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大革命

  [“生活和办公变得更加有趣,越来越多大公司也希望增加这样的联合办公空间来提高员工的创造力,跨界产生的生产力越来越大。”]

  中国的办公方式正在暗涌一股全新的力量,办公室的革命正在逐渐开始。

  一年前,从事视频创意行业的孙佳(化名)搬出了传统的写字楼方格间,将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位于金钟广场的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对于孙佳这样从事创意工作的人而言,传统的写字楼显得压抑沉闷,而到了新的办公场所,他喜欢下午在户外的阳台喝杯咖啡,和朋友一起抽抽烟聊聊天,有时候再去这个联合办公的一个健身房找私教锻炼锻炼,工作变得愉快、高效了许多。“新的办公方式更加自由,可以交到朋友,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变化或者说让我办公更快乐了。”孙佳说。

  自由而充满社交的办公方式正在中国越来越流行,越来越多的办公品牌正在朝着这个路径转变。“新的办公时代已经来临,这个模式在中国正在起步。”WE+联合办公创始人刘彦燊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边界更模糊

  很多在联合办公的工作者和孙佳一样,已经被这样的模式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工作更加放松,生活和工作越来越没有边界。”孙佳说。

  联合办公空间办伴科技创始人胡京认为,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未来的办公和生活的边界越来越模糊,因此办公方式实际上决定了生活方式。“你的工作决定了你的衣着、交际圈以及思想,实际上就决定了你怎么去生活。”胡京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在创建办伴科技之前,胡京曾是绿地集团总建筑师,经手了绿地很多超高层写字楼的设计。他发现,超高层写字楼更像是权力的产物,使得城市有了一个中心,而现在则是一个去中心的时代,因此移动分布式办公开始应运而生。

  “时代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对于办公就有了新的需求。”胡京举例说,目前位于上海苏州河畔的这个办公空间,一层的风格像是一个咖啡厅,所有设计非常圆润;而到了二层,则是标准化的会议室、皮质的沙发等比较严肃的元素。“强烈的冲突在一个空间,就像生活和工作不可分割一样,在二层觉得压抑了可以来一层找找灵感,在一层太舒服了必须去二层紧张工作。”胡京表示。

  生活和工作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更多人的生活重心开始围绕办公,因此如何让办公更愉快成为一个重要命题。

  今年10月,SOHO中国与Mobike摩拜单车宣布达成合作,为更多SOHO中国用户提供便捷、高效的出行解决方案。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认为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合作,为办公空间的客户提供了更加便捷的交通解决方案,让他们上班的时候更“酷”一点,也许会有更多的办公伙伴选择SOHO的办公产品。

  世邦魏理仕华东区顾问及交易服务办公楼部执行董事张越表示,工作场所已不再是单一的办公地点,它正在成为满足员工休闲、社交以及参与其他活动需求的重要场所。能够根据千禧一代(80后、90后)的特点设计打造办公空间及辅助设施配备,满足多元需求,是吸引并留住人才的关键。

  混业办公趋势

  由于办公和生活的一体化,办公室的定位也逐渐走出了写字楼,可以是一栋老洋房,也可以是在一个购物中心。

  今年7月,共享办公空间方糖小镇宣布和金鹰集团合作,在位于上海南京西路的金鹰百货商场里开设办公空间,这是办公空间和商业地产的一个混业尝试。

  对于混业经营更深层次的理解,是将办公空间的租户进行有机组合,实现一个内部的生态系统。“它像一个MINI的购物中心,业态丰富,让办公变得更加有趣。”刘彦燊说。

  在WE+位于上海金钟广场的空间里面,有MINI的私教工作室,有MINI的小卖部、有咖啡厅,还有专门做衬衣定制的商店。这里更像是一个生活圈,可以健身、可以定衣服,还可以吃东西甚至自己做东西。

  而在方糖小镇位于中山公园的空间里,则将植物探索概念引入办公室。身处其中,不仅可以体验被植物围绕的自然办公乐趣,还可以根据植物提供的线索玩一场解谜游戏,实现办公桌与人的交互。

  “生活和办公变得更加有趣,越来越多大公司也希望增加这样的联合办公空间来提高员工的创造力,跨界产生的生产力越来越大。”仲量联行中国区研究部总监周志锋告诉记者。

  全球化办公来袭

  伴随着办公方式的不断升级,市场对于分布式办公需求越来越大,办公空间从一线城市扩展到了二线城市,继而走向国外。

  今年初,联合办公鼻祖WeWork签约入驻创意园区服务商德必旗下WE系列园区中的静安WE,WeWork静安WE店成为WeWork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家门店。这家联合办公服务商目前已经进入全球20多个城市,并在英国伦敦、荷兰阿姆斯特丹、以色列特拉维夫、上海等地开设分支机构。

  一时间,联合办公市场出现了更多的竞争者,而WeWork入华也给了中国的联合办公从业者更多的启发,未来的办公方式不仅要求丰富,可能更需要移动化。对于很多商务人士,也许今天在上海明天就到了纽约,如果在这些重要城市都有了物理办公空间,这些商务人士的办公方式将被全方位服务,继而衍生出更多的价值。

  德必集团总裁贾波此前曾公开表示,在2001年的时候,全球的移动办公者的人数是3.75亿,到了今天全球移动办公者的人数是6.45亿,这意味着传统的办公室需要被改良。

  “物理空间是为了提供更多出国后的交流环境,服务好在我们空间办公的业者。”刘彦燊说。无独有偶,德必集团也通过合作模式在美国硅谷打造“德必-硅谷科技时尚创新中心”,在贾波看来,越来越多的文化科创企业将走出国门,而德必就希望扮演一个服务商的角色,为其提供包括法律服务、媒体宣传、市场服务、技术与人才服务内容。

  仲量联行的一份报告指出,目前国内的几家大型联合办公运营商都推出了针对其会员的移动应用,借助这些应用,会员可以连接彼此的服务,并利用多个联合办公场地进行工作。

  “未来将进入分布式办公时代,更灵活、更移动的办公方式将出现,随时随地都可以办公。”胡京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