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短期获利难 投资医院热退潮

  林志吟

  [随着医改向深水区推进,医药企业的盈利难度在加大。加上社会办医热潮推动,向医疗服务行业延伸,成为了不少药企选择的出路之一。]

  [从大的环境来看,包括药企等在内的资本,在并购医院上,亦有所降温。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数量虽然与2016年持平,但是交易金额仅为2016年的一半。]

  [公立医院在并购中的比例从2016年的62%下降到不到19%。]

  旧历年末,药企出售医院的消息此起彼伏。A股上市药企中,景峰医药(000908.SZ)、益佰制药(600594.SH)、华润三九(000999.S)等相继在转让旗下医院资产。

  曾几何时,随着医改向深水区推进,医药企业的盈利难度在加大。加上社会办医热潮推动,向医疗服务行业延伸,成为了不少药企选择的出路之一。2013年起,不断有药企在医院行业“攻城略地”。但从药企投资医院的情况来看,也有部分药企业绩反而受到拖累的。

  如今会不会有更多的药企加入到剥离医院的队伍中呢?从大的环境来看,包括药企等在内的资本,在并购医院上,亦有所降温。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数量虽然与2016年持平,但是交易金额仅为2016年的一半。

  药企出售医院

  2018年12月25日,景峰医药宣布以1.5亿元的价格将成都金沙医院100%股权出售给德阳第五医院股份有限公司。

  曾经,景峰医药对医院的并购怀有满腔热情。2015年,公司完成对成都金沙医院全资控股,并设立贵州仁景医院管理公司、上海华俞医疗投资管理公司。彼时,景峰医药表示,上海华俞作为公司总体规划医疗健康服务事业集群的战略主体及未来医疗健康服务领域投资拓展平台,积极向医疗健康领域迈进。2016年,景峰医药又通过上海华俞并购了云南叶安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5%股权。

  匆匆三年,已物是人非。

  景峰医药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出售成都金沙医院,目的还是想聚焦主营业务,公司想更好地聚焦国际化高端特色仿创药道路的发展战略布局。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售的成都金沙医院算作是公司旗下盈利较好的医院,其他医院盈利状况并不乐观。

  2018年12月19日,益佰制药也宣布以6.6亿元,向淮南和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权。据公司最新公告,2019年1月10日,双方已完成工商登记变更信息。近年来,益佰制药不断在医院领域攻城略地。面对这次的出售,益佰制药则认为可以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回笼资金。

  包括药企等在内的资本,投资并购医院的这波热潮,始于2013年,之后在2016年达到井喷状态。

  普华永道曾统计过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境内医院并购额达到161.27亿元,较2015年的47.85亿元同比增长了237%。与此同时,2016年境内医院并购笔数达到206笔,而2015年也仅有48笔。

  包括药企等资本眷恋投资医院的背后,源于社会办医政策层面的松绑。

  2012年,国家相继出台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办医,力度不断加强。如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紧接着2014年1月9日,国家卫计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又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办医体系。

  社会办医政策持续推动,社会办医的门槛亦在降低。这带来的是民营医院数量的持续扩容。2015年,中国民营医院数量首次超过公立医院数量,达到14518个。

  回到药企这边,随着医改向深水区推进,药品招标降价、医保控费、降低药占比、两票制、营改增、临床自查、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流通自查、药监“飞检”等一系列监管政策蜂拥而至,给医药行业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资本的短视与长回报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药企等在内的资本,现如今在并购医院上,似有退潮迹象。

  据医学界智库近期发布的《2018年中国亿元并购报告》,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医院数量虽然与2016年持平,但是交易金额仅为2016年的一半,同时公立医院在并购中的比例从2016年的62%下降到不到19%。

  恒康医疗(002219.SZ)是近年来并购医院“凶猛”的一支队伍。尽管公司尚未传出要出售医院的消息,但疯狂并购带来的财务费用增加、管理费用增加等问题,对公司业绩明显造成拖累。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53.49%。业绩深陷泥塘、债务高企下,恒康医药2018年11月不得不易主。

  在2018年国际医疗投融资大会上,九鼎投资副总裁、投资管理中心总经理黄震对第一财经记者等在场人士透露,其投资的医院,主要以非公立医院为主,但总体回报率并不是很理想。“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医院投资需要周期,我们投的医院,大部分都是人口大县,一般有老院区和新院区,新医院的产能释放有一个时间,新医院从投入使用到盈亏平衡大概需要5年时间。第二,除了要考虑当地的医疗市场情况外,投后还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医院如何管理的问题。”黄震表示。

  从目前药企剥离医院的案例来看,普遍投资的周期并不是很长。而资本的短视与医院的长周期回报,又极不相称。

  深圳市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协会会长、深圳华侨医院董事长廖志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前几年资本青睐医院,确实是风潮,为何从2018年起,反而出现很多资本在出售,核心的原因在于,这些资本对医院的本质理解不够。“很多资本进来的时候,没有做好功课,它们只看到医院有很好的现金流、有很稳定的业绩增长,但却忽略医院的民生属性。医院是讲究中长期投资的,并非是资本所认为的可以实现‘短平快’收益。”

  廖志仁介绍称,以一个二级医院投资为例,需要投入两到三亿元的资金;要达到盈亏平衡时,也是三到五年之后,要达到盈利,整个周期算下来也需要八到十年时间。“资本本身有投资周期,一般是三到五年。有些资本处于回报考虑,不得不提前出售医院。资本投资医院行业,可以助力医院发展,带动人才引进、学科建设等;但资本如果是带着‘短平快’的目标进来的话,反而会对医院发展造成过度伤害,如会产生过度医疗问题。有些医院为了满足资本要求,进行业绩对赌,其实是不利于医院发展的。”

  “要投资医院,一定要做好中长期准备。一定要了解医院的本质,充分了解医院的管理者。这样才有可能形成1+1大于2局面。”廖志仁表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