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艘国产豪华邮轮预计明年开建、2021年下水

  国产豪华邮轮建造有了相对明晰的时间表。

  12月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2017年中国国际海事会展上了解到,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和美国嘉年华集团的首艘豪华邮轮建造合同正在洽谈之中,预计2018年开工建造,2021年下水试航,2023年正式交付。

  豪华邮轮是我国船舶工业尚未攻克的一颗“明珠”。多年来,邮轮建造被国外长期垄断,中国乃至亚洲目前都还没有顺利建造豪华邮轮的成功先例。2015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提出,要“突破豪华邮轮设计建造技术”。

  这是我国走在最前列的豪华邮轮建造项目,其推动历程也可谓好事多磨。外高桥造船公司副总经理陈刚介绍,公司已与邮轮船厂芬坎蒂尼集团合作了三年多,引进了其邮轮造船技术和咨询服务,具备了初步的邮轮建造条件。

  瞄上邮轮建造的不只这一家。据《海门日报》报道,12月4日,招商局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裁、总会计师付刚峰,招商局集团副总经理王崔军等一行前往海门考察,就豪华邮轮制造项目与海门对接。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邮轮建造在我国尚处于培育阶段,无论知识储备、设计能力还是施工能力,都与传统船舶制造存在“断层”。承建豪华邮轮,考验的不仅是科学技术与艺术感知水平,更有团队管理与供应链配套能力。

  “坦白来讲,可展望的东西不多,我们只有在提高技术的过程中,不断增加对邮轮建造的认识。”陈刚表示。

  借鉴“高铁模式”

  作为高附加值船型,邮轮研发和建造技术长期以来集中在三家欧洲船厂手中,分别是意大利的Fincantieri、德国的Meyer Werft和法国的STX France。2017-2028年,全球豪华邮轮订单有91%掌握在这三家手中。

  由于没有任何实践经验,我国在邮轮建造方面借鉴了高铁发展模式,走的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道路。

  2016年4月15日,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下称“中船集团”)旗下的外高桥造船联合广船国际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投资设立中船邮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同年7月,芬坎蒂尼集团正式与中船集团签署《造船合资公司协议》,双方在香港合资设立了一家造船总包公司:中船芬坎蒂尼邮轮产业公司,中法双方各持股60%、40%。

  陈刚出任该总包公司的董事长。他介绍,引进芬坎蒂尼的邮轮造船技术和咨询服务,除引进vista船型技术图纸外,还转移了建造关键技术和核心Know-How,这是该集团在30多年邮轮建造中,通过不断犯错所积累的经验教训,“是一套极具价值的无形资产。”

  据悉,中船集团组织了国内相关研究院所、大学、配套企业等机构和单位,开始联合攻关。

  陈刚表示,邮轮对安全性要求极高,涉及诸多技术难点,且需满足更为严苛的法律和规范要求,功能和系统极为复杂,总体布置所涉问题也极多,所以项目前期进展很慢。

  对于开工日期及交付时间,陈刚并未明确表态。他强调,邮轮制造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即使与国外合作研发,也有大量技术、资料、规范需要消化学习,这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邮轮建造本身就物量庞大,远超其他类型船舶。以工时为例,一艘13.35万总吨豪华邮轮,设计工时和建造工时分别超过150万、1500万,而一艘30万吨的VLCC(超大型油轮),这两者分别为13万和80万。

  况且,引进国外的技术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邮轮制造需要专业化的切割、焊接生产线等,并建设基于信息化重塑的智能船厂,这意味着我国现有的船舶生产线很难满足要求。

  “信息化管理水平不提高上来,邮轮建造就是奢谈。”陈刚说道。

  本土供应链成关键

  从邮轮制造流程来看,体系庞大也体现在供应链中,这对本土供应链提出了极高要求。

  以芬坎蒂尼、迈尔船厂、STX法国三大船厂为例,他们建造豪华邮轮的配套本土化率很高,欧洲以外地区配套产品所占比例极低,分别为1%、2%、6%。

  而当前我国船舶工业在配套领域的发展仍不充分,顶层设计、采购方式、分包管理、供应商管理、配套资源等方面均与欧洲船厂存在差距。

  陈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缺乏经验,我国配套产业资源匮乏,国产配套设备满足豪华邮轮装船条件的较少。

  这意味着首艘豪华邮轮不但要依靠国外公司技术,很可能还需要大量进口国外的配套资源。这一点未得到陈刚的正面回应,但一位造船公司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发展初期采购国外配套产品不足为奇,这甚至很可能是将造船总包公司设立在香港的原因。

  但从国外进货毕竟价格不菲,而且运输成本也要高出一个量级。事实上,邮轮建造本身就会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供应链,一个项目由约100个战略合作供应商和500-600个专业供应商组成。

  “走合资合作道路是快速突破邮轮的唯一办法。我们和很多企业交流,他们也恨不得马上就拥有自主能力,但客观上这还很遥远。”陈刚称,和技术方面相似,在供应链方面,公司正通过“引进国外资源”和“整合国内资源”相结合的方式,逐步消化吸收,最终打造本土化邮轮配套产业链。

  具体而言,一方面以合资合作的方式将国外成熟、国内基础薄弱的部分引入中国,另一方面,通过严格的供应链管理流程,整合国内有一定基础的公司参与邮轮项目。

  陈刚预计,通过5-10年摸索,有望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豪华邮轮配套产业链,构建国内外邮轮厂商数据库。同时,邮轮物资编码管理系统也开发建成,并实现与邮轮设计系统、建造管理系统的有效兼容。

  “这和国内的高铁产业、汽车产业一样,打造本土化供应链是必须的,时间上可长可短,但最终要形成完整产业链。”陈刚表示,这对所有上下游企业来说都是一次转型发展的良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