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直播网站遭责令整改 最严监管加速洗牌
来源:通信信息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10:51 作者: 黄楚婷

  继此前广电总局下发针对直播平台的史上最严管理通知,规定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才能在网络上开展直播类节目后,近日,北京市网信办在管理中发现,属地直播类网站在直播内容、账号昵称、弹幕互动等方面仍存在突出问题,责令映客、花椒、一直播、六间房等直播网站进行全面整改。

  自去年网络直播崛起,对直播平台不良信息的舆论指责便未曾停息。蛋糕变大,竞争升级,市场难免更加复杂,但以执法部门跟进监管的积极举措来看,网络直播规范化进程正提速。优胜劣汰能否净化直播行业?或仍需以时日。

  网络直播严管波及多家网站

  前不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网络直播须“持证上岗”,这也被称做针对于直播平台的史上最严管理通知。近日,北京网信办跟进净化网络直播的环境,责令映客、花椒、一直播、小米直播、六间房、快手、在直播等直播网站进行全面整改。

  据了解,北京市网信办在近期的管理中发现,以上述7家网站为代表的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均存如用户账号昵称、头像、签名等信息不规范;直播内容包含色情低俗、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等违法违规内容的问题。尽管根据相关规定,不符合管理办法的机构、个人都不能在网络平台上进行直播,但直播网站内部相关管理制度、内容安全保障、账号管理机制、人员配备等不健全的情况,仍具有严重的安全隐患。

  据直播业内人士透露,早在此轮网络直播“严管令”下发之前,监管层面已先后约谈几家大型直播平台,为决策收集素材。可以预见的是,今年底之前,随着监管进一步收紧,整个直播行业也将加速迎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

  难免“成长的烦恼”

  2016年被称为“网络直播元年”。直播用户只需手握一部智能手机、注册一个个人账号,就能够对着镜头当“主播”甚至是发展成为“网红”。直播经济、网红经济也逐渐成为“新经济”发展的一大组成部分。但正如每一个领域都存在“成长的烦恼”一样,为推高流量、吸引粉丝,网络主播花样百出,不文明言行之外,更有甚者为炒作不惜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直播网站坐享其成的同时,也终须为其不良影响担责。

  据中国投资咨询网发布的《2016—2020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网络直播行业在影响力、经济收入、用户人数等方面都发展较快。而此前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2016年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则具体表明,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达3.25亿,在网民中的总体占比已高达45.8%。且据方正证券预计,2016年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150亿元,到2020年,将飙升至600亿元。可以肯定的是,随着视频直播门槛降低以及社交方式的多元化趋向,越来越多的人将开始接受直播传播形式,“全民直播时代终将到来”的呼声不是空穴来风。

  英国社会心理学家玛罗理·沃伯提出,“越不用花脑筋、越刺激的内容,越容易为观众接受和欣赏。这几乎是收视行为的一项铁律。”而这项铁律正给网络直播行业带来负面效应。由于诸多因素限制,草根主播虽然具有直播内容上的新鲜度和猎奇性,但是在直播水准上往往差强人意,观众高开低走是常见现象。由此,部分主播为维持人气开始选择打擦边球,举止失范,引来“色情”“暴力”的标签,更有甚者为“惊爆”观众眼球触犯法律、道德底线,更使得网络直播这种传播方式逐渐走上备受诟病的弯道。

  监管从严,行业洗牌加剧

  巨大的经济诱惑与激烈的行业竞争,刺激了网络直播参与者们铤而走险的“胆量”。囿于网络直播的“参与零门槛”和在线模式,对其只能进行事后监管和惩戒,也导致很多问题成为“普遍现象”后,监管部门和直播平台才介入干预。直至“持证上岗”的规则出台,直播行业才有了一道与其一样备受瞩目的门槛。

  截至2016年6月,广电总局共颁发了586张许可证。这些持证机构包括新闻出版、企事业单位、网站等。对于上百个直播平台而言,则被称为一场“灾难”。公开资料显示,“持证上岗”状况大致分为三类:一是优酷土豆、乐视、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与旗下直播平台共用许可证;其次是虎牙、映客等在官网底部对网络视听许可证进行公示的部分直播平台;而斗鱼、花椒、熊猫TV等风头正劲的平台,却无相关信息。监管走严,是大势所趋,行业净化过程中,不符规定的平台必须面对整改乃至停运的命运。

  实际上,过去几个月,对直播的监管已在强化中。今年4月,斗鱼、虎牙直播、YY等19家网络直播平台已被列入文化部查处名单。可见,对于元老级直播平台,有“证”并不意味着没有压力;而对于铤而走险的平台和主播,“最严监管”也已非纸上谈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