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李东生的互联网朋友圈

  “进一步刀光剑影,退一步万丈深渊。”在家电产业摸爬滚打30年的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最能体会干实业的寂寞和艰辛。

  26年前,将当时的TCL电话机一举做到全国第一的厂长李东生,在香港偶遇华南理工无线电专业的同窗黄宏生时,两人相视一笑,英雄所见略同,都将眼光瞄准了一个最有潜力的产业—彩电行业。随后,两人纷纷转战彩电业。另一个同窗陈伟荣,亦被分派到深圳老牌彩电企业康佳。此后,TCL、创维、康佳、以及四川长虹迅速崛起成为国产彩电前四强。

  多年以后,创维黄宏生、康佳陈伟荣都已逐渐淡出外界的视野,在另外的领域谋求东山再起,“国产彩电三剑客”独剩李东生一人还在江湖打拼。这时的彩电产业,早已陷入了“利润薄如纸”的魔咒中。而对于这群50后的企业家而言,比以往任何圈内的竞争更难对付的,是来自互联网的入侵者们。

  记者发现,除了为人熟知的TCL老总身份,李东生其实还拥有多种不同的社会角色,以及布局了多项主业以外的企业投资。李东生参股三星苏州工厂,投资了两家押宝未来印刷显示技术的企业;他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专家委员会的一员,参股两家芯片公司,还发起了超过200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他与互联网军团相爱相杀,与乐视联盟,也是腾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从这些复杂多元的身份可以一窥他是如何运筹帷幄,纵横捭阖的。

  2004年,CCTV十大年度经济人物颁奖的一幕至今令不少人印象深刻。当时马云、杨元庆、胡茂元、麦伯良、李金华、李东生、侯为贵、王宪章、郭广昌、周小川分别获经济年度人物大奖,而拥有3.5亿用户的“网站站长”,年轻的马化腾则只是摘走年度新锐人物奖。

  颁奖结束后的一段访谈直播中,主持人喊住马化腾,让他介绍QQ的用户情况,并向台下大佬推介使用时,马化腾说,QQ作为即时通讯,是互联网时代最有效的沟通工具,海尔集团CEO张瑞敏却回应:“谢谢你动人的说服词,但是你还没有说服我。”这让台上的马化腾略显尴尬。

  就在海尔果断拒绝马化腾的那一年,李东生却与年轻的马化腾互相抛出了善意的橄榄枝。

  据记者了解,李东生与马化腾两人虽相差14岁,却私交甚笃。自2004年腾讯上市之时起,李东生就被聘为腾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目前李东生在腾讯控股持股0.04%,李东生2015年作为腾讯独立非执行董事的薪酬为181万元人民币。

  有人说,李东生是彩电行业里与互联网走得最早也走得最近的大佬之一,此言非虚。2012年,TCL就曾与腾讯联合推出了冰激凌电视,腾讯为该产品搭载了QQ、视频通信、QQ游戏等多项应用,马化腾还特意为此新品站台。马化腾表示不会做硬件,但希望通过与硬件厂家的合作将互联网服务从电脑、手机向家庭移动等更多的终端延伸,可惜后来市场反响一般。2015年5月7日,腾讯宣布5000万元入股TCL旗下子公司欢网科技,持股7.1%成为第三大股东。欢网是2009年TCL和长虹、宽带资本合资成立的,开发智能电视应用和OTT业务。

  除了知己马化腾,李东生还与马云、李彦宏、古永锵、曹国伟、刘永好、王健林、冯仑、郭广昌等大佬同为神秘富豪组织“华夏同学会”的同学。因此腾讯、阿里、百度等主流互联网巨头,皆与李东生颇有交情。

  而自2014年起,乐视、小米等互联网新军团来势汹汹地以新模式与价格战虐杀传统彩电时,李东生经历了从怀疑到学习的过程,甚至从敌人走向了盟友。2015年底,乐视网(300104.SZ)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乐视致新将以总价22.68亿港元的代价入股TCL多媒体(01070.HK),持股20%,成为TCL多媒体的第二大股东。

  李东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自己与小米雷军、乐视贾跃亭平时也有不少交流。在回应如今是否看懂互联网电视时,李东生向记者坦言:“还不能说完全看明白。小米目前维持整个系统的运作,还是比较健康的,更相信雷军。而对于乐视,看不明白主要是烧钱烧得太快,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乐视还是有人看好,有人继续投资,说明乐视的商业模式还是有它的道理的,所以不会持一个批评的态度,更多的是一种研究的态度。”

  据记者获悉,目前李东生还担任金融控股集团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非执行董事、法国百年电气品牌罗格朗公司的独立董事,以及投资控股企业Pacific Base Global Limited的董事。60岁还在努力学英文,到了CES能用英文演讲的李东生,在互联网、乃至金融投资领域都是一个不断学习的“多面手”。他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也变得越来越从容、沉稳、开阔。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去年TCL电视全球出货量突破2000万台,横扫欧亚非,成为第一个打破“2000万”级别的国产彩电企业,跻身中国第一、全球前三的位置。

  李东生在专访中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虽然目前TCL规模很大,但是产品竞争力、技术创新能力,特别是中国市场的渠道能力还有待提高。另外一个我们要努力的目标,是海外销量很大,但海外每个单品价格不是很高,很多国际化很成功的国内企业也是有同样的问题。如何提高TCL产品在全球市场品牌的影响力,海外业务能够创造出更大的边际贡献,这是我们要努力的另外一个目标。”

  “我是腾讯的独立董事,从开始到现在,我见证了互联网服务企业快速地发展,这就是这个产业的特点,但是在工业领域,这种发展速度几乎不可能,我也没有看到相同的案例。工业企业的积累可能需要坚韧不拔,需要几代企业家的努力,你选择了工业,选择了制造业,一定要有这种思想准备。”李东生说道。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