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今后在去产能方面工作难度已经非常小了

  据凤凰网财经,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近日谈及钢铁去产能、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等问题。

  “今后在去产能方面工作难度已经非常小了”

  2017年1月,李克强总理在署名文章《开放经济造福世界》中表示,计划在三至五年内钢铁、煤炭产能分别压减1.4亿吨和8亿吨。

  对此迟京东称:

  1.4亿吨的确立是根据近年去产能的情况确定下来的最终数量,肯定能够完成的数量。实际上,去年加上今年去的数量,已经将要接近1.4亿吨了。今后在去产能方面工作难度已经非常小了,剩下的去产能任务通过企业的自身结构调整就能完成,不用再像过去大规模关闭落后设备等举措了。

  同时,迟京东认为,钢价上涨不会给去产能增加难度,因为去产能目标早在制定五年目标时就确定了。在他看来,困难不是化解去产能任务本身,而是化解去产能带出来的一些问题,例如人员安置,债务处置,转型升级等。

  去产能并不是都对着民企去

  针对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民营和国企去产能政策差别化的声音,迟京东解释称,去产能并不是像大家理解那样,都对着民营企业去。但从总体装备水平来看,国企比民企要高一些。

  从数据上看,据中钢协计算,光宝武钢和鞍钢两家央企就承担了将近一千多万吨去产能任务,山东钢铁承担一千万吨。因此并不能说去产能针对的都是民营企业。

  僵尸企业专指国企?迟京东:不要把僵尸企业等同于国企困难

  迟京东称,僵尸企业退出指经营不下去、需要整体退出的企业。在去产能任务中,不含清除地条钢的数量,大概有一百四五十家企业,其中有一半多整体退出;在这一半多里,少部分是国有企业,大部分是民营企业。

  另一方面,迟京东认为,尽管国有企业困难很大,但困难不能和僵尸企业划等号:

  僵尸企业的事是僵尸企业的事,国有企业的困难是国有企业的困难的事。国有企业的困难也不光是经营造成的困难,还有很多历史问题。在中国工业化开端就有了这些国有企业,延续下来很多历史问题还没解决,它背着很沉重的负担做市场竞争,有点困难也是很正常的。

  一吨钢纯盈利到底是多少

  今年以来,随着钢价持续上涨,钢材行业利润迅速反弹。据经参,今年以来钢铁行业产量价格均创历史新高,出现“产销两旺”的局面,武安当地钢厂吨钢利润普遍在1000元左右。

  但迟京东认为,钢价目前只是恢复到相对正规的状态。他表示,毛利除去各项费用后,目前钢铁行业产出一吨钢的盈利约为二三百元,应正确理解当前钢价高低及钢厂效益:

  钢铁行业利润率在整个制造业不是偏低的是最低的,整个制造业的平均利润率6%,整个钢铁行业只有3.6%。这还是钢铁行业近年来最好的水平,2015年是负的。

  所以要正确理解现在价格高低,效益好坏。这个效益表现出来挺阳光灿烂,但是这么多年企业把这个裤腰带勒得多紧谁也不知道。

  迟京东预计,未来钢铁行业效益继续维持的风险较大,阶段性结构性矛盾将来肯定还会出现。未来将在供给侧方面,着眼解决以下几个问题:应对阶段性矛盾出现;着重去解决结构性矛盾;产品质量提升、技术创新驱动。

  环保限产并非一刀切,橙色预警才限产50%

  8月24日,环保部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根据该方案,京津冀“2+26”城市要实施钢铁企业分类管理,其中要求唐山、石家庄等九个城市在2017-2018秋冬季(采暖季)实施钢铁产能限产50%。

  迟京东对此解读成,《方案》并非笼统限产;实际上,国家要求是有差别化的,而非一刀切。限产的前提条件是供暖季天气情况,不同级别情况下将采取不同限产措施。至少在橙色预警时才会限产50%,而不是像市场所理解的全部限产50%。

  迟京东认为,目前为止环保对整个钢材市场的影响偏正面。个别企业的生产确实受到一定影响,但这不是长期的问题,将来会逐渐缓解。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