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产业兴起:机遇还是虚火?

  游戏公司欲通过电竞的模式稳固游戏影响力,进一步延长游戏生命周期。腾讯还引进了职业篮球赛的管理模式,管理旗下战队。但是,相对于发展多年的端游电竞,移动电竞存在同质化严重、观赏性不够等问题。

  10月12日,《英雄联盟》S7总决赛开启了小组赛第二轮的厮杀。在武汉的直播现场,来自全球的电竞爱好者屏气凝神地盯着战队间的决战,在胜负的惊险之处,主持人们嘶声力竭地解析双方的技能,观众们的呼喊此起彼伏。几乎在同时,《王者荣耀》KPL秋季赛的赛程已近二分之一,粉丝们的热情程度不亚于《英雄联盟》。

  这只是如火如荼的电竞直播的一个缩影。不断增长的游戏人口和观战人数,使得国内游戏市场规模持续扩张。中国市场正成为端游与手游电竞的炙热战场。

  根据普华永道的研究报告,预计到2020年,全球观看电竞的人数将达到6亿左右,在未来五年内中国的电竞市场规模将增加26.4%。其中,移动电竞在今年迅猛崛起,《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1月至6月)》报告显示,我国移动电子竞技游戏市场上半年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76.5亿元,同比增长100.6%。在电竞产业链上,线下电竞馆、线上的陪练公司近日也屡屡获得融资。

  在此背景下,《王者荣耀》、《球球大作战》等热门手游纷纷往电竞方向发展,举办各式手游比赛盛会。游戏公司欲通过电竞的模式稳固游戏影响力,进一步延长游戏生命周期。腾讯还引进了职业篮球赛的管理模式,管理旗下战队。但是,相对于发展多年的端游电竞,移动电竞存在同质化严重、观赏性不够等问题。

  普华永道全球科技、媒体及通讯行业主管合伙人周伟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亚洲,韩国的电竞产业比较成熟,他们起步比较早,2000年的时候已经开始。国内迟了10年,但是我们预计很快会超越韩国。电竞市场是一个跨界的产业,有很多的营收方式,硬件厂商、周边产品供应商、直播网站等均可从中获利。”

  竞技馆建设潮

  电竞浪潮下,近年来资本不断涌入电竞产业的各个环节,今年尤为突出的便是线下馆的建设。

  首先是游戏开发商纷纷在线下“圈地”。腾讯将和超竞互娱合作,计划在全国建设十多个泛娱乐电竞主题产业园;巨人网络联合阿里体育、盛天网络等在全国50多个城市设立“球宝俱乐部”,为玩家提供休闲娱乐和线下交友的据点;英雄互娱在9月宣布与香港的K11合作,在全国几大城市布局电竞场馆。

  同时,电竞公司和网咖升级也吸引不少投资。9月,联盟电竞在深圳开启了电竞馆,共斥资2000多万元;8月,以移动电竞馆为主业的深圳电竞获得了两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其未来方向是发展旗下电竞馆“王者俱乐部”,这是一款以电竞手游为主题的网咖;今年年初,王思聪投资的网鱼网咖也完成了2.1亿元的D轮融资。

  电竞馆的建设热潮与国内游戏市场的火爆和政策支持不无关系。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游戏用户激发了在线下举办赛事和进行交流的需求;另一方面,2022年电竞将首次成为亚运会的正式项目。

  联盟电竞副总裁白进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的电竞馆去年平均一年举办110场赛事,今年已经增长至200场。电竞馆是一个新兴的产业,一开始我们在申请执照的时候都没有方向,但是得到了文化部和体育总局的支持,给了我们很多指导。作为新的网咖转型试点和标杆,我们最终克服了资质问题。”

  每一家场馆都是重资产投资,电竞馆获得资质后,选址和经营成为企业亟需面临的考验。电竞氛围、地理条件、物业管理等都必须考虑在内。

  谈及收入来源,白进中向记者介绍道,电竞馆的投入除了电脑等基本硬件设施外,馆内还设置了直播转播设备。赛事承接是电竞馆的主流收入,另外,电竞馆还有发布会、好声音海选、话剧舞台剧等演出,餐饮也是辅助营收之一。基于电竞馆的人流量,其也会吸引设备厂商等关联企业的赞助和商务合作。

  四处开花的竞技馆是否会像近年的VR体验馆一般昙花一现,仍然是一大疑问。换言之,能否保持用户粘性,成为流量持续聚集地,将是电竞场馆面临的一大挑战。

  线上平台涌现

  除了线下的硬件场地,电竞圈中辅助游戏的在线平台也不断涌现,尤其是针对手游的工具。在应用宝中,“电竞”主题的APP就超过50款,主要分为直播、陪练、赛事资讯等三大类型。其中,游戏直播在前两年成为投资热地,到了今年,陪练平台借着《王者荣耀》的移动电竞的东风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目前来看,游戏陪练公司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纯工作室,其进行零散地接单,其中不乏代打项目,而代打是腾讯打击的对象;第二类是新型的2C平台模式,例如暴鸡电竞、猪队友、鱼泡泡等均是派单陪练,兼具社交功能。今年上半年,陪练行业的金泽科技获得800万元A轮融资;去年暴鸡电竞母公司开黑科技获得博派资本、晨兴资本的天使轮投资。

  一位陪练应用的产品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陪练的难处在于,如果采用滴滴的抢单模式,需要陪练和客户的人数均足够多。滴滴前期的方式就是通过补贴让用户养成用软件打车的习惯,这里面包括了两部分人,一是本来就有打车需求且相对收入高的人,另一部分是临界状态,如果价格低于心理价位就打车。现在的问题就是,对应到陪练业务中,这两部分的比例难以估计,以及第二部分人的心理价位是多少。此外还有刚需问题,打游戏可以说是娱乐的刚需,但是陪练只是刚需里面的衍生服务。”

  从市场价格来看,以《王者荣耀》为例,黄金级别为5元一局,铂金级别10元一局,价格按照级数向上攀升。多位游戏陪练告诉记者,平台上的价格比较便宜,更倾向于按小时收费。而通过微信和客户加为好友后,陪练达人们也会选择绕过平台直接和用户联系。

  除了陪练,类似的衍生服务还有语音类服务,使用语音工具,玩家可以在手游过程中更顺畅地语音交流。

  巨人网络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最开始关注电竞的玩家而言,电竞是一项操作难度高、职业化,并且游戏内容能够撑起进行各类赛事规划的游戏类型。而手游推崇的则是轻度、碎片时间、低门槛、低操作,所以在手游电竞刚起步的时候,许多端游玩家对此不看好。随着游戏市场的重心向手游倾斜,再加上《王者荣耀》、《球球大作战》等玩家群庞大的竞技手游出世,手游电竞正逐渐向职业化和丰富的玩法内容方向靠拢。”

  电竞赛事下沉

  但是,在联盟电竞CEO冯青看来,手游由于发展时间短,从赛事影响力和观赏性来讲都还相对较弱。不过,她也表示,手游是未来5年市场的重点增量,游戏玩家都已经偏向玩手游。手游的生命周期一直比较短,而电竞可以延长游戏寿命,增加变现的渠道,这也是游戏开发商们的发力方向。

  如今,各项电竞赛事正在往各地区下沉。区域性的比赛、以及校园赛事都在增加。

  “电竞赛事呈现分散化趋势。比如之前上海一直是‘电竞之都’,很多大型电竞赛事争相落地上海。但今年,各大俱乐部、战队相继外迁,落户成都、武汉等二三线城市,扩大了电竞的影响力范围,带动了当地的电竞发展,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高度支持。”冯青总结道。

  换言之,电竞赛事正在不断地普及化。未来,在电竞馆甚至酒吧,观看电竞比赛或许会和观看球赛一样普遍。

  周伟然表示:“现在电竞比赛中吸引眼球的都是大型的全国性活动,随着电竞的普及,赛事会越来越城市化,在某个省市进行比赛,就可以吸引当地产品供应商等相关公司进行赞助,小规模的赛事也可以从中获益。”

  可以看出,赛事的运营存在巨大商机。除了单纯的比赛之外,泛娱乐元素的加入也为电竞带来更多人气。周伟然向记者举例,在香港举行的电竞节,通常会结合音乐,从韩国、日本,或者国内请年轻歌手、乐队一起来表演。这不仅带动了音乐市场,也带动了当地电竞的普及。

  不得不说的是,尽管移动电竞迎来爆发,但是在赛事方面,其质量不如端游电竞稳定。因为手游操作相对简单,在短时间内就能结束比赛,因此在观赏性和体验性上有所缺乏。同时,国内手游产品的同质化,也导致电竞赛事创新性不足。目前来看,以《王者荣耀》为首的MOBA类游戏占据主要市场,不过,《球球大作战》等休闲类游戏也有崛起之势,近期大热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也表明FPS类游戏在电竞市场上回暖。

  事实上,不论是传统电竞,还是新兴的手游电竞,都面临着电竞俱乐部的收益问题,这也涉及到电竞行业的正规化和职业化问题。就这点而言,腾讯等游戏内容商借鉴了体育俱乐部的管理模式,使各方共享利益。此外,电竞的全球赛事不够丰富也是电竞爱好者们的遗憾。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