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对地缘政治的影响, 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第一财经: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刚在上海结束。提到人工智能,现在普遍都关注技术和商业层面应用,但我注意到,你把人工智能和地缘政治结合起来,希望人工智能不要成为新的政治分裂源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

  高大伟:人工智能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尤其是网络的影响,中国、西方媒体都没有人提到,我感觉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前段时间,特朗普宣布美国要建太空部队,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根据我们的国际协议,太空是不要武器化的,特朗普这样做我非常反对,还写了一篇文章。因为太空是人类需要合作的一个新领域,火星不属于美国或者欧洲、日本。要去火星,需要欧洲人、美国人、中国人一起合作。但很遗憾,美国这个太空部队计划可能让我们不会这样。

  人工智能也是一样。我希望由整个人类来发展人工智能,好好利用它,有个联合国机构来领导,而不是现在这样让大公司来自己发展。我对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有非常深的恐惧,这是人类制造分裂的数码鸿沟。一旦你有高科技,能力就会非常强;没有,你完全就没有什么机会。在硅谷,人工智能跟医学结合后,可以让人类平均寿命达到90~100岁。但在非洲,很多人根本没有办法上网,一些贫穷地区平均寿命不到50岁。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知道我提的人工智能需要联合国来管可能不容易实现,有一个过程,但是我们需要为了理想奋斗。世界上聪明的领导人很多,有智慧的领导人很少。应该让大家在一起合作而不是分裂。

  第一财经:你还尤其担心人工智能导致中西方对抗。这又是为什么呢?

  高大伟:主要是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人工智能你是把它当作一个为人类服务的工具,还是当作一个武器?现在中国和谷歌合作我很开心,但是如果两个国家之间没有信任,最后人工智能就会变成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中国在高科技上进步得非常快,这方面美国其实有很深的害怕。

  第一财经: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但世界范围内单边主义重新抬头。你怎么看待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挑战?

  高大伟:单边主义是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特朗普会利用单边主义?因为他已经不管世界的和谐和平衡,就是为了美国利益。中国有中国的利益,法国有法国的利益,中国不忘记有一个世界,欧洲也不忘记有一个世界,可美国不管。全球化的趋势是互相依赖,单边主义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们需要再次构建新的多边主义。21世纪的多边主义不一定是20世纪美国推动的那种多边主义,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现在由中国来推动的一个新多边主义模式非常有趣,“一带一路”、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如果美国真的继续像现在这样子,美国自己会被边缘化。

  现在中国面对的一些国际环境挑战其实是心理战,有些人希望中国人失去自信。Bytheway,我为什么从来不相信“中国崩溃论”?因为我认识的中国人里面,99.9%不希望中国崩溃。如果中国人不希望中国崩溃,中国就不会崩溃,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但是如果突然有一些人开始说我们不行,我们开始怀疑我们的能力、我们的制度,这就是心理战。现在西方媒体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文章,比如两周前有人说中国经济情况“恐怖”,很多媒体就开始传播这个声音。可是欧洲经济怎么样?2017年法国经济增长只有1.7%……

  第一财经:在你看来,这些外部复杂形势会让中国做出哪些改变来应对?

  高大伟:中国会更加强调自己来发挥作用。比如说中兴半导体的事情,中国人意识到需要依靠我们自己的芯片——我不是说中国的出口不重要,但是你研究中国经济会发现,中国经济增长的来源大部分还是内需,因为中国是最大的市场。今后中国会做三件事情:第一,会发展跟东盟、非洲、中东、北欧地区的关系,因为世界是多极的;第二,会加快扩大内需;第三,会想办法依靠自己来加快发展高科技。

  第一财经:所以这也是你对“中华复兴”始终很有信心的原因?

  高大伟:因为我看到历史在周期性循环。工业革命后,中国被边缘化了150年,所以中国复兴趋势势不可挡,就像《三国演义》里面说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到2050年、2060年左右,是“中华复兴”的一个高峰。其实中国复兴已经开始了,就是经济崛起。下一段是“中华文艺复兴”,到时跟意大利文艺复兴更相似了。到那时候中国将是非常辉煌的,它的吸引力会很强,中国人都会很有文化自信。我在书里这样写,因为我真的自信能看得到。

  可惜主流的西方观点还是把中国复兴当成是种威胁,其实不是,而是一种机遇。对不起,在这个过程中尤其是美国需要适应。如果你去看西方历史,像意大利,就经历过崛起—衰退—崛起—衰退的过程。而美国历史很短,1776年才建国,没有帝国体验,也没有经历衰退。19世纪、20世纪美国都在不断扩大,1991年苏联解体后认为自己是能控制世界的。而中国是和平崛起,尤其是明朝郑和下西洋,和后来西方人在非洲殖民完全不同。这一点非常重要,现在“中国往世界去”也是,中国就非常不想改变非洲的老百姓,做生意就好。

  第一财经:你提到现代化并不意味着西方化,但还是有中国人比较相信西方。你可以从西方人的视角解释一下为什么吗?

  高大伟:因为被边缘化的150年,对中国来说是很艰难的一个过程。很多中国人也忘了19世纪之前的中国是怎么回事。西安的唐朝是什么样?杭州的宋朝是什么样?很多人还记得“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人怎么破坏自己的文化。但现在中国的80后、90后记忆又不一样,他们也更有自信,所以文化自信的建立需要时间。

  其实中国被边缘化这150年的回忆,也是很有意思的,很多西方人所了解的中国就是这个过程,衰退的中国、很弱的中国、很分裂的中国、可以被欺负的中国。对比之下就会发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多么伟大。

  第一财经:谈中国文化复兴,你还希望中国企业家能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威尼斯商人一样,起到重要的参与作用。为什么会提这样的建议?

  高大伟:比较21世纪“中华复兴”跟意大利文艺复兴,基本上共同点很多。当你好好研究意大利文艺复兴,会发现那时政府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企业家也做了很多重要的事,他们支持了达·芬奇等著名艺术家的创作。现在一些中国企业家不缺钱,我真的认为他们在这个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一些。文化复兴中生活方式是很大一块,比如你们的茶文化太深了,当我在巴黎时,也希望有很好的茶馆,法国人其实非常喜欢这些。

  第一财经: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西方主流媒体写文章介绍中国,可以自我评论一下你产生的影响吗?

  高大伟:这样说吧,在西方,我的朋友很多,也不是一般的人。我跟一些人也一直交流,所以我想我不可能没有一点点影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