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虹市首富》:开心麻花的喜剧流水席

  柳莺

  暑期档上映的《西虹市首富》能够在市场上表现不俗是意料之中的事。“开心麻花”的影片从项目伊始,就是一个奔着20亿票房去的体量。比起前几部几乎是引发华语观众大讨论的影片来说,《西虹市首富》爆炸性甚至争议性都小了很多。这一方面反映了从2015年《夏洛特烦恼》开始,“开心麻花”经过多年经营,已在内地观众群脑海中深深地印刻下了属于自己的风格烙印。另一方面,在话题的选择上,主创团队小心翼翼地把握着可能引起争议的“炫富”桥段的分寸,又将极具主观性的情感故事“降级”为辅助线索。

  用“流水席”来形容《西虹市首富》并非毫无根据。在人们的印象中,喜剧电影由笑声引起的感官刺激,可取材于现实,但并不强求其写实程度,恰当的凌空蹈虚甚至被鼓励,不需要有多严肃,更多的是供消闲之用。早在1930年代,中国现代派电影人就提出过“眼睛的冰激凌”一说,最能贴切地形容喜剧电影所带来的功效。由此关于食物的隐喻延展开来,《夏洛特烦恼》是从怀旧氛围里打捞出的一顿宵夜,充满着街头巷尾的烟火味,又夹杂着被时代抛弃者的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简单粗暴间填饱人的肚皮。《驴得水》则更多的是一碗粗茶淡饭,平凡粗糙,吃着它的人却又忍不住从中获得些许思考。无论是从主题还是呈现方式上,《西虹市首富》是“开心麻花”最华丽丰盛的一次,它不仅事无巨细地描绘了一个一夜暴富的小人物挥霍的过程,还给他的这次疯狂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为了继承台湾二爷的三百亿巨额遗产,主角王多鱼必须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用正当的方式花完十亿元。

  还有什么能比使劲花钱更愉快的事情吗?更何况,花钱是为了拿到更多的钱。这一设定几乎将所有对致富抱有幻想的观众全体击中。电影中,摆在王多鱼面前的选择题是,要么接受挑战,花完这笔钱,继承遗产;要么,直接签署“懦夫条款”,拿上一千万走人。虽然对于平常人来说,一千万已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字,但为了后续喜剧桥段的展开,主角仍旧走上了一条不切实际的“败家”之路。故事也就迅速进入了令人目不暇接的抖包袱环节。这里,主创安排高密度叙事,试图让观众忘却这项任务不太站得住脚的缘起,进入到“看loser如何花钱”的奇观时刻。

  小人物逆袭已经是影视剧作品中司空见惯的桥段,不过为了所谓的正能量,这个一开始不受人待见的主人公一定是有梦想、有情怀、有底线的人。《夏洛特烦恼》上映后,主角曾被指责渣男,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将物化的目光投向女性,引起观众的不适。此番影片中所描绘的世界更加物质,主创吸取了教训将王多鱼的性格从一开始就描绘得根正苗红。他不但没有被金钱收买踢假球,更在女色面前坐怀不乱,完成三重人性考验,最终成为合法的遗产继承人。他不再拥有底层的劣根性,而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民间圣人。

  今年夏天坐进影院观看《西虹市首富》的人们,对自己将会看到何种故事,早就有了明确的期待。而通过不断地汲取社会热点,揣摩国民心态,淬炼各种接地气笑料,也较为成功地满足了观众的此番诉求。一夜暴富的故事虽是极小概率事件,但在商业化和新媒体的时代中,一掷千金的人与事总是隔三差五有所耳闻。基于这一层逻辑,影片在叙事上将上流社会奇观与小市民日常按合适比例调配,端出了一道在外形上有别于前作,但气味依旧熟悉的喜剧流水席。(编辑 董明洁 许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