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红包+AR一触即发 巨头发力移动支付新“蓝海”

  临近春节,春节红包大战成了热门话题。去年除夕夜,坐在家里刷红包,而今年,可能会有更多的人走上街头“抢红包”。随着农历春节临近,国内互联网巨头陆续加快了AR战略角逐的脚步。近日,在腾讯QQ宣布春节将采用LBS+AR的方式玩红包之后,支付宝也公布了春节红包新玩法——AR实景红包,除了采取类似的LBS+AR技术,AR实景红包还增加了图片识别的功能。

  随着红包大战进行到第四年,仅仅依托线上变换花样已经满足不了用户的娱乐需求,“LBS+AR”将红包转到线下,结合线上线下的双重力量实现营销传播,更直接带动线下经济的变现。AR红包实际上也是支付宝和微信较量的工具,AR红包大战爆发之后,2017年或将迎来AR营销元年。

  AR成红包大战主战场

  春节“红包大战”一向是支付宝与微信的重头戏。根据去年的数据显示,去年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超80亿个;支付宝“咻一咻”79万人集齐五福平分2.15亿;3.08亿QQ用户刷出22.34亿个红包。今年,支付宝和腾讯都将目光投向了AR的玩法。

  早在去年11月份举行的腾讯QQ内部招商会上,QQ红包的相关负责人就曾向媒体透露:AR红包将是QQ采取的主要玩法之一。去年12月23日,腾讯QQ官方放出《QQ LBS+AR红包,一月见》的内容,预告来年1月LBS+AR红包就会和大家见面。据了解,除了根据定位找红包,用户还可以从多个红包中猜哪个有奖励,基于LBS+AR的互动升级会将地图应用、促销服务、关系链激活等多个环节打通,而用户则可以进入和现实世界紧密联合的数字场景。此外,QQ空间联合QQ钱包团队共同打造的小红包功能也将推出,让用户基于QQ空间场景下发红包、抢红包。

  紧跟QQ脚步,支付宝也于近期推出了“AR实景红包”,欲在今年春节期间打一个翻身仗。据悉,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功能增加了互动性、随机性、意外与惊喜。操作中,用户打开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会看到附近的红包位置信息,到达该位置后,会弹出一张线索图,用户凭借线索图寻找红包埋藏点,随后扫码解锁,领到红包。对于“藏”红包的人,只需拍一张线索图,并设置红包总金额和个数,以及设置是否必须好友才能抢,埋下红包。用户之间可以互藏互抢,一般只能显示较近地理位置的红包(一公里以外就不再显示)。

  据介绍,除了用户之间可以借此加强线下交流外,商家也可以利用“AR实景红包”在春节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与用户深度互动。支付宝AR实景红包首批接入的商家包括可口可乐、宝洁、优衣库、饿了么等。

  AR红包成营销利器

  QQ和支付宝的AR红包本质上是春节营销。就支付宝AR实景红包来说,易观高级分析师赵子明指出,“AR实景红包”是在为支付宝的社交铺路。其实,说穿了,“AR实景红包”就是包了一层皮的“微信群红包”。“不管实际效果怎样,AR红包推出的用意,就是想让用户花更多时间在支付宝构建的人际关系上。”

  一方面,AR的火爆让巨头看到了新一代流量和场景入口。最近,Digi-captical发布预测称,到2020年,预计AR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 亿美元,占据AR/VR 市场的绝大部分。到目前为止,主要科技公司在AR/VR方向的投资总额也达到20亿美元。在未来1-3年内,将有更多厂商进入AR市场,在增强现实的收入来源预测中,硬件将占最大份额。这说明,早期的AR市场还处于一个技术驱动的阶段,并且会经历一段较长时间的技术红利期。当AR整体产业链能够搭建一个软硬结合、汇集大量优质内容的平台的时候,将会迎来AR真正的爆发期。

  另一方面,在去年的那场红包大战中,支付宝“集五福”的红包玩法吸引来的用户并没有留下多少沉淀,而QQ仅收发总量同比就较去年增长6倍,腾讯阻击支付宝的策略不可谓不成功。从AR红包的思路来看,支付宝钱包正在换一种新的思路来突破腾讯的关系链重围:基于图片的口令红包对用户来说使用门槛过高、趣味性不比微信红包强,但基于图片的“AR实景红包”基于用户熟悉的“扫一扫”功能,以及结合位置社交,对用户来说就有很强的吸引力。支付宝或许可借AR场景红包打一个漂亮的翻身战。

  抢占蓝海仍有三关待闯

  经过全民奥运洗礼,国内用户如今对AR的接受度已经非常高,但市场的产品储备情况趋于蓝海状态,无论是从短期利益上还是从长远战略占领新兴制高点方面考虑,AR都是一个值得进入的市场。腾讯、阿里同时使用AR技术作为打开2017年社交的方式,用户可以在不同的APP中体现到AR技术带来的社交新体验,可见,2017年我们的社交方式也会因为AR技术而改变。不过,AR红包还有诸多难题待攻坚。

  首先,AR红包对实景扫描精确度要求极高。既然是AR红包,扫描就变成一项必不可少的步骤,在扫描的过程中除了对光线的要求,玩过AR红包的人几乎都反应“找红包”时的扫描画面必须和“藏红包”时的画面相近度很高,否则就很难解锁红包。看来支付宝对AR的应用还有很大的技术进步空间。

  其次,环境限制加大游戏难度。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习惯要求好的产品设计拥有最直观的可视性和简易的操作体验,而AR红包在寻找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地理位置、光照条件、天气等物理条件的限制。

  最后,操作程序困扰初级网民。“抢红包”如今已是全民皆会的娱乐活动,然而AR的使用度还并非特别普遍,对互联网从业者来说,AR找红包很容易上手,但毕竟移动支付平台面对的是数亿的普通用户,“藏找红包”固然有趣,但也并非人人都能快速上手。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