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有偿抢票服务盛行 价格违法监管存灰色地带

  春运抢票大战已拉开序幕,不少人发现,今年的购票更难了,除了旅客人数增加、预售期缩短、天气恶劣等因素外,今年新出现的加价抢票软件,也让这个抢票大战更加激烈,一些依靠正常渠道买票的人再次感受到了春运买票之难。

  有专家表示,目前法律尚未对这种有偿抢票服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部分媒体认为,除了合法的火车票代售点外,其他加价贩卖火车票行为,都属于价格违法。春运涉及到几亿人的出行问题,如何界定有偿抢票服务的合法性,是一个亟待探讨和解决的问题。

  “有偿抢票”生意火爆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春运期间预计铁路发送旅客量达3.56亿人次,同比上年增长9.7%,创历史新高。与此同时,火车票的预售期也从往年的两个月缩短到一个月,此举进一步加剧了返乡人流重叠,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今年春运很有可能成为“史上最难抢票季”。

  在这种背景下,包括携程、途牛、智行等各大平台纷纷推出有偿抢票服务,多掏几十至上百元的服务费就能解决购票烦恼,节省时间成本,这让不少人觉得“心甘情愿”,多个平台的抢票生意异常火爆。

  据统计,今年超过50家的网络平台推出了抢票软件。这些平台的收费少则二三十元,多则上百元,不同的价位的成功率自然不同。从某抢票软件看到,标价分为20元/人、30/人、50/人三档,其中最高的“光速抢票”每分钟自动刷票100次,宣称抢票成功率超过88%,最低的“极速抢票”,成功率也超过68%。

  有些平台还推出了按点收费的方式。购票者每多付1元就能为抢到票提高0.1到1个百分点不等的成功率。还有平台甚至推出了专人闪电抢票,每天刷票频率超过两万次。

  合法性存疑

  付费的抢票软件到底是不是“黄牛”?有观点认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有偿抢票”给人带来便利,目前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因此抢票软件的收费行为不违法。

  但更多人认为,“有偿抢票”难掩其“黄牛”本质。这些抢票软件公司利用技术手段高频次抢票,挤占了热门车次及热门省市的流量,让普通的购票者在12306上根本刷不出票,导致的结果是不加价根本无法购票,这和“黄牛”是一个性质。面对有限的公众资源,抢票软件让没有支付这些费用的人在购票时处于劣势,有悖于机会公平。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则认为,判断抢票软件提供有偿抢票服务是否合法合规,关键在于它是“代购”,还是“代售”?根据现行的“铁办函〔2006〕81号”文,火车票销售、代售服务价格有明确规定:一是服务费5元封顶;二是代售车票过程中,加价或变相收费属于价格违法。显然抢票软件的收费已经远超代售费,属于价格违法。

  选择“有偿抢票” 一不小心还可能带来财产损失和信息泄露。有网友表示加钱成了VIP还是没抢到,有的“黄牛”还用虚假订票截图骗取用户票款和代购费。此外,抢票软件还需要用户提交个人信息,存在隐私泄露的危险。

  亟须规范

  运力能力的有限和社会需求之间的差距,催生出了有偿抢票服务。解决“买票难”“ 回家难”需要打好组合拳,找到病根进行有效治理。

  短期内,相关部门需要及时对“有偿抢票”这一行为作出表态。能否抢到车票,关系到几亿人能否顺利回家,在这种情况下,平等享受买票权利显得尤为重要。有偿抢票服务破坏了社会的公平,不少人呼吁,相关部门不能再保持“沉默”,应该加强对抢票平台的监管,尤其是平台背后的诈骗行为,更应该严厉查处。

  与此同时,法律应该及时跟进,规范这一市场行为。目前的抢票软件都没有得到铁路公司的授权,而他们所收取的服务费价格从也是五花八门,但显然都超出了“代售”的标准。多数媒体和网友认为,抢票软件的收费已经属于价格违法。因此,需要相关部门尽快依据现行的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给予进一步的规范,防止消费者权益受损事件的发生。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