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林根的宁静

  【缘木求鱼】

  中国从来不缺乏工匠,而且还是技艺高超的工匠,但尊重工匠的舆论氛围却一直见不到影子。

  木木

  索林根,实在是太小了,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一般的德国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小镇。

  虽然小,但索林根的名头在世界上却很大,因为生产的刀具特别棒,被誉为“刀城”。中国人熟悉的“双立人”、“三叉”、“博克”等刀具的制造商,就家在此地。其实,除了这些大名鼎鼎的品牌,在这个小镇,专事刀剑制造的“小作坊”,还有许许多多,随便走进其中一家,没准儿就是个百年老店。

  前几天,有电视台播放了一部介绍索林根的专题片。在中国记者的镜头下,一位“油腻”的中年大叔,指着“相片墙”上的一张老照片——一位身着工装的满脸胡子的老头,深情而骄傲地说,这是我爷爷。

  中国记者镜头下的这个小作坊,就是一个已经经营了三代的“百年老店”。“孙子店主”领着记者很仔细地参观了自己的地盘儿,在一个打磨工位上,镜头停止了移动,只见一个老头儿,双手稳稳地把持着一把餐刀,正仔细地在飞轮上打磨着。然后,这位满头白发、胡子拉碴的老先生,笑着告诉远来的客人,自己已经八十多岁了……

  小小的索林根,能有世界闻名的名头儿,大约这样的小作坊做了不小的贡献。这样的小作坊,不但能够一代人又一代人地生存下来,并且能持续地“发光发热”,显然有一些基本因素在其间发挥着支撑作用,粗粗盘点一下,起码有这样两点,值得注意。

  其一,工匠们甘于花几代人时间,专心把一件事情做好;上一辈人愿意引路,下一辈人也愿意继续父辈事业。

  这种上下两代人的交接棒,看似简单,实则真是一件天大的难事。难在哪儿呢?难就难在要想顺利传承,两代人必须达成一个共识,即父辈必须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有意义、值得终身从事的事业,而子辈对此也必须毫无疑议,尤为难得的是,在此过程中,两代人还必须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面对“从天而降”的别的赚钱买卖,能够心如止水,不为所动。

  其二,作坊之间也要“三观”相同,相互之间需要秉持最基本的人格尊重。在商场上,平等竞争,共同促进,在机会、利益面前,互相帮忙、补台,绝不在背后捅刀子,是共同坚守的底线。有了这样的共识,一家又一家的“百年老店”,才能相互见证着,一直坚持到今天;也才能出现“大作坊”和“小作坊”相安无事、实现共赢的局面。

  如果有人总是整天琢磨着怎么把对方“生吞活剥”,好把所有的钱都让自己一个人赚了,索林根就绝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控制不住自己的“野心”,总想着吃独食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挺多。虽然因此“成功”的企业和人确实不少,有的还一下子就红遍了半个天,但历史却总是在不停地提醒,这样“杀伐”出来的辉煌,真的很难持续,许多时候,兴起有多快,沉寂就有多迅捷。

  这几年,中国开始喊出了“追求工匠精神”的口号。其实,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中国从来不缺乏工匠,而且还是技艺高超的工匠,但尊重工匠的舆论氛围却一直见不到影子,这也是自己愿意做工匠、愿意让子孙做工匠的人少之又少的最重要的制约因素。要改变这样的状态,一方面,各行各业的工匠们,要对自己的价值有一个正确认知,自尊自爱;另一方面,带头喊口号的人,也不能光动嘴儿,还要有实实在在的支持措施。

  在中国记者的镜头下,小小的索林根宁静而和美,但在静美之下,又能让人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坚实。这大约就是“工匠精神”的一种特别的表达吧。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