都柏林则每10万居民中拥有5008家中小企业,位居第二。

  而在德国的这些中小企业中,还隐藏着一批极具竞争力的中小企业。它们的产品质量精良,具有说一不二的定价权,在全球某一细分领域占有最高的市场占有率,是某个细分领域的王者。同时,它们还不愁客户,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由一个家族健康、稳定地运营。

  为此,德国管理学教授赫尔曼·西蒙(HermannSimon)早在1986年就给它们取了一个独特的名字:隐形冠军。他对“隐形冠军”企业的定义是: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或第二;年产值在20亿欧元左右;鲜为大众所知。而西蒙本人也由此被称为德国的“隐形冠军之父”。

  在斯图加特市郊辗转了近40分钟后,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了液压缸行业中的隐形冠军——德国汉臣(HerbertH?nchen)位于斯图加特的鲁伊特(Ruit)地区的总部。若不是凭借一个醒目的公鸡(公司Logo)标志,这栋约7层的小楼就隐没在周边的普通工厂楼房之中了。

  起家于1925年的汉臣公司如今已传承到家族第三代手中。接待第一财经记者一行的是公司的销售与采购负责人史戴芬·汉臣(StefanH?nchen)。据他介绍,他的哥哥负责技术领域,他的妹妹负责公司的商务业务。

  在94年多的发展历程中,汉臣从发动机维修任务逐渐拓展到液压缸生产制造领域,并通过在该领域的深耕,借助汉诺威工业展等行业平台,发布液压缸产品目录等形式,从而决定了汉臣在液压缸行业的翘楚地位。

  目前,诸如汉臣、辛恩等隐形冠军企业在德国有1707家,德国也由此在全球范围内成为隐形冠军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美国拥有366家,位居第二;日本则以220家位居第三。

  从没想过上市

  在第一财经记者密集拜访德国企业的一周里,资本市场传来了中国的初创企业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消息。

  而被问及如何看待上市以及对资本市场的态度时,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德国隐形冠军企业负责人均给出了惊人默契的一致答案:从没想过上市。

  在他们看来,“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因此他们不会纯粹追求利润,因为“资本来了,麻烦和谣言就接踵而来”。

  尽管施密特没有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去年辛恩公司的营收情况,但他表示,公司的销售额每年以7%~10%的速度增长,“虽然这一幅度与大企业不能相比,但对于我们企业来说,这是相当稳定的水平,是可控的增幅。”

  施密特强调,不可否认,做大做强,对所有企业都有诱惑力。“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这是不是健康的增长?”施密特说。

  施密特表示,去年公司大楼经历翻修,资金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他也曾考虑过将公司转变为股份制。但好在德意志银行对于中小企业优渥的贷款条件,帮助企业渡过了难关。

  与辛恩不同,财力雄厚的汉臣并不担心资金问题。公司网站数据显示,汉臣去年的年销售额达2000万欧元。“即便有财务危机,我们有能力独立应对。”史戴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指出,公司近10年发展中,仅有2次得到政府扶持:一次是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汉臣在工厂短期佣工方面得到了政府帮助;另一次则是在2015年的研发创新阶段。不过,他强调,即便是得到政府的扶持,但金额并不多。

  与此同时,汉臣的海外布局也不盲目追求扩张。至今,公司仅在瑞士、法国和中国上海设立子公司。

  深耕创新创造

  德国最古老的私人银行迈世勒银行有着300多年历史,其现任掌门人弗里德里希·冯·迈世勒曾说过,他们的祖训是“欲速则不达”,即稳健第一、速度第二。当然,稳健不意味着守旧。不急于海外市场扩张、不求上市圈钱,德国隐形冠军在各自行业内稳扎稳打的同时,也深谙创新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在扎根德国本土发展的同时,汉臣也密切关注液压缸行业的新兴市场格局。史戴芬强调,他观察到了钢铁产业在中国市场的变化,表示汉臣不会激流勇退,而是将继续在这个庞大的市场中找寻新的机遇。

  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汉臣已通过合作伙伴参与中国的国产大飞机C919的研发,比如将相关测试产品提供给C919,主要聚焦机翼、原件部件等结构测试。当然,史戴芬还表示,C919比空客小很多,相应的压力测试设备也会本地化。此外,汉臣还与中国的万达集团在影院建设方面进行相关基建测试。

  而在竞争激烈的钟表行业,辛恩更是把创新视为企业发展的灵魂。“更多的研发,在未来。”施密特说道,“研发总会遇到走不下去的阶段,总有人会冷嘲热讽,需要意志坚持下去。可能大公司遇到这种情况后,会取消相关项目。但在中小企业,不会存在这个情况。”

  波恩中小企业研究所(IfM)的数据显示,德国企业平均将销售额的近11.9%投入研发。根据欧洲专利局统计,德国的人均专利申请数量是法国的2倍、英国的5倍、西班牙的18倍。

  谈及未来,施密特表示一度曾担心苹果公司生产的iWatch智能手表会冲击钟表行业,但好在目前并没有影响销量,“其实,人工制造、特性化的机械表,是独特的产品。任何量产的产品无法将其取代。”施密特说。

  但他也表示,不能保证未来钟表行业是否会萎缩。“我害怕竞争,所以要做一些他人无法与我们竞争的产品。”他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