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戴雷: 造车绝没有第二次机会

  钱焜

  [“一个创业公司,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第一个产品、第一次亮相、客户的第一次体验一定要做好。今年到明年是最好的窗口期,我们会利用好这一段时间,分析研究那几款2018年推出的产品,学习值得学习的地方,并避免对方遇到的一些难题。”]

  拜腾的第一次亮相是在拉斯维加斯。

  在那场北美CES的发布会上,拜腾用一块贯穿驾驶舱、长125厘米、高25厘米的显示屏吸引了大多数与会者的目光。6月13日,拜腾总裁兼创始人戴雷在2018年的亚洲CES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回忆:“当时有一批客户,他们非常喜欢高科技,他们喜欢这样的内饰设计、大屏、用户界面,所以他们告诉我,一定要等他们。”

  虽然,这样的黑科技似乎只是一家渴望吸引眼球的创业公司做的事情,正如那场北美CES上另外一款备受关注的车型:法拉第未来FF91。不过,在戴雷眼中,拜腾显然更加符合“PPT”造车的定义,也是一家更靠谱的公司。

  “我们有产品(Product)、有生产(Production)、有技术(Technology),是真正的‘PPT’造车。”就在本届亚洲CES开幕前,拜腾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在南京红枫科技园拜腾全球总部启用仪式上如此阐释拜腾所理解的“PPT”造车。

  不同的理念也带来了不同的结果,从北美CES到亚洲CES,法拉第未来FF91似乎已销声匿迹,而拜腾则开启了自己的下半程。

  6月11日,拜腾宣布已经完成B轮5亿美元融资,主要投资人包括中国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等。这轮融资一方面给予了拜腾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包括一汽集团、宁德时代在内的合作伙伴则赋予了拜腾更多极具价值的可能性。

  “宁德时代是我们的重要合作伙伴,会提供电池,他们也很认可我们的团队和产品,认为我们的产品能够代表未来的趋势;而中国一汽,我们在探索一系列的合作的可能,包括在研发、生产、供应链方面,我相信这是一个双赢的机会。”戴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这5亿美元的用途,拜腾此前表态并不会全部用于南京工厂的建设,还会在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上进行较大规模的投入。戴雷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一定要节约,不能随随便便烧很多钱。“要利用好中国市场的优势,控制好成本。”

  目前,拜腾在德国、美国及中国三地布局研发中心。德国研发中心主要负责汽车造型设计;位于美国硅谷的研发中心主要负责人机交互、车联网、智能驾驶等前沿技术的开发;余下包括整车技术开发、性能实验、生产制造等其他所有工作,都将由中国基地完成。

  拜腾方面表示,其研发力量正在开始向中国转移。拜腾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拜腾会把全球40%的研发资源放在南京。

  戴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来中国20多年了,他的事业和家庭都在中国。正是有了全球的视野和根植中国的优势,他发现了造车这个绝佳的机会。“我觉得全球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做这个(造车)事情。”

  他认为有五点原因给予了中国市场独特的生态:第一,中国的汽车市场是最大的,新能源车的发展非常快;第二,中国的创业环境是全球最好的,大家都非常愿意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怕风险;第三,中国的资本市场非常愿意支持;第四,中国的创新能力逐渐发展,在某一些领域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国;第五,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

  第二季度接近尾声,2018年即将步入下半年,而造车新势力们也迎来了产品大规模量产到集中交付的关键时期。速度较快的是蔚来汽车,其董事长李斌于6月13日下午表示,蔚来正在交付第一款大规模量产车ES8;而威马汽车则表示其首款量产车EX5将于今年9月开始交付。

  相比起上述跑得较快的造车新势力,拜腾显得有点不紧不慢:其将量产时间定在了2019年,上半年实现预生产,年底达到正式量产要求。

  “一个创业公司,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第一个产品、第一次亮相、客户的第一次体验一定要做好。”戴雷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拜腾“慢半拍”的原因。他表示,对于拜腾而言,今年到明年是最好的窗口期,他们会利用好这一段时间,分析研究那几款2018年推出的产品,学习值得学习的地方,并避免对方遇到的一些难题。

  “速度非常重要,但是比速度重要一百倍是产品力。”

  而至于那些竞争对手,戴雷表示,他相信绝对会有两三家可以成功,五年乃至十年之后成为全球具有影响力的企业,因为“大家都是有梦想的企业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