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葡萄酒寻找自己的道路

  国产葡萄酒行业已经具备产业基础,但急需找到差异化的突破口。

  2012年以来,国产葡萄酒行业进入调整期,总产量连续下滑,到2017年已是连续第5年。在夏贺兰山东麓产区价值论坛上,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宋书玉透露,协会正在展开产业调研,准备正式向有关部门“要政策”,包括争取减免消费税、增加补贴等措施,以缩小进口和国产葡萄酒的先天成本差距。

  国产葡萄酒谋求“独立”

  “国产葡萄酒此前学法国、学澳洲,经历了很长一段学习的过程,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接近尾声,而下一个阶段关键是找到自己的路。”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研究员赵世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经历了2000年到2012年的快速发展期之后,中国国产葡萄酒行业进入一个亟待突破的调整期。

  尤其是近两年,在中国葡萄酒消费快速增长的格局下,国产葡萄酒并没有迎来一个好年景。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葡萄酒产量达100.1万千升,比2016年减少13.6万千升,同比下降了5.3%,而这也是国产葡萄酒行业出现的连续第五年下滑。去年开始,影响甚至扩展到上游,由于葡萄收购价格低迷,河北等葡萄产区都出现了果农砍掉葡萄藤改种其他作物的情况。

  与此同时,进口葡萄酒却快速涌入,2017年全年,中国进口葡萄酒总额27.89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7.95%;进口葡萄酒总量7.46亿升,同比增长16.88%。

  进口葡萄酒虽然助推了国内葡萄酒消费,培育了消费市场,进而带动了国内葡萄酒行业的发展,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大量涌入的进口葡萄酒迅速占领了大量的新增市场,从而蚕食了国产葡萄酒的市场空间。

  国产葡萄酒不敌进口葡萄酒,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缺少性价比和本身特色。而当下,国内葡萄酒企业和专家正在尝试推动中国葡萄酒形成区别于葡萄酒新旧世界之外的独立风格——东方葡萄酒。

  宋书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直以来国内葡萄酒行业都是向国外学习,经过40年的快速发展,国内形成了包括山东、宁夏、新疆等多个葡萄酒产区,但2013年之后,国产葡萄酒还没有从调整期中走出来,目前酒协也在进行产业调研,希望能在新旧世界之后,形成中国自己的表达体系,实现差异化发展。

  中粮长城葡萄酒总经理李士祎介绍,中国的风土特点是大陆性季风气候,这与传统的新旧世界葡萄酒产国的大陆性海洋气候和地中海气候完全不同。

  风土条件在影响葡萄酒风味的因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以国内知名的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为例,中粮长城在此产区的天赋酒庄,由于强烈的光照和砾石土壤,使这里的葡萄有很好的成熟度,风格属于甘润平衡型,区别于很多进口葡萄酒高酸高单宁的口感。

  在李士祎看来,这也正是东方葡萄酒的特点,国内消费者喜甜厌酸,没有必要刻意模仿其他国家产区的风格,实际上东方葡萄酒更接近于国内消费者的口感,下一步天赋酒庄就有意在此基础上推出两款甘润平衡型的战略大单品。

  国内消费者对国产葡萄酒特点的认知也相对较少,长期以来,国内的葡萄酒教育大多来自于培育机构和进口酒商,知识结构建立在国外的葡萄酒和品鉴体系上,国产葡萄酒往往被排除在外,因此在业内看来,用国外的标准来衡量和品评国内的葡萄酒并不合理。

  赵世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葡萄酒教育也是消费者培育的重要部分,国产葡萄酒不应把主动权拱手相让,当下国产葡萄酒必须要建立自己的知识教育和品评体系,目前宁夏产区也正在编制统一的教材,把产区的知识和特点固化下来,一个口径对外,建立自己的消费文化体系。

  酒协再提取消消费税

  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面对国产葡萄酒面临的现状,中国酒业协会正在筹备向有关部门“要政策”,包括申请取消消费税,以及在补贴方面给予支持。

  宋书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国内葡萄酒行业定位是算工业还是算农业一直很模糊,酒协已经在做产业调研,准备“争取一下”,进一步扶持国内葡萄酒产业发展。

  事实上,这也是一直困扰国产葡萄酒发展的顽疾之一。

  在国内葡萄酒作为轻工业品,要受到农业、林业、工业等多个行业的约束,还要承担相当规模的税费。据了解,国内葡萄酒企业主要面临10%的消费税、17%的增值税、7%的附加税以及25%的所得税,经测算,国产葡萄酒产业从生产到销售整个环节所缴纳的税负约占销售收入的30%。

  在国外葡萄酒产品多数属于农产品,给予葡萄酒行业优惠税收政策,甚至达到零税赋,并直接或间接对葡萄酒企业给予补贴。

  法国百特酒业集团董事长李昌银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公司在法国的酒庄在每一个环节都有政府的补贴支持,甚至葡萄树重新种植前土地休养的三年也都有相应的补贴。

  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澳大利亚、智利等国和我国签署自贸协定,关税下降或零关税,进一步加大了国内外葡萄酒的成本差距,导致进口酒优势明显增长迅速。以澳大利亚为例,2017年澳大利亚对全世界出口总额增长至25.6亿澳元,增长率为15%,而中国已经成为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场,出口额增长了63%至8.48亿澳元。

  此消彼长之下,国内葡萄酒的成本远高于进口葡萄酒,而这也被认为是国产葡萄酒性价比较低的原因之一。

  2015年,国家税务总局曾修订了《葡萄酒消费税管理办法》,以抵扣的方法,解决了葡萄酒消费税重复征税的问题,但10%的消费税率并未发生改变。

  近年来,国内关于取消葡萄酒消费税的呼声不断,业内认为,政策差异导致国内葡萄酒在成本上难以对抗进口葡萄酒,如今国内葡萄酒行业难以走出调整期,从扶持产业的角度应该有所调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