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勾的新生意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灵活用工也成为企业控制成本的办法之一。拉勾提供的数据显示,公司聘用一个全职员工的成本平均是其工资的1.44倍]

  来自网易的27岁设计师周岩(化名)正在为一家创业公司设计一个体育类的微信应用,这是她两个月来在“大鲲”上接的第二单生意。“大鲲”是拉勾网的新生意。这是一个B2C的技能交付平台,你可以在上面填写职场履历的真实信息,等待订单主前来接洽,并且可以给自己的能力水平定价。周岩给自己的定价是700元/天,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网易差不多也是这个收入。

  互联网女皇MaryMeeker在2015年的报告中提到,自由职业者已经成为工人群体中的重要和不断增长的组成部分,全美有5300万的自由职业者,占到劳动力总数的34%。

  “在中国,灵活用工占到工作岗位的比例可能在10%以下。”斗米兼职CEO赵世勇在亿欧年会上对记者说,这个行业目前来看还没有一家做得特别大的公司,但随着劳动力高峰的下降,灵活用工领域未来一定会诞生百亿美元的公司。

  互联网盯上自雇者

  上线近三个月,大鲲目前入驻专家约2546位,审核通过的项目有200多个,项目成交率为52%,平均成交额是1万元。订单主要集中研发、设计、产品和运营这几个类别,B端发布订单后,大鲲会在一小时内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通常有8个以上的专家可供选择,包括平台推荐和自荐的。

  拉勾网的联合创始人鲍艾乐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道,尽管由于传统观点等多重因素,国内自由职业者的比例还远不及欧美,但社会对于自由职业的认可度正在提高。特别是第一代互联网从业者,愿意成为自雇者的人越来越多。

  “第一代的互联网人到现在基本上是三个职业方向:打工、创业、自雇。”鲍艾乐说,这些互联网从业者现在都是40岁左右,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完全可以依靠技能取得财富,但是不太愿意禁锢在某一个职场空间里,这种“超级个体”就有可能成为自雇者。

  拉勾做的是互联网的生意,为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创业公司招人,生意做大了后,累积了大量的IT人才供需数据,于是团队开始思考企业和人连接的各种可能性。

  拉勾近期的一项调研显示,互联网从业者们对于“双休”与“弹性工作制”的看重程度普遍超过了“五险一金”,这也意味着,从业者对于个人生活时间的重视程度逐渐加强。在全职之外,更自由的雇佣方式成为可能。

  近十年来,互联网经济加速了社会的财富累积速度,越来越多的人减少了对于稳定职业的依赖。此外,随着互联网对于工作时间和空间的突破,社会对于职业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

  赵世勇看到的是,随着年轻的职场人更加看重生活质量和兴趣,未来的职场生态可能是,在一个地方工作的时间会越来越短,跳槽的频率会更高。

  自雇者的生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平台盯上。来自ProFinder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2016年,自由职业者主要集中在市场、咨询和设计这三个行业。有56%的被调查者称他们当年的全部收入来自自由职业。

  众包设计的创始者99designs,在2015年拿到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后,2016年7月,这家网站宣布,设计师们已经通过该平台赚到了超过1.5亿美元。国内的服务交易平台猪八戒网数据显示,十年来该网已经实现超过2000多万次交易,300亿元的交易规模。

  劳动力成本上升后的新选择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灵活用工也成为企业控制成本的办法之一。拉勾提供的数据显示,公司聘用一个全职员工的成本平均是其工资的1.44倍。

  大鲲面向的B端主要是创业公司,特别是一些B轮、C轮的公司,既处在快速扩张阶段,又没有完整的供应链体系。一家在大鲲上发布过文案类订单的成都初创公司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招聘一个全职文案的工资约为6000元,比找兼职的成本要高不少。

  中国近年来的创业公司数量已经是数百万量级以上,像大鲲一样的技能交付平台看起来面临着巨大的空间。但这些平台想在市场中跑出来,必须要有高质量的技能提供者和足够多的订单来支撑交易。

  拉勾的想法是做高端专家的生意,把大鲲做成“优衣库”,即交付质量是可预期的。这就决定了这个平台并不会成为所有自由职业者的天堂。公司提供的数据是,超过12万名的申请人中通过了2000余名,通过率约为2%,有35%是BAT背景的人。因为平台无法对乙方的技能做评定,最便捷的办法就是从入口进行限制。

  相应的是,目前平台上的订单数量也还比较有限,平均日新增量不到100单。“这也是我们首先要做的,有大量稳定的交易,确保入驻专家有持续稳定的收入。”鲍艾乐表示,之后会考虑让入驻专家形成一个社群,解决大家归属感的问题,同时,也不排除未来为这些自雇者单独成立一个公司,解决社保等保障性问题。

  周岩告诉记者,身边成为自由职业者的同行并不多,一个原因也是外包平台的订单量不足以养活庞大的设计师人群。来自波士顿咨询近年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的全职设计师人数约9000万,中国设计师数量最多。很多初创公司因为资金压力也无法雇用专职的设计师,一般会先请外部人员做一个产品雏形,这些项目的发包方对产品的要求并不像BAT、网易这些大的互联网公司那么高,但是工期一般都非常赶。

  如何把B端的需求和C端更好地匹配也是灵活用工平台需要解决的问题。高效的匹配基于更庞大的供需两端数据,当这些平台累积了足够多的双方信息后,可以将劳动力供需双方的信用、技能等方面的信息形成数据库,达到一定的量级后,用相应的算法去匹配。

  社会对于自雇者的保障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在2016年的达沃斯论坛上,纽约大学商学教授阿伦·撒达拉阳表示,面对人力资源市场“零工经济”的兴起,各国政府应该采取一系列有效行动。首先是提供信息支持,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零工经济”中来,同时提供职业培训、社会保障支持,保证“零工经济”从业者的合法权益。

  在分享经济时代,分享技能和知识以获取报酬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互联网对于供需端的打通能否彻底改变传统的雇佣模式仍待观察。我们甚至也看到,一些传统企业开始将兼职人员转化为全职员工,如美国食品快递企业Instacart。

  不过,作为互联网的长期创业者,鲍艾乐对此很有信心:“不从属于单一的公司,而是向多个组织出售技能以获取报酬,这种雇佣模式未来一定会取代公司化的职场形态。”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