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热发电初露峥嵘 标杆电价或刺激行业爆发

  光热发电正在浮出水面。

  11月26日,中海阳能源集团玉门东镇光热发电项目正式动工,成为我国首批20个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又一个正式启动的项目。此前最早建设的同类项目是2014年7月,中广核太阳能德令哈导热油槽式50MW光热发电项目。

  “该项目有望于2018年上半年全面建成投产。”中海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薛黎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同时,中海阳集团与玉门市政府在11月26日还进行了二期500MW光热项目签约仪式。

  作为未来我国多元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光热发电还存在技术等方面的困难,但自从今年9月初发改委将光热发电1.15元/千瓦时的标杆电价公布后,产业投资和发展已提速。国家863项目1MW槽式示范项目首席专家和课题负责人徐二树认为,光热发电未来具有很大潜力,但在“十三五”期间仍将处于技术摸索和逐渐成熟阶段。

  而薛黎明认为,目前我国光热发电产业仍处于类似于2004-2005年光伏发电产业的发展阶段,到2019年后,我国光热发电产业有望实现真正的产业化。但在这个产业化实现之后,行业也将迎来一波整合浪潮。

  技术差距待弥补

  太阳能光热发电(Concentrating Solar Power),是指利用大规模阵列抛物或碟形镜面收集太阳热能,通过换热装置提供蒸汽,结合传统汽轮发电机的工艺,从而达到发电的目的。

  在今年9月30日公布的20个首批示范项目中,玉门总共有4个项目入选,是入选数目最多的县市,中海阳玉门槽式光热电站是这4个项目中最早动工的项目。据中海阳执行总裁赵鹤翔介绍,此次开工的项目建设装机容量50兆瓦,占地面积290万平方米,槽式太阳能集热回路192个,熔融盐储热9小时,电站设计寿命25年。

  事实上,光热发电在全球暂时尚未取得大规模的商业化运用。薛黎明坦承,目前项目主要的困难存在于技术设备上。在光热发电主设备的太阳能导方面,中海阳已经建成亚洲唯一一条柔性太阳能聚光反射镜生产线,其技术指标已达国际先进水平。但在常规导的汽轮发电机组和熔盐导的熔盐泵和熔盐储热设备上,还存在与国外较大的技术差距。

  与此同时,薛黎明认为,光热发电可能在5年以后出现新的技术路线,它最终将是对目前几种技术路线优势的集合,而这种新的更优的技术路线,还有待在未来的实践中去摸索。但是,设备与技术上的差距,也为光热发电带来未来成本降低的较大潜力。

  徐二树表示,由于我国光热发电还处于示范发展阶段,而光热发电包含一系列很复杂的技术,例如EPC集成等,涉及的方面也比较多,所以示范项目在2018年并网发电后的运行效果至关重要。

  在项目未来的盈利方面,薛黎明认为,光热发电1.15元/千瓦时的标杆电价制订较为客观,而在2018年项目并网发电后,中海阳希望能够达到20%-30%的收益率,中海阳将从项目的设计、设备采购、EPC总包集成、投资成本规划等方面来努力达成这一指标。同时,相较于光伏项目7-8年的投资回收期,中海阳认为光热项目的投资回收期将更短。

  薛黎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未来中海阳还将在青海或者新疆进行一些光热发电项目的投资。而随着项目的开工,以及新项目的规划,“中海阳正进行一些股权、产业基金和债券的融资计划,计划方案或将在未来2-3个月内公布。”薛黎明表示。

  行业整合预期

  中海阳早在2010年便于国内率先布局光热发电产业,这是源于中海阳对于光热发电产业前景的看好。按照国际能源署(IEA)的预测,中国光热发电市场到2030年将达到29GW装机,2040年翻至88GW装机,2050年达到118GW装机,成为全球继美国、中东等地区之后的第四大市场。

  国家能源局也于去年年底下发《太阳能利用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规划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太阳能热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000万千瓦,项目数80个。

  光热发电被看好的另一个原因是源于它的效率优势。光热发电是可再生能源利用的一种,一般认为,光热发电比光伏发电具有转化效率高、24小时不间断发电等优势。据悉,一般的光伏发电转化效率为10%-20%,而此次中海阳玉门槽式光热电站项目的承诺转化效率为24.6%。

  据21世纪可再生能源政策网络(REN21)近日发布《2016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现状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末,可再生能源电力占全球发电量的23.7%,其中地热能、光能、海洋能总共占比0.4%。徐二树认为,尽管光热发电具有较大潜力,但目前尚有部分技术难题待解决,在“十三五”阶段,我国光热发电仍将处于技术摸索阶段,暂时难以成为满足国民经济生产需求的主要能源。

  与此同时,可作为前车之鉴的是,2011年光伏标杆电价政策出台后当年的装机容量同比增长了768%。薛黎明透露,现在在光热发电行业,大家确实都在为未来的3年、5年、10年做准备。但徐二树表示,光热发电在技术难度和投资额度等方面的高门槛,或将可以阻止产业无序竞争的发生。

  一般而言,光热发电项目投资额巨大,其中设备投资占生产成本的主要部分。此外,项目投资还涉及土地出让金、土地使用税、草原保护补偿费、水土保持费等。

  “尽管光热发电产业有更高的资金和技术门槛,将使得进入的玩家更少、更加理性。但在2-3年以后,光热发电产业仍或将迎来一波‘大浪淘沙’,设备供应商和大量拿地的项目运营商或将经历一次整合。”薛黎明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