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200天会战: 百亿资产腾挪

  钱焜 高歌

  [虽然各业务的移交时间有所差异,但若参照2018年底完成整体移交的时间节点,留给大庆的时间只有大约200天了。]

  从萨尔图机场出发,一路向南,大约20分钟的车程之后,一条十车道的马路便横亘眼前,这就是当地人口中的“世纪大道”。这条横穿大庆市主城区的大道紧密地连接着城东与城西,搭建出大庆人往来的桥梁。

  城东与城西,俨然两个世界。

  城东,是大庆市政府的所在地。这里几乎看不到抽油机。高耸入云的大楼、来往熙攘的人群、充满生机的广场花园,勾勒出大庆最繁华的模样;城西,大庆油田有限公司(下称“油田公司”)及其下属的各个子公司雄踞于此,抽油机随处可见。

  这个因石油而建立的城市正在发生一场重大变革。大庆油田五十余年发展史中,沉淀了大量“办社会”职能。如今,大庆油田正在与这部分职能做出切割,将其移交给市政或第三方社会力量。这一场涉及百亿资产的大移交,计划于2018年底完成,届时将重塑大庆这座城市。

  最后的200天

  “油田的‘三供一业’,在我们看来,真的是包袱,因为原来这部分运营的时候,都是靠关联交易,支付高价,来维持其高成本的运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庆国税局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移交之后,对油田也是一种减负。”

  大庆油田所承载的社会职能,被认为是对石油主业的负担。

  油田公司2017年4月发布的《大庆油田振兴发展纲要》表示:“老企业矛盾多、负担重。国企的共性问题不同程度存在,包括体制机制不够灵活,组织结构不尽合理,发展空间严重受限,有些业务产业集中度不高、自我发展能力不强等,还承担着物业、公交、医疗、高等教育以及消防等企业办社会职能。”

  这是大庆油田现阶段存在的矛盾与挑战。《纲要》同时提出,按照国家相关政策要求,积极与地方政府沟通协调,加快移交高等教育、公用事业、公益服务等业务,逐步分离“三供一业”等业务,坚决关停“僵尸企业”,退出长期亏损、扭亏无望的业务。

  这里的“三供一业”是指大庆油田及其职工家属区的供水、供电、供热和物业管理。

  第一财经记者在得到的一份早期的移交方案中发现,大庆此次移交对象的边界远远超过了“三供一业”的范畴,将企办教育、医疗卫生、市政职能等各方面都囊括其中,彻底将企业办社会职能进行剥离。

  早在2016年6月,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曾发布《关于国有企业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明确提出在全国推进国有企业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要求彻底去除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

  对于现阶段的大庆油田而言,它需要瘦身健体,聚焦主业,更好地发挥市场竞争力。如果用油田公司外宣科科长王文有的话说,企业办社会是不赚钱的。

  数据显示,2015年大庆企业办社会业务实现总收入87.64亿元,总支出87.06亿元,基本收支平衡;而2016年的这两个数据是83.91亿元和83.62亿元。

  “这部分(企业办社会)并不产生效益,主要是为油田居民服务的。现在企业的效益不好,因此这部分需要移交到社会上去。有资质有能力的社会资本可以进行社会化投资,不再由企业来负担原有的补贴。”有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油田公司办社会业务固定资产原值超过110亿元,净值53亿元。

  “今年都会交出去,这是上头的规定。”王文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这件事难度与压力并存。

  王文有表示,“改革的步伐既需要积极又需要稳妥”,一部分业务是盈利的,一部分却是需要吃补助的,所以需要区别对待。“比如市政下属的学校工资是高于油田(下属的学校工资)的,一下过去这么多人,财政是否能够托得住。这中间需要找到比较稳妥的办法。”

  《意见》规定,2018年年底国有企业需基本完成相关的分离移交,2019年起不再以任何方式为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承担相关费用。

  一位接近供电移交业务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了大庆油田供电相关资产移交更为详细的时间节点:一是要确定投资额,比如说线路、变电所等需要改造,初步将所需的改造费用统计出来,再上报给国家,必须在2018年5月30日之前完成;二是必须在2018年年底完成移交,可以先移交后改造,拿到投资之后再展开改造方面的工作。

  “2018年底如果不能完成‘三供一业’的移交工作,就无法享受‘五三二’政策。”上述人士透露,“也就是说,如果过了这个时间节点,不仅移交的事情仍可能要继续推进,而且所有费用都要企业自己承担。”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五三二”政策主要是针对移交过程中产生的各种费用,包括相关设施维修维护费用,基建和改造工程项目的科研费用、设计费用、旧设备设施拆除费用、施工费用、监理费等,由中央财政补助50%,主管企业也就是中石油方面承担30%,油田公司自身承担20%。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虽然各业务的移交时间有所差异,但若参照2018年底完成整体移交的时间节点,留给大庆的时间只有大约200天了。

  “主要压力都在油田那边”

  大庆,是先有油田,后有城市的。

  大庆油田发现于1959年。彼时,中央为了探明油田的真实状况、建设油田试验工程、告别国内石油产量低下的状况,号召了一批吃苦耐劳、能力出众的油田职工、退伍解放军、大学毕业生,在辽阔的松辽盆地上展开了艰苦卓绝的石油会战。

  这一干,就是三年多。

  王文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老会战们刚过来的时候青天一顶、荒原一片,到1964年左右,吃住等基础需求才能基本供应。”

  如同许多资源型城市一样,大庆的城市建设发展伴随着油田的开发。从平房,到单位分配的楼房,再到商品房,随着产能区内的家属区逐步形成,就需要物业以及供水供电供热接入管理。

  大庆油田的企业办社会可以说是大庆市的雏形:没有油田方面在建设城市、完善生产后勤服务职能等方面的贡献,就没有如今的大庆。

  “除了大庆,没有哪个企业的诞生和发展能与中华民族的精神和命运联系得如此紧密;没有哪个城市在诞生之前,就有了自己的文化厚重底蕴。”正如石油工业部前部长余秋里所回忆的,在大庆,石油企业发展的沉沉浮浮牢牢系着城市成长:无论是“三供一业”,还是学校、医院、道路,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正因如此,大庆企办社会职能的剥离移交,有着鲜明的历史特点,除了体量大、人员多、战线长、辐射面广等因素之外,长久以来居民生活与石油生产区域交叉、生产生活方式盘根错节、企业的社会职能相对稳定等情况也增加了这项工作推进的复杂性。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大庆油田就探索过剥离“办社会”职能。

  1984年,大庆建市的第5年,政府职能与企业职能就已经开始逐步分离;2004年,大庆市石油管理局(即油田公司的前身)所承办的公安、消防、普通的中小学教育分离移交给大庆市;随后,大庆市石油管理局的民用燃气和液化石油气业务移交给了专业公司,同时移交退出了部分的公交线路、医疗机构、供热管网等方面的业务。

  不过,大庆油田内部仍然沉淀着大量办社会职能。

  截至2016年底(下同),油田公司为45万户居民供水,年供水量3800万立方米;为28万户居民供电,年供电量3.01亿千瓦时;为26万户居民供热,面积达3400万平方米;为27万户居民提供物业管理服务,面积达3400万平方米。其中供热和物业管理面积均占大庆市行业总面积的1/3。

  企办教育和医疗卫生方面,企办院校4所,全日制在校生近1.8万人,企办托幼园所61个,是大庆主城区公立园所的4倍;10个企办医院、47个企办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总计在2016年提供近500万人次的门诊量,住院手术3.17万例,占全市业务的50%以上。

  而在市政职能方面,油田公司拥有10条道路、2座桥梁、16个广场、8个公园、3个湖泊、4座泵站、3座生活垃圾处理厂,公共交通运营线路44条,拥有车辆719辆,日载运乘客21.6万次,公交市场分担率达到70%。

  移交工作体量之大、程序之复杂,超乎想象。对于这个在油田上建立起来的小社会而言,改变多年来的运营模式谈何容易。直接面对压力的将是大庆油田。

  正如大庆市国资委回复第一财经记者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主要压力都在油田(公司)那边。”

  移交路线图

  “剥离有很多种方式,承接方可以是政府也可以是有能力、有资质的社会资本。比如供电应该是交给国家电网;我们的供热一直是归物业管,所以这部分可能是由某家社会资本承接;供水可能也是社会资本。”另外一位接近移交工作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同时他也透露,供水供电这些分成居民用水(电)和产能用水(电),移交的部分应该只限于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责任的部分,即居民用水(电)以及部分在居民区内的工商业用水(电);而产能用水(电)还是在油田的责任范围内。

  大庆移交的逻辑是“应交尽交、能交则交、不交必改”。第一财经查阅上述早期移交方案发现,除了院校、医疗卫生、幼儿教育、市政设施等业务全部移交大庆市政府或黑龙江省政府之外,对于“三供一业”,能够进行社会化运营的,则转移给社会资本承接。

  其中,民用供水的接收单位为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民用供电交与大庆地区具备供电售电专业资质的国有电力公司;供热与物业则分别交给了宝石花热力公司与宝石花物业公司,据悉,这两家公司均是由庆油公共服务公司、宝石花家园公司以及其他专业公司合资成立的子公司。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多方说法反复比较发现,虽然在整个移交过程中,早期方案很有可能还会调整,但整体逻辑与多位知情人士的说法并无二致。

  怎样安置好移交涉及的职工,是整个社会最关注,也是当地政府、企业最关切的问题之一;对于当事人而言,他们难免心有忧虑。

  “最难解决的是人。”这是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大庆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我要是再不想办法走出去,那就要和其他的人一样,被交出去了。”林海(化名)有些忧心忡忡,他就职于中石油旗下的售电公司。他知道,不久之后他们的居民供电业务就要被交出去了。“如果未来,将上一级变电所交完之后,我们就彻底没活干了。”

  移交方案指出,针对人员的安置,政府方面将这些人分成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企办院校、医疗卫生、幼儿教育三项业务在职职工;第二部分是剩下的包括三供一业等业务在内的相关人员。

  针对前者,政府方面希望直接划拨至地方政府,试图解决事业编制,或实行编制备案管理,并保障他们的待遇。而后者,则全部留在石油公司,政府希望企业方面克服困难,使用劳务输出方式以化解人员安置矛盾,同时,劳动力市场与企业薪酬的价格差,全部由油田公司承担。

  “政府肯定希望能够留下支撑企业运营的核心人员,然后通过油田方面来消化多余的人员。”上述大庆国税局的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大庆油田方面也在想办法寻找新的增长极,比如去海外。“有些国家的能源丰富,但是没有配套的发电能力。我们就把发展成熟的一整套技术带过去,把电厂建到整个油田的中心区来保障供电。”林海说。中国石油集团电能有限公司已经在15个国家开展电力相关的业务。

  对于这些员工而言,选择与挑战并存,“比如是继续端好油田这个饭碗,还是转型去政府或别的企业,对于个人而言都是比较艰难的选择。”上述国税人士表示。

  一位大庆油田“老会战”的儿媳和女儿分别在油田医院和政府医院工作。他表达了自己的忧虑:“政府一个月发7000元,油田发3000元。移交调整之后,怎么处理工资和待遇问题,还真不知道会怎么办。”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