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诊所”落地乌镇 “互联网+AI”助力分级诊疗

  本报记者 陶力 乌镇报道

  导读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记者专访时认为,“AI问诊不是代替医生解决问题,而是起到分流、分级看病的作用,成为现有医疗体系的重要补充。”

  在乌镇这片方寸之地,各种互联网创新层出不穷。

  11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了解到,经过三年的发展,乌镇互联网医院已经连接了30个省区市2700多家重点医院、26万名医生、7500余专家团队;为1.81亿注册用户,累计提供6.9亿人次医疗服务。

  而在今年,另一个移动医疗的新模式“无人诊所”也落地乌镇景区,这也是国内首个商业化运营的无人诊所,其包含了“独立问诊室”和“智能药柜”两大模块。在最为刚需的医疗产业,互联网+AI正在逐渐改变原有结构。

  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7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325亿元,复合增速高达89%。目前互联网医疗产业链已逐步成形,在线挂号及问诊企业,已从流量争夺进入到了医疗资源扩张的比拼阶段。接下来,预计市场增速将维持在40%左右,到2020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有望达到900亿元。但是,在看病这个问题上,仍然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核心痛点。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认为,大家都想看好医生,导致各大三甲医院人满为患。有数据称国内就医的平均排队时间已经高达3个小时,而平均问诊时间不到8分钟。主要原因是,仅占全国医院总数8%的三甲医院,却要接诊超50%的病患。“AI问诊不是代替医生解决问题,而是起到分流、分级看病的作用,成为现有医疗体系的重要补充。”

  AI问诊落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乌镇互联网之光博览会看到,占地仅3平方的“无人诊所”吸引了不少观众的驻足,自己也体验了一把远程“看病”。

  “你好,我最近经常感觉到颈椎不舒服。”在不足1平米的小小诊所中,记者根据操作流程提示与云端的主治医师进行语音对话。通过对自己病情描述,得到了云端医生的初步诊断,以及日常饮食建议。最后,根据问诊医生开出的电子处方,在旁边的“智能药房”购买了一盒筋骨贴的外用药。

  可以说,从看病问诊、开具处方,再到付费购药,无人诊所已经实现整个就医服务的闭环。其背后是人工智能的支撑“AI Doctor”系统。其凭借一千多人自建医疗团队积累的,超过3亿次在线问诊大数据,以及200多位世界顶级人工智能专家训练强化而成。它覆盖了超过2000种常见疾病,能对上万种医疗和健康问题做到即问即答。

  未来,“一分钟诊所”将在药店、社区、企业、学校、景区、商场、高速公路服务站等公共服务场所大规模普及,结合平安好医生线下合作的3100多家医院、6万多家基层诊所,打造城市一公里医疗服务圈。预计至2018年底,“一分钟诊所”将在全国落地超过1000家。

  无论是互联网医院,还是“一分钟诊所”,其本质都是互联网技术对医疗流程的赋能和改进,最终看病仍然要回归到线下,医疗的核心还是医疗资源。“我们的目的是打造一站式的医疗健康平台,必须要把问诊的门槛降低,短期内还是会采用免费的模式。如果你的问题可以在互联网问诊过程中解决,就不需要去线下医院了,这也缓解了医疗机构的压力。”

  分析人士认为,“一分钟诊所”的形式,可以给平台或者医药品公司带来更多变现的机会,但是它也会遇到线下无人售货机类似的问题,即如何保持用户粘度?如何深入到社区公共场所?如何进行线下维护?这些问题依然待解。

  分层医疗试水

  未来,随着数字化的进程加快以及工业互联网的普及,人们的健康信息也能够与互联网实现更好的交互,AI+医疗将有助于缓解我国乃至全球的医疗问题。

  北京同仁医院副院长魏文斌在当天的主题演讲中,也解读了人工智能和医学的关系。他认为,医学是高度依赖技术发展的学科,人工智能的发展一定在推动医学技术的新飞跃。从互联网医疗到医学人工智能,它是对医疗行业一个重大的变革的一次机会,因为医学的诊断是从定性到定量,AI的使用是第一步。

  “现在是一个大众健康的时代,有互联网、大数据、有医学人工智能是可以帮助我们去实现从治疗为中心转向健康为中心的。因为在中国我们优势的医疗资源是缺乏的,城市和农村的分布是不均匀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完整的分级诊疗的机制,基层诊疗的网络还是破碎的,目前因病致贫、返贫的人群还不小,所以通过医学人工智能和远程医疗来帮我们做分级诊疗,来帮我们做眼睛以及全身健康的管理,是有可能实现的。”魏文斌表示。

  以眼底照相为例,医生可以通过血管的直径,来预测这个人以后得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有多高,这其中需要大量的数据做长期分析,而视网膜神经纤维层的测量和分析,也可以和神经系统一些退行性疾病有关系。“医学涵盖了医疗、管理、护理、药物等一系列的方面,都需要和人工智能密切地合作。”他进一步表示。通过远程医疗和智能化设备、大数据等技术,可以实现分级诊疗和健康管理,基层医疗机构可以成为未来居民健康的一个健康管理者。AI为医生提供了很大的平台,但是AI到目前为止是不能取代医生的,它是作为医生的助手,使之更有效、更准确。

  目前,平安好医生、微医等平台通过“移动医疗+AI”,已经可以提供家庭医生、电子健康档案以及健康管理计划等服务。 截至目前,乌镇互联网医院日均接诊量超6万人次,其中远程会诊量超过1.2万人次,相当于中国最好的3-4个三甲医院日均门诊量之和。不过,受成本、销售费用较高等因素影响,互联网医疗行业仍然处在培育市场阶段,其商业模式还在探索当中。

  事实上,平安好医生一直在探索线上业务的线下落地。今年10月,平安好医生宣布与包括青岛眼科医院在内的全国超过100家三甲医院签约合作,共同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医院”,为医院提供平安好医生的智能辅助问诊系统“AI Doctor”。但是,王涛并不打算去线下自己成立医院。“我们还是通过技术手段搭建一个专业的平台,也可以理解是基础设施。无论是医院、药店还是电商,我们都会通过合作伙伴去布局。”

  他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感受到“互联网+人工智能”给医疗服务带来的改变,届时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拥有家庭医生,享受优质医疗健康服务。“更远一点看,我们将进入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一个杯子、一副眼镜都能成为IOT智能设备,它们能直接将健康数据传输给我们,真正实现健康管理和疾病预测。”

  (编辑:张伟贤)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