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鼎医院: 上达资本医疗投资的吴江样本

  9月,苏州吴江的永鼎医院迎来建院10周年的日子。这家综合性二级医院,在2005年由江苏永鼎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于2007年3月正式开业,是苏州地区最早成立的五家大型民营医院之一。

  10年来,永鼎医院累计接诊患者超过350万人次,出院病人近15万人次,开展手术近3万例。

  2014年,医院的实际控制人江苏永鼎集团将所持股权转让给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全资控制的公司实体。三年过去,如今的永鼎医院拥有700多名员工,其中包括320多位临床医技员工,300余名护士,和100余名行政管理人员。

  “前三年是做口碑,在常见病、多发病上成为当地老百姓可信赖的医院;后三年要有特色,在综合医院的基础之上,做出一两个能够站得住脚的专科(特色科室)。”9月,上达资本创始合伙人孟亮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

  孟亮曾任摩根大通(亚太)董事总经理、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在2011年和团队联合创办了上达资本。过去的一些年中,资本对医院的投资并不鲜见,从通策医疗、爱尔眼科、恒康医疗等为代表的口腔、眼科和肿瘤等专科连锁,到以和睦家、美中宜和等高端医疗,都有大量资本的支持和参与。

  时至2017年,医疗服务仍然是医疗健康领域的资本聚集地,其中,医院更是各路资本追逐的风口。

  打造永鼎故事

  2014年5月,上达资本实现对永鼎医院的并购,目前通过全资持有的苏州永鼎医疗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永鼎医疗”),间接持有永鼎医院98%的股权。

  这笔投资有两个特别之处:其一,不同于医院投资板块上常见的专科连锁和高端医疗,苏州永鼎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其二,上达资本通过一系列资本结构设计,实现了通过苏州永鼎医疗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对永鼎医院的实际控制。

  苏州市吴江区位于江苏省和苏州市最南端,区域面积1176平方公里。这里到上海的距离大约90公里,也就是说,当地百姓遇到大病难病时可以很便捷地到上海求医,留给当地二级医院的机会,则更多是在常见病和多发病的诊疗上。

  因此,上达资本团队2014年与永鼎医院主要股东和吴江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接触时即提出,给永鼎医院的定位是“综合医院+特色专科”。

  孟亮在当时的沟通中表态:“我们不仅是来做投资,更是来干活儿的。我们带着商业计划来到了吴江,说到也就会去做到。”

  2014年年初,上达资本团队到永鼎医院进行调研。

  “当时他们的问题问得特别细致,也非常关心医院后面希望如何发展。”王浙东是永鼎医院的常务副院长,也是永鼎医院的儿科学科带头人。谈到第一次见到上达资本团队时的场景,他记忆犹新。

  接手永鼎医院后,上达资本邀请前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副院长许瑞瑾加入永鼎医疗并担任副董事长,直接参与永鼎医院的日常管理。

  许瑞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达资本在尽调过程中对当地人口结构、区域经济情况、政府支持力度、医院过往经营、当地医疗服务需求等方面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2017年,实现了第一个“三年规划”后,永鼎医院进一步展开特色专科的打造,并将此作为医院新的重要收入来源。

  “未来三年的发展很重要。我们要发展出很好的专科,必须是独特的、在周边100公里之内能够站得住脚的。”孟亮说。

  复制吴江模式

  与早年资本对眼科、耳科、齿科等专科连锁的投资,和对高端私立医院的投资思路不同,上达资本在医院投资上选择了一条有明显的差异化,却也更具挑战的路径:投资综合性医院,打造医疗投资管理平台。

  孟亮坚信:“综合医院才是真正的刚需。综合性资源真正是医疗改革的重镇,让老百姓能够去一个可靠的、信得过的、真正为他服务的医院是很重要的。”

  相对于专科连锁和高端医疗板块,综合医院的运营并不容易。但除此之外,他看到的还有,综合医院的经营壁垒足够高,是值得长期持有的优质资产。

  德勤曾在一份报告中分析综合医院投资的挑战和优势:资金、人才、管理各方面都意味着更高的进入壁垒,但同时也意味着建立起公众知名度的医院的地位将难以被撼动因而先动优势明显。

  “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医疗集团之一。我们今天是1000张床位,三年之后会有5000张床位,并且将是一个国际资本平台。”孟亮说。

  资本结构设计上,上达资本通过多级公司持有着永鼎医院的股权。也就是说,永鼎医疗集团是一个全外资控股的中国民营医疗集团。这个结构此前在市场上并不多见。

  “我们最近把永鼎医院注入了香港的上市公司,未来也会通过一个资本平台做合作扩展。”孟亮透露,上达资本也正在其他地区寻找优质的综合医院投资标的和合作方,希望将永鼎医院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上达资本现在不仅是永鼎医院的控股股东,还是医药生产和销售企业上海延安药业、分子诊断研发企业博尔诚(BioChain)的主要股东,并正在牵头收购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赛生药业。

  “有了医院的平台,我们对整个病人的需求,对医疗医药领域的理解确实增加了不少。”孟亮说。

  接盘医院资产

  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机构的大背景下,民营医疗机构迅速发展。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年末,全国共有医院2.9万家,其中公立医院1.3万家,民营医院1.6万家。

  与此同时,医院投资成为医疗服务投资的高地,上市公司和PE机构并购医院资产的信息不断出现。赛柏蓝发布的《2016年中国医院并购报告》显示,2016年医院并购项目48个,并购交易金额达134.5亿元。

  德勤的报告指出,民营医院相对于公立医院仍处于弱势,但在政策的强力支持下正步入飞速发展的阶段。机构投资者和产业资本纷纷涌入,借助资本的力量,民营医院将更快地实现资源整合并加速市场扩张,在管理、医疗技术、服务质量以及规模化运营各方面实现升级。

  “医院投资突然间变成了一个风口,但事实上这应该是一个踏踏实实去做的事情。很多人看到医院的资产好,就去投资,但这不能够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事情。”孟亮感慨。

  在他看来,做医院资产的投资和运营,如果没有准备好干脏活累活,那么赚了钱是运气,亏了钱是常态。

  从另一个角度看,不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医疗产业并购基金、PE投资基金,都可能成为上达资本的潜在合作方。当然,从这家机构的既往投资风格来看,他们在投资医院资产时,会寻求有共同管理理念的合作方。

  “如果管理理念不一致,这就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相反,如果管理理念高度一致,就是能创造价值的。”孟亮并不否认与其他资本方合作拓展医院资产共同发展的可能性。

  许瑞瑾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说,医疗集团业态的搭建,可以带来更多的收入方式。

  “可以在增加主业服务量的同时,发展辅助业务,如医疗物流。一家医疗集团如果拥有2000张以上的床位,它所产生的消耗,足以为之构建一个独立的医疗物流去进行。这种方式既能降低内部运营成本,又能通过向外提供服务成为新的收入渠道。”他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