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机构“断直连”推进中:支付宝已和银联、网联达成合作

  本报记者 谢水旺 上海报道

  9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接近银联和支付宝人士处核实,银联和支付宝已低调开展支付清算业务合作。

  “双方都很低调,没有宣传。”多位知情人士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联系银联、蚂蚁金服相关人士,均未予以置评。

  从支付机构“断直连”工作大局来看,支付巨头支付宝、财付通均与银联、网联平台开展清算业务合作,意义重大。

  “随着财付通和支付宝相继对接银联和网联两大清算机构,这两大巨头的‘断直连’工作有望顺利推进。两大支付巨头业务量大、业务模式复杂,对于行业的‘断直连’工作的推进,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薛洪言还称,“断直连”后,夯实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基础设施,也为备付金集中存管奠定了基础,接下来应该着重推动统一的费率、统一的二维码标准等行业标准化工作;同时,就第三方支付业务模式创新、基于集中化支付数据的增值化服务等,也可以提上日程。

  为了断开支付机构和银行的直连关系,2017年8月,央行支付司“209号文”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同年12月,央行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要求,银行、支付机构开展条码支付业务涉及跨行交易时,应当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自2018年4月1日起实施。

  薛洪言认为,从“断直连”实践中看,监管默许支付机构同时接入网联和银联平台,且并未对二者的分工进行明确界定。在当前的行业环境下,支付机构同时接入两家清算机构是理性的选择。

  早在今年4月初,财付通已经接入银联、网联,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并开始切量工作。

  但支付宝的过程较为曲折。4月27日,有消息称支付宝接入银联,当日晚间,银联声明间接否认此事;5月11日,网联和支付宝同时公告开展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但后来,网联又删除公告,不过,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支付宝已经接入网联。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合作突出清算机构提供支付条码支付业务转接清算服务。

  央行《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显示,条码支付业务是指银行、支付机构应用条码技术,实现收付款人之间货币资金转移的业务活动;条码支付业务包括付款扫码和收款扫码。

  北京一家支付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方面,这是《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明确要求;另一方面,支付宝、财付通条码支付业务受众广,应用场景多。“在第三方支付业态中,条码支付占比最大,增速最快,条码支付的‘断直连’解决了,第三方支付的‘断直连’也接近大功告成了。”薛洪言称。

  不过,目前支付机构“断直连”工作已经延期。大多数支付机构均选择同时接入银联、网联平台,正在开展切量工作,实现完全“断直连”任重道远,但已可期。(编辑:马春园)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