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我不是潘金莲》实在忍不住要说冯小刚的坏话

  这可能是看电影以来,生的最大的一场气。看了《我不是潘金莲》,我实在忍不住要说冯小刚坏话。整部电影时长137分钟,讲了一个漂亮的农村妇女上访十年的故事,冯导演也通过万达撕逼,一线编剧,豪华演员阵容,新型构图吸引眼球,但这部作品却让他完成了一次导演功课全方位立体感失败,创造了一次行业奇迹。进入我气呼呼的点解环节。

  壹:史无前例的演员消耗

  本片绝对女主角李雪莲的扮演者范冰冰,在冯小刚导演的调教下,说着尴尬的不标准的方言,脸上画着有舞台妆嫌疑的农村妇女生活妆,走着范冰冰的步伐,用掩盖不住的都市气息,铆足力气完成了一次尴尬的表演。你怎么看范冰冰都依然是范冰冰,和农村妇女李雪莲之间还有5个四线城市的距离。

  什么是农村妇女?

  是国际姐姐巩俐演绎的秋菊。那股吸着鼻涕咧嘴笑的无赖感,把北方农村妇女的精髓演绎得入骨可信,已经创造出了一个农村妇女的典范。

  是电影《立春》中,县城歌唱家龅牙女教师王彩玲小姐。蒋雯丽当初为了这个县城歌唱家、龅牙女教师的角色不惜增肥20斤,做糟皮肤、安上龅牙、一个安徽人却说着一口地道的北方方言。

  银幕扮丑不惜形象的漂亮女演员不只范冰冰一个,但她们都完成了极具生命力的角色,本次范冰冰那么努力的付出却只是牺牲了形象,角色存在感弱到看完电影都想不起来,但这个角色的责任真不归咎于她。

  电影清一色的男配角们贡献着饕餮盛宴,每个人的个人角色完成都是100分,他们全都演绎着各自擅长的形象和角色,这么好的演员却浪费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部137分钟、故事并不成立的电影,这种资源浪费令人愤怒了,还顺便把女主演技凸显得更加单薄。

  贰:无法成立的女主角设立

  冯小刚导演想倜傥地表达对一个美人的惋惜,但他空有立足“底层共情”的野心,并不具备产生共情的逻辑。

  一个际遇可悲的法盲女性遭遇了农村丈夫的婚姻背叛,为了分房两人假离婚后丈夫却把戏做真了。李雪莲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故事到这里还是有可看性的,我们起码想知道她和前夫的恩爱情仇吧。

  但是冯导演却让李雪莲开始长达十年的上访之旅。上访的理由是法院给她判真离婚了,告上了院长、县长、市长,一路告到北京,完成了党中央直属罢职的事件,无脑而滑稽。

  因为李雪莲纠结的问题,说到底就是一场婚姻失败的个人行为,这跟法律无关,法院并没有判错这场离婚案,婚是你自己要去离的。

  冯导给的解释,她是一个没有法律意识的农村妇女啊,但你凭什么要求大众去同情一个并没有站在理论上风、没有法律意识的农村妇女呢?

  然而冯导演不仅让我们同情李雪莲,更要让我们热爱李雪莲,如果你不同情她,你就是和所有的平凡人作对,冯导演简单粗暴地对我们进行了一次集体道德绑架。

  她的上访,让一个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县长就此断送了前程,前夫和他的现任妻子生活在被告骚扰的阴影下,长达十年之久(这一段冯导也只是一句台词带过,我帮他想的),也并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

  胡搅蛮缠成了人间正义了?李雪莲这个人物设立不住,但一个有执念的农村妇女却是合理存在的!

  秋菊,单从人物角度上来说,她丈夫被村长踢伤,为讨说法坚持数年,观众被说服是在秋菊的坚持下一步步理解这个北方农村女人骨子里质朴的价值观。她追踪的问题在于:“凭什么欺负人了不给说法?”丈夫遭到强权的欺辱,秋菊憨实的和强权作对,这个故事不论隐喻和叙事环境都相得益彰。

  而《立春》的故事原型比李雪莲更具有荒诞的资本,更加挑战故事成立的合理性。一个典型的、丑陋的农村女人却想成为一个顶级的歌唱艺术家,活成了小城的异类,带着不切实际的梦想度日,她的想法本身就充满了讽刺。

  这个人物和李雪莲一样充满了执念,一个反复进京追梦,一个反复进京告状,为什么王彩玲让人心疼、感慨、不断唏嘘,而李雪莲的故事却始终像个笑话?

  因为王彩铃的自我和李雪莲的自我完全是两个层面。王彩铃拥有绝好的天赋和嗓音,是被外形困住了发展,这是她和现实之间的矛盾。

  但是李雪莲是自己要和丈夫假离婚,在丈夫假戏真做之后她还要让法院去承认给她判的是错的,你浪费公共资源你还有理了?她和现实之间的矛盾根本不成立。

  李雪莲十年上访不应该用“执念”来形容,这和谢杏芳用“风雨同舟”来原谅林丹的出轨一样,都是对中文的误解。

  叁:叙事能力全面坍塌

  当冯导演不惜用一个古代名女人的IP来表明李雪莲个性耿直的时候,想没想过,潘金莲可是既和西门庆通奸又谋杀了亲夫的啊?

  “潘金莲”这个人物在农村妇女的概念里应该是非常有分量感的、十恶不赦的坏女人。但电影《潘金莲》中一句轻描淡写的奚落,就让李雪莲奔走了十年去告状,潘金莲的戏份也太少了,好不容易从武大郎的阴影下成了一个大IP,您却连农村妇人对潘金莲的反应都不表示一下。

  作为《水浒传》知名度最高的女人,您对潘金莲是缺乏基本尊重的。

  通片没有李雪莲的生活场景,她没有邻居、朋友、家人,只有一个出镜一次的弟弟和一头不会说话的牛。

  我们连在她的生活环境下遭受什么样精神折磨的想象空间都不存在,于是这个人物所有的心路历程,观众都看不到合理发展的有序叙事点。

  甚至,全片叙事居然用上了冯导演那充满磁性魅力的解说式旁白,无时无刻不把李雪莲这个扁平人物内心的戏都通过语言告诉观众。

  属于电影那股耐人寻味的观赏趣味在冯导演的解说下荡然无存,这又不是在看球,为什么要配一个解说员呢?

  因为没有解说,你可能更不知道这个片子在讲什么。冯导演之前讲《甲方乙方》《一声叹息》《手机》《集结号》等电影的故事能力去哪里了?

  肆:奇观爱情的强烈不适

  片中李雪莲法院败诉后去质问丈夫是不是和自己假离婚,这个质问冯导演显然是参照“被抛弃的女生含泪询问你有没有爱过我”这个桥段来的。但是关于“你爱没爱过我”我们虽然知道问题愚蠢,但也了然发问者的心碎,但李雪莲的询问就有意思了,你去得到这个答案是为了获得什么样的满足?

  然后突然就被丈夫奚落她新婚夜不是处女,说她是潘金莲,似乎可以理解为这是丈夫抛弃她的原因。

  我们以为好歹会看到导演对李雪莲的同情,但是前夫的角色任务就没了,连最后的死都是一句话带过,简单一个意外就结束了前夫。

  轻巧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李雪莲却贡献了全片最强大的情感爆发力,痛哭倒地到需要几个大男人搀扶,我们才发现她居然和这个前夫是有深厚的爱意的?

  但在快接近尾声的电影里,我们都对这场情感爆发毫无踪迹可循,它突如其来也匪夷所思。

  爱情这条线里还有一个旁枝,就是李雪莲去北京上访找到了暗恋自己的赵大头,通过这个给人大代表做饭的厨子她顺利把状告到了北京。

  警察找到了赵大头,但是面对这个闯入自己生活还带来麻烦的女人,赵大头竟然一点儿也没有生气,依然爱了李雪莲20来年。

  不追究合理性,反正这个片子通篇都毫无合理性可言,全当这是一个痴情的傻子,但在两人私定了终身之后李雪莲却发现赵大头和她上床结婚是为了不让她继续告状,是法院“贾聪明”串通的交易,这样的人物到底靠什么打动观众?

  伍:强硬上访的无理随性

  在完全搞不懂李雪莲上访为哪般的情况下,她又毫无理由地不上访了,不仅法院院长不懂,永安县县长不懂,市长省长不懂,我也不懂啊?

  对此,冯小刚导演给了李雪莲一个不上访的理由:我听了牛的话。没错,就是李雪莲和“牛本人”。

  但李雪莲和牛的感情电影里什么时候讲了?牛改变了一个上访十年女人的强硬想法,我们却没有看到牛的付出,牛何德何能?

  原著里“听了牛的话”是为了打脸的,为了打这位来说服李雪莲放弃告状的市长的脸,但在电影里,缺乏渲染和合理铺垫,牛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严重。

  在上访的道路上,冯导给了大量官员戏份,让你更加清晰的看到了一个无理取闹的李雪莲,电影一边讨好着观众骂着政府,一边又让观众看到这些领导群众工作的艰辛。

  我只能感受到一个自己都没整明白却有强烈表达欲的导演那股捉襟见肘的局气,在导演洋洋得意的分享这个民生小品的时候,我却对“冯氏喜剧”充满了悲凉。

  陆:生搬硬套的哲学表达

  一个经历了十年上访坎坷,遭遇了丈夫背叛,和初恋欺骗的女性,你居然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的变化,她用生命解释“十年如一日”的含义。

  于是,为了增加人物的层次感,冯导演安排了一场绝望地李雪莲上吊的戏。

  但在这场戏里李雪莲也被范伟扮演的果农抢足了风头,观众在笑声中,冯小刚导演又一次得意地用他的幽默探讨了“向死而生”的哲学,想在这里像大师一样潇洒的抛出一个高级哲学观,不料李雪莲又轻飘飘的不死了。

  这样宏大的主题,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可是老老实实用了一整部《樱桃的滋味》才讲出了层次分明,情深动人。但冯导演却在一场戏里让一个果农阐述完了。

  影片最后,市长先生走在长廊之下,阳光温暖的洒了进来,领导背手踱步,言辞间充满正能量的反思,看到这里,我真的对导演绝望了。

  我不知道他哪一个时刻被李雪莲打动过,是否投入过一丝一毫的情感。他真的考虑过李雪莲的感受吗?那冯导演让李雪莲一直对抗的官僚主义如此深明大义、立足群众、句句带理又充满正能量,那你安排李雪莲这十几年来的折腾到底对她来说意义何在?

  她的前夫意外死了,无人可告,她状告的层层领导个个都深明大义,无理可告,她所做的一切都在被你打脸,你还在大言不惭的跟观众说“我们就是李雪莲”,真的不带这样骂人的,你是说我们就是傻子?

  当大批影迷带着对画面革新的好奇走入影院,我们却看到了一个完全可以用常规电影画面表达的故事,这种画面并没有给这部电影糟糕的叙事起到任何作用,反而看到的是为了实现这次的画面革新,冯导硬是把一个豫北农村作为故事环境的地点换成了江西水乡的美景。在这部滤镜图片式的美景下到底和李雪莲的遭遇有多大关系呢?

  然而,在艺术形式的创新对《我不是潘金莲》的关联度几乎是零的情况下,这构图竟然成了本片唯一的谈资。

  柒:严重缺乏文化感和悲悯的幽默充满恶意

  全片笑得最大声的段落是官员说,“我们觉得她是小白菜,她前夫说她潘金莲,她自己觉得自己是窦娥”。

  这句应该是这部电影的点题台词了,冯导演不仅提到了潘金莲,还顺带上了小白菜和窦娥,小白菜和窦娥的大悲大苦被这样拿来调侃一句全场爆笑,但稍加回味就知道李雪莲的遭遇和这两位历史人物不能同日而语。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高级,就连潘金莲的梗,冯导演都没有圆回来。

  因为在冯小刚这里,她无端端地就成了潘金莲,并且只是一个潘金莲,我们几乎看不到他对人物丝毫的悲悯心,我不能不说他急切的功利心只是因为这部作品涉及到的敏感性,令他以为自己站在了所谓正义的一方,因为这样的需要,对“潘金莲”这个IP的舆论作用可以换来群众的围观,然后心安理得地说我的片子好看,多少亿票房放着呢,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被人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去年,“老炮”这个角色使冯导演进入到了一个突然的新高度,让冯导演迫不及待的想证明自己在这个行业的绝对话语权,但可别忘了,即便是“六爷”骨子也是个混混。

  一个人是被我们称为所谓“宇宙”的一部分,受时空限制的一部分。他会觉得他的思想与感受和世界其他部分是割裂的,这是他的意识的一种错觉。这种错觉是我们的牢笼,我们必须将自己从这个牢笼中解放出来,拓宽我们的胸怀,去拥抱所有生灵和整个世界的美,这是我们的使命。

  谨以爱因斯坦的话送给李雪莲,你所做的一切都与世界其他部分割裂,是你自我意识的一种错觉。这份错觉让你活在了冯小刚导演给你的十几年牢笼之中。

  尽管热度过了,但是我的愤怒依然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