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将在中国三个基地 生产电动车

  俞立严

  在“柴油门”事件的压力下,大众在过去三年节衣缩食以储备资金,但在经营业绩上,大众集团连续实现了高速增长。

  2017年,大众集团整体销量规模同比上年增长4.3%,达到1070万辆,集团销售收入达到了2307亿欧元,同比增长6.2%,而在营业利润上,未计入特殊项目支出前的营业利润达到170亿欧元,计入特殊项目支出后的营业利润为138亿欧元。

  而在中国市场,2017年,大众集团在中国市场(含香港地区和进口车)共交付汽车超过420万辆,同比增长5.1%。与汽车交付量数据不同,大众集团的销售收入和营业利润不包括中国合资企业的业务数据,原因在于中国合资企业采用权益法核算。2017财年,中国的合资企业营业利润达47亿欧元,上一财年则略低于50亿欧元。

  大众汽车集团CEO穆伦(MatthiasMüller)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大众将在全球投建16个电动汽车生产基地,并已与欧洲和中国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达成合作,目前订单总额约200亿欧元。

  “过去几个月,公司采取一切可行的措施,以必要的速度和决心全力推进‘RoadmapE’电动化战略。”穆伦表示。2017年秋天,大众汽车集团发布“RoadmapE”电动化战略,计划到2025年,每年生产300万辆电动汽车,并推出80款全新的电动车型。2018年,除了现有的8款纯电动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阵容,集团还将推出包括3款纯电动车型在内的9款全新车型。

  在上周举行的日内瓦国际车展上,大众汽车集团展示了多项创新成果,包括奥迪e-tron、保时捷MissionE,以及大众汽车品牌I.D.家族的最新成员I.D.VIZZION。大众方面表示,从2019年起,大众汽车集团几乎每月都将推出新的电动车型。

  在研发投入上,大众2017财年的研发成本主要用于新车型的打造、车型阵容的电气化、更高效发动机的研发,以及数字化进程的推进。

  2017财年,集团对汽车业务中资产、工厂和设备的投资为126亿欧元(2016财年为128亿欧元),与上一年基本持平。研发总支出占汽车业务销售收入的百分比下降至6.7%(2016财年为7.3%)。资本支出占销售收入比例也大幅降至6.4%(2016财年为6.9%)。“最迟在2020年将资本支出和研发的比例降低至6%。”大众集团首席财务官弗兰克·威特表示。

  对于方兴未艾的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穆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众会积极响应中国政府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鼓励政策,在华推进新能源车的发展。

  到2025年,大众集团每年的电动汽车车队运营将需要超过150千兆瓦小时的电池容量,相当于至少四个超级电池工厂的年产量。据悉,大众集团已经着手下一代锂离子电池的研发,在2021~2022年左右,大众集团希望在能源密度方面取得进展。

  在电池产量供应方面,此前大众集团面向全球市场已进行了电池采购招标,订单金额将有500亿欧元。截至目前,大众集团在欧洲与中国已达成合作的电池采购订单金额已达200亿欧元。据大众集团3月13日的介绍,第一家中国的电池合作伙伴为宁德时代,大众集团也将很快在北美市场与相应电池供应商达成合作伙伴关系。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JochemHeizmann)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进一步透露,未来将在一汽大众的广东基地、上汽大众的嘉定基地以及新的合资伙伴江淮大众三地同时生产电动车,而适应中国市场消费者的电动SUV车型也会同时由一汽大众、上汽大众和江淮大众推出。

  不过,发展电动车并不代表大众汽车集团放弃了传统的驱动系统。现代化的柴油驱动系统是一个解决方案,而非问题本身,即便从气候保护的角度考量也是如此。穆伦认为:“没有柴油发动机,环保目标也是实现不了的。”

  大众汽车财报数据显示,为处理柴油发动机排放事件的特殊项目支出导致大众2017财年的营业利润有所减少。2017财年该特殊项目支出为32亿欧元,2016财年则为64亿欧元。大众方面称,2017财年的这些特殊项目支出费用主要是由于北美市场2.0L和3.0LTDI车辆的回购和改装项目费用的增加,以及法律风险的增加。

  柴油发动机排放事件导致现金流支出增加,使汽车业务的净现金流下降103亿欧元至60亿欧元。弗兰克·威特(FrankWitter)指出,在针对集团未来发展的资本支出较高的前提下,如果排除这些支出,净现金流应该在100亿欧元左右。他同时表示,净现金流体现了大众在这方面的业务运营能力,是大众财务实力的证明。2017年底,大众汽车集团汽车业务的净流动资产仍然保持在224亿欧元。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