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市场持续扩容 行业乱象亟待规范

  随着国民收入不断提升,新一代家长消费观念升级,国家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幼教行业利好政策不断出台,这“四驾马车”驱动幼教市场规模持续扩容,行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业内人士预测,到2020年幼教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元。然而目前该行业也存在收费较高、师资水平参差不齐、教育监管界定不清等问题。

  企业加速拓展市场

  据权威机构预测,在全面二胎政策推动下,到2021年我国幼儿园缺口将近11万所,幼师和保育员缺口将超过300万人。此外,通过在百度地图搜索“早教”关键词发现,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11400所早教中心,其中北京市595所,上海市654所,广州市238所,深圳市233所,一线城市占全国比例达15.1%,而北上广深人口数仅占全国总人口数的5%左右。这意味着一线城市人均早教中心数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而二三四线城市早教中心缺量庞大。

  政策带来的人口红利为早幼教市场创造了良好的开端,《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落定又为早幼教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百花齐放、百舸争流的早幼教市场即将迎来行业大洗牌,嗅觉灵敏的大中型机构纷纷加速向三四线城市外延并购或跑马圈地。

  “目前我们已在北京、河北、江苏等近20个省、市、自治区开办近500家加盟连锁中心。”致力于3—6岁幼儿艺术特色+全脑全能教育的未来贝星创始人冯泰来向《中国企业报》记者透露,公司的扩张步伐还没有停止,未来两年未来贝星的目标是向2000家努力。

  作为后起之秀,它并不是个案。刚刚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被称为“中国早前教育第一股”的红黄蓝教育总裁史燕来也表示,未来红黄蓝除继续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二线城市加强投资布局和并购外,还将加快布局国内三四线城市发展。“幼教企业在资金积累、人才培养的基础上,可以适度加快步伐,让质量和速度并重。但一定要平衡好速度、效益和品质的关系,在品质为先的情况下有计划扩展规模。”史燕来说。

  对于本土早教品牌的成功上市,业内普遍认为,这预示着早幼教产业的下半场竞争已拉开帷幕。截至2017 年中期,知名品牌红缨教育在做加盟园的减法时却在高速拓展联盟园,旗下悠久联盟园已达2678所,中期报告内新增加983 所。

  此外,另一知名品牌,金色摇篮也在大力发展加盟业务。截至2017 年中期,共有托管幼儿园19 所、加盟幼儿园491 所、托管小学2 所、品牌加盟小学3 所、直营早教中心1 所、加盟早教中心70 所、安特思库合作园103 所。其中期报告期内品牌加盟的幼儿园和早教机构分别新增加81 所和10 所。

  而北京中高端幼教品牌——可儿教育,在推进区域龙头战略布局,夯实公司线下园所运营体系的同时,也拟在2年建设周期内在全国建250 个艺体培训中心。业内专家分析,截至目前,早教市场垄断格局并未形成,在大型品牌机构快速增长的同时,小微个体机构也有一定的生存空间。通过快速发展加盟及外延并购动作确立行业领先地位,构筑龙头壁垒,是品牌规模幼教机构赢取下半场胜利的筹码。

  乱象丛生

  行业亟待规范

  幼教行业正朝向“两极”发展:一方面万象峥嵘,另一面乱象丛生。近日,由“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引出的诸如行业师资水平差、机构鱼目混珠、上课方式无标准、机构收费差异悬殊以及监管缺失等问题又浮出水面。

  “‘携程托儿所老师虐童’事件的发生确实让人很揪心。所以不管是师资、管理,还是其他很多方面都需要提高。”喵姐早教说创始人高寿岩向《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早教如食品餐饮,质量问题应零容忍。大力加强行业准入制度、职业培训,包括更科学的管理制度,才能将问题防患于未然。

  “我一直觉得这个行业需要门槛,目前行业内有很多教育机构都是投资人在做,而不是真正搞教育的人在做,他们不具备专业能力,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作为深耕幼教行业13年,已在全国拥有583家加盟园所的北京华夏爱婴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杨祖香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说。

  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未来教育战略课题组杨润东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孩子三岁前的教育,更多的是生活、安全、亲子关系的确立,所以家庭的作用不可替代。“许多心理学家、儿科专家研究表明,过早的集体养育对孩子一生的发展不利。”杨润东说。

  “早教中心现在出现的问题,我认为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经道路。”高寿岩抱着理解的态度认为,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政府的监管和辅助支持,希望政府能够提供场所供行业从业人员进行职业培训。他还认为,资本的进入既能提升教育服务质量,同时也能加剧竞争和加速市场优胜劣汰。

  谈起如何规范市场,杨润东认为,首先要制定行业标准,明确早教行业应该达到的基本标准和基本的办学资质;其次要规范师资队伍,明确从业人员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养;第三方面,明确政府主管部门的职责,加强管理和引导;第四方面,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加强早教机构日常工作的监督、评估,定期形成评估工作报告,督促早教机构改进工作、提高早教质量;第五方面,引导家长认识早期教育对孩子身心发展的重要价值,树立科学的早教观念。

  关于收费高低差距悬殊的说法,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幼教市场有高中低三种不同的价格。价格较高的有金宝贝、美吉姆等国际连锁机构,其次是诸如红黄蓝、金色摇篮、东方爱婴等国内知名品牌,区域品牌或小机构相对最实惠。

  业内普遍反映,学费高低不在于教学质量的优劣差异,而在于品牌溢价和背后隐形的价值。吉林省水韵之星幼儿园负责人表示,很多家长送孩子进高档幼儿园都不单纯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而是攀比心理作祟或搭建家庭圈人脉的商业功利性目的。

  高寿岩则认为,品牌知名度、房租成本、装修成本以及空置率成本也是收费高低不同的原因。国外舶来品牌等大品牌机构一般选址在高档社区,租金等成本相对也高,这些最终会传导给家长买单。“大家都会觉得价格贵,但实际上这个行业运营起来也不容易,因为房租非常高,周一至周五的空置率也会很高,造成价格高,家长压力会很大。”高寿岩表示。

  “我们倡导的是普适、普惠教育,对于社会那种豪华式、宾馆式的早教机构,我们持保留态度。我们认为应该让教育回归本质,就是尊重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让他们自然成长。”杨祖香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