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信用”牌坊倒了,乐视、FF忙切割

贾跃亭回港融资.png

  810日,是乐视的发薪日,也是乐视偿还欠薪员工工资的最后期限,但能否发放目前仍存悬念。资金危机依旧没有解除乐视控股方面暂未给出正面回应。

  日前有消息称,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已经飞离美国,抵达中国香港。此次其回港主要为了处理汽车融资相关事宜。传闻称,贾跃亭回来极大可能是与珠海银隆高层会面,对此,珠海银隆方面倒是以“不知道真假”作为回应,让外界更加琢磨不透。

  贾跃亭回港目的何在?

  众所周知,自从乐视公司陷入“经济危机”后,乐视公司就变成了舆论的公众话题,而贾跃亭也因此被推到了浪口刀尖上。乐视公司欠下几十亿巨债,身为CEO的贾跃亭,在乐视公司“经济危机”后虽然卸掉了身上的职务,但是其欠 下的债务还是无法逃避。

  自贾跃亭赴美造车后,其的一举一动都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但似乎真正能掌握他具体行踪的人,并不多。

  按照知情人士的说法,贾跃亭此番到香港,主要是处置新能源汽车的相关股权。消息人士预计,贾跃亭回香港将加快处置乐视与广汽合资公司大圣科技中的股份。

  201666日,广汽集团公告,同意汽车互联网生态圈项目调整投资方,调整后项目首期投资仍为14亿元,首次注册资本金为2亿元。其中,乐视还出资8000万,占股40%,和广汽集团投资9000万元占股45%、众诚保险投资3000万元占股15%,共同发起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打汽车销售、租赁。

  但是,今年629日,上海高院冻结了乐视控股在大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及红利,公司陷入瘫痪当中。乐视汽车希望提前布局线上汽车销售业务的设想已经破灭,并以此构建的所谓‘汽车营销生态’也已折翼。

  显然,这对于广汽集团来说,是一个尴尬的“双输”局面。所以对于广汽集团来说,如果上述消息属实,其将迎来一个脱身的好机会。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接下来,贾跃亭方面或与珠海银隆高层会面谈合作,董明珠或参与其中。

  这并非没有可能性。董明珠此前在投入全部身家后,再举债投资了珠海银隆,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数据显示,董明珠个人持股银隆市值已超19亿元。此后,董明珠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动作频频,珠海银隆近期又收购了南京客车制造厂有限责任公司。

  而贾跃亭的乐视汽车定位正好是高端电动汽车,两者在新能源汽车方面不谋而合,这也意味着乐视与珠海银隆双方有着较大的探讨合作空间。然而,到底珠海银隆会不会成为大圣科技的接盘者,珠海银隆董事长魏银仓表示,“没听说!”,一位内部人士也称消息“不靠谱,子虚乌有”。

  此外,贾跃亭回港还可能与乐视持有硅谷电动车创业公司Lucid的股份有关。乐视是Lucid的四大机构股东之一,此前有报道称贾跃亭已经出售了这部分持股,但事实并未成交,这也可能成为贾跃亭此次回国商谈出售的资产之一。

  贾跃亭的“信用”牌坊倒了

  贾跃亭赴美之后,一直在寻求融资。而法拉第未来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公开承认向全球35名投资者募集10亿美元的计划遭遇失败。为维持寻找到新的投资者之前的运营,贾跃亭已经承诺抵押公司在洛杉矶的总部大楼,以获得为期一年的1400万美元救命贷款。

  本次回港,贾跃亭依旧为了筹钱。

  据腾讯财经报道,不同的信源都显示,到港的贾跃亭已经开始约见投资人,在没有找到投资之前,贾跃亭或许未来一段时间都将出没于中环了。

  另外,一位国内排名前三的中资财团人士表示,包括其所在的机构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在避开乐视的项目,更别提在港的国有财团。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国内金融机构审核越来越严格,在港中资财团们海外的资金都不算宽裕,“都得谨慎花钱了”。

  其实,早在去年11月,贾跃亭就曾通过微博,向外界传递了在港筹措资金的消息。当时有消息称,至少有5家银行愿意为乐视(香港)提供这笔贷款。然而这次,在香港财团里找到认可贾跃亭以及看得懂FF汽车的人,这不容易,“毕竟贾跃亭个人的信用已经透支了”。

  FF高管持续动荡

  正当贾跃亭忙着在香港为其汽车业务融资,另一边法拉第未来再度传出坏消息——美国当地时间88日法拉第未来一场全员大会上,FF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 Cherry宣布离职。

  FF公司的一名代表也证实了Cherry的离职消息。这名代表表示,Cherry将会投奔一家非汽车行业的新创公司,承担新角色。据了解CherryFF的“元老高管”之一,2014年,法拉第公司创建,最初的管理层中就包括了Cherry

  据披露,两周前,Cherry本人的工作发生了变化,负责在一个新的员工培训发展计划中担任新职务,消息人士称,此次职务变动被视为一次“降级”,可能引发了Cherry的离职。

  法拉第未来此次核心高管变动并非偶然,据悉近两三个月内,FF已经损失了包括无人驾驶传感器技术研发在内的多个领域的负责人。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法拉第未来伴随着资金内华达州汽车工厂项目进展缓慢被供应商起诉拖欠款项困境,已经有大量的高管和技术人才从法拉第离职。单单是在2016年内,法拉第未来就有至少六名高管离职。

  因此,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此次Alan Cherry的离开,或是法拉第未来高管离职潮的一个缩影,毕竟当下法拉第未来形势不容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FF是贾跃亭以个人身份投资的,但是外界免不了将FF与乐视相联系在一起。然而法拉第未来的CFOCOO斯蒂芬-克劳斯(Stefan Krause)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从法律上说,两家公司不存在任何联系。乐视生态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它是我们的一家供应商,如果我们失去它,还有许多供应商可以向我们供应同类产品。” 现在,法拉第未来极力想和乐视划清界限。

  乐视切割贾跃亭

  有市场分析认为,贾跃亭不回国对乐视网而言可能是件好事,利用其不在国内的时间窗口,乐视网将有可能通过业务调整展开自救。

  近期,已上任两个月有余的乐视网CEO梁军频频表态,称会改变之前乐视网盲目为版权“烧钱”的方式,进一步聚焦电视业务,精简组织架构。围绕这一调整,梁军强调,乐视视频、乐视影业等业务都面临着重新定位,同时大幅削减和收缩不相关业务。

  “调整需要周期,也许三到六个月才能把业务重心彻底转变过来,但至少方向特别明确。‘新乐视’可能是一家以家庭互联网娱乐为主的公司,而不是过去大家熟悉的买版权卖广告的乐视网。”梁军这样解释。

  事实上,这家公司在过去六个月中一直在做的事,是在乐视上市和非上市业务、乐视和贾跃亭之间,进行切割。至今,梁军坦承已经基本完成了物理上的切割,但“这还不够”,观念层面的切割被视为一件更为漫长和困难的挑战。

  打个比方83日乐视网一笔10亿元公司债迎来回售支付日。对此,乐视网对外宣称,这笔公司债已由自有资金足额兑付。随即有媒体报道称这笔钱来自孙宏斌。但梁军反问媒体,“你怎么定义孙总的钱这就是乐视网的钱。

  的确如此,目前孙宏斌已经当选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在外界看来,孙宏斌已经和乐视融为一体。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孙宏斌和乐视之间已经是不可“切割”的关系。如此推测,贾跃亭作为乐视网创始人和过去7年的董事长,岂是说“切割”就能“切割”的

  目前,在推进解决关联交易同时,乐视网、乐视致新采取了多个方式“开源节流”:其中在版权尤其独家版权采购方面全面收缩,与此同时乐视电视开放了第三方视频会员购买。梁军坦承目前乐视网上市体系资金仍旧紧张,在此背景上公司全面转向以大屏为全部业务核心。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