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版的春节档: 广告联盟“输血”盗版电影产业链

  本报记者 王峰 北京报道

  导读

  今年春节档以《流浪地球》为代表的电影热卖,同时今年春节档电影的高清盗版也流出的比往年更快。业内人士表示,以往影片上映当天会有‘枪版’流出,但很少上映两天后就有高清版流出。广告联盟是非法网站的输血管,判例显示,为盗版网站“输血”的既有百度等知名广告联盟,也有奇优、宣传易、一起赢、麒润、优告等中小联盟。

  截至2月12日晚上,小陈的淘宝网店里的4部高清电影卖出了39次。这4部电影是《流浪地球》、《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疯狂的外星人》,春节档热映的4部重点影片,每部标价5元。

  这4部电影也是吴冠勇的监测对象,作为12426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副主任、上海冠勇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冠勇春节一直在加班,“目前这4部电影监测到了约1.5万个盗版链接,80%左右已被截断。”吴冠勇2月12日告诉记者。

  “从盗版数量上,今年的4部春节档重点影片预计与去年同期的《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捉妖记2》、《西游记之女儿国》差不多,但今年的高清盗版流出得太快,以往影片上映的当天会有‘枪版’流出,但很少上映两天后就有高清版流出。”吴冠勇说。

  国家版权局早在2月2日就针对《流浪地球》等8部春节档影片发布版权保护预警,要求网络服务商、电商网站及应用程序商店加快处理侵权内容及链接。

  但预警、监测、查处所面对的,是成本极低,且已形成产业链的盗版黑灰产,在这条产业链中,非法小网站、聚合类APP是主要的发布平台,广告联盟则为盗版者“输血”,提供营利渠道。

  半数盗版藏身海外服务器

  据了解,消费者从小陈的网店购买影片确认了订单后,小陈会通过该电商网站的聊天工具发给消费者一个云盘链接及提取码,盗版的电影可以通过云盘在线观看或者下载。

  小陈称这部盗版电影是“1080高清”,其效果确实与视频网站中的“高清”级别影片相似,但画面中含有一个赌博网站的广告。

  据报道,还有卖家在某二手平台叫卖盗版《流浪地球》,声称是完整版高清资源,售价低至1元,更有甚者将正热映的多部贺岁片打包出售,售价不过2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月12日在淘宝平台也搜索到其他售卖盗版春节档电影链接的网店,但几个小时后商品链接被下架。

  “目前已经发现了HD720p格式的高清盗版,甚至还有更高清的BD1280格式的版本,”吴冠勇说,“高清盗版基本上是在电影拷贝传输过程中,比如点映、海外发行时流出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盗版春节档电影资源超过50%存储在海外服务器上,盗版播放媒介以非法小网站为主。

  “盗版电影的(传播)趋势是国际化、社交化、移动化,也就是指盗版资源存储在海外服务器,非法小网站域名在国外注册,盗版链接通过微博、微信、贴吧等社交工具传播,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手机观看盗版。”吴冠勇说。

  如何治理广告联盟

  2月2日,国家版权局就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批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该名单包含大年初一上映的8部影片。

  国家版权局要求,提供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商,应禁止用户上传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内的作品;提供搜索链接的网络服务商、电商网站及应用程序商店,应加快处理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内作品权利人关于删除侵权内容或断开侵权链接的通知。

  2月4日至2月11日,微信共收到631个预警作品的盗版投诉,删除接近500篇涉嫌含有盗版链接、资源或侵权内容的公众号文章,并处罚了近130个严重侵权的公众号。

  但高成本的监测、查处与低成本的盗版产业链形成了悬殊的对比。尽管目前的监测技术已经可以锁定盗版资源流出自哪个影院的哪个影厅,但对影片发行方来说,第一时间截断盗版链接才能减少对票房的影响。

  “盗版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包括高清资源的获取、盗版资源的存储、分发等。”吴冠勇说。

  2017年12月20日,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宣判了知名盗版网站“窝窝电影网”运营人员侵犯著作权罪一案,法院审理查明,该网站能采集、聚合、链接乐视、土豆等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的影视作品资源,并能屏蔽被链网站影视作品的片头广告。

  还有的盗版网站经营者通过网上下载、网友交换、购买盗版光碟等途径获得电影资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因盗版电影被判侵犯著作权罪案件发现,大量案件当事人还是因为贩卖盗版光盘获刑,但通过自建网站传播盗版获刑案件普遍存在一个共同点:通过广告联盟获利。比如,上述“窝窝电影网”运营人员就收取了约53万余元广告费。

  “广告联盟是非法网站的输血管。”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判例显示,为盗版网站“输血”的既有百度等知名广告联盟,也有奇优、宣传易、一起赢、麒润、优告等中小联盟。

  “广告联盟除了传统的广告主之外,还有需求方平台、数据交换平台、媒介方平台和媒介成员等特殊主体。其业务流程是:在需求方平台整合广告主需求的基础上,通过数据交换平台的竞价拍卖,买得媒介方平台上媒介成员出租的广告位,最后,再由媒介成员向社会公众展现广告内容。”朱巍说。

  为什么非法盗版小网站也会成为广告联盟的媒介成员?朱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题一般出在媒介方平台和媒介成员身上,有的媒介成员自身的点击量不多,为了赚取广告费,就将广告联盟的源代码转包给非法小网站,这些非法小网站的点击量就可以算进这些媒介成员的点击量。”

  “一方面,应该加强对联盟源代码的管理;另一方面,要畅通对非法广告的举报,让全体网民参与对广告联盟的治理。”朱巍说。有知情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关部门正在酝酿针对广告联盟的管理新规。

  (编辑:周慧)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