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CA时代,我们如何寻找竞争优势

  毛大庆(优客工场创始人)

  我们的时代丰富多彩,难以定性,但用管理学术语来讲,可以说我们处于VUCA时代——不稳定(volatile)、不确定(uncertain)、复杂(complex)、模糊(ambiguous)。这四个单词非常好地描述了人类技术革命远远超越人文革命的撕裂化的社会情状特征,我认为这是对我们所处社会状态的最经典描述。

  VUCA时代的典型状况之一,就是焦虑症、抑郁症、感觉被时代抛弃的人很多。我们天天都能发现新生事物,经常能看见平地上冒出惊雷。我们经常可以发现,某个热点问题,一时间似乎所有人都在谈论是非,经常是一晚上就对这个热点事件定性,到处口诛笔伐,而一周后发现这个事情是假的。

  人类社会总有一些很奇特的时刻。回顾四次产业革命会发现,在某个时间点,会冒出新东西,颠覆人类生活方式。第二次技术革命的最大颠覆来自动力领域,电引起的变化是深刻的,成千上万的工业社会的年轻人在围绕电创业。其实爱迪生并不是第一个发明电灯泡的人,但他是第一个大规模生产电灯泡的企业家。更为重要的发明在1888年,赫兹发现了电磁波,这是对麦克斯韦电磁理论的实证。从1870开始,科技连续40年高速突破,人类历史上出现了92项颠覆性的发现,包括电报、电话、飞机,全都是在这40年里出现的。科技的发明,永远会导致人类社会的不平衡,谁掌握技术就掌握资源,西方是在这个时期确立了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如果一个人生在1860年,活到1920年,他将经历无数的认知变化,从光明来自于火,到光明来自于电。但电能革命之后,人类生活处于一个稳定区间。从1920年跳到二十年前,可以说人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直到2007年智能化手机为首的很多新东西再次推动科技革命。这一次颠覆的是过去3000年对世界的认知,剧烈程度超过电力技术革命带来的颠覆,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比如,生命科学发现,治病不是靠药物,而是靠基因。抑郁症就是典型的基因问题,如果修复那一段基因就没有问题了。再比如,现在社会生活完全可以通过微信展开。而且,技术迭代之快也是前所未见,可能过几年就没有微信了。我们现在的时代就像从1870年到1920年,又是一个大颠覆,同样,也会非常纠结和割裂。

  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到了全球的冲突和对立,既有人为全球化呐喊,也有人高呼去全球化。越是希望和平发展的国家,越希望全球化。但越是领先的国家,越是不断出现反全球化的声音,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领先优势越来越弱。

  目前中国人口结构处于黄金时代的最后八年,大约是9亿人养活5亿人。未来人口红利将完全消失,我们的人口抚养比将越过1∶1。发展经济学讨论过25个国家样板,越过1∶1的人口抚养比,这些国家都出现了衰落,当然,那些国家基本都是千万级的人口。只有日本的人口过亿。但考察日本的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的节奏,也是高度吻合的,直到今天他们都在吃20年前的老本。1980年代日本50%以上的GDP增长来自科技。而此后日本生育率极速下降,人口增长停滞,创造能力随之减缓,但日本之前积累了技术优势,使其仍然具有一定竞争力。

  所以,中国需要在未来七八年间转向效率型社会。时间还来得及吗?我们必须要在原创和根技术上积累未来三十年的竞争优势。我们要看到贸易战争夺的是什么,看到背后的话语权争夺。我们的对策——开辟新贸易市场、加强高端科技和制造业自主创新——哪个都不是轻松的工作。争夺会长期存在。接下来十年,如果我们不能掌握主动权,后面的日子会更难过。

  在人口结构急剧变化的时期,企业最大的投资应该是培训和人力资本。学校、教育机构越来越重要,员工的技能、前瞻性越来越重要。

  目前优客工场聚集了一万多家公司,所以我能看到几十个行业的变化。我发现了一个趋势性的产业,企业的员工队伍正在急剧变化,越来越多的流动和临时性的员工。员工的工作状态和方式越来越灵活机动。员工的跳槽率越来越高。员工与公司是合伙人和平台的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新的合作方式在改变企业的创新机制。我们的调查发现,94%的企业表示灵活性和创新协作成为企业觉得自己行不行的标志。很多企业表示,共享办公能获取更高的员工生产率,自适应于企业的变化。数字化驱动、物联网、AI被很多企业广泛运用。企业资产数字化,任何资产都变成数字表达。数字化转型要求员工越来越快地适应变化。

  一个共享办公社区里有很多家公司(比如说50家),过去每家公司都是封闭在一个办公室里成长,现在开放环境,50家公司一起成长。一家公司解决不了的问题,从邻居那里能找到答案。Google和Facebook也都打破格子间,推动了共享办公环境。共享空间中有报告厅和场所,几乎天天都有活动。我估计,未来五年,有三分之一的办公人群聚集在共享空间。

  在这样一个时代,国家必须高度重视和保护1985-1994年龄段人群,即85后的这批人。未来20年将是这批人创业的黄金年龄,正好也是技术革命的宝贵20年。上一个伟大技术革命是围绕电的创新,经历了50年。这次互联网革命从1990年代开始,但真正的应用革命现在才开始。国家要把这批人引导到创新技术和创新领域,而不是房地产这样不产生附加值的领域。85后这个年龄段承担的社会责任是巨大的,他们迎接的是这样一个特别有机遇的时代!

  (本文由毛大庆博士在北大汇丰商学院创新创业中心主办的汇丰创讲堂的演讲整理而成,经主办方许可)(编辑 欧阳觅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