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祥 徘徊在安生与七月之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08:33 作者:葛怡婷

  [“一路走来已经证明了给很多人看,如果现在仍然坚持说我是靠我爸,那一定是恶意批评,我没有办法改变偏见。”曾国祥说]

  喜欢香港电影的人应该对曾国祥的脸并不陌生,他是新人导演,也是资深配角,但更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身世:香港影坛老大哥曾志伟的儿子,综艺主持曾宝仪同父异母的弟弟。

  “星二代”光环给了他比普通人更多的资源,也成了他摆脱不了的负担,一直以来,他只能以“曾志伟儿子”的身份出现。十多年来电影圈里摸爬滚打,从底层做起,是为了让自己作为“影人曾国祥”被人认可。很长一段时间,他抵触别人谈起曾志伟,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电话专访时,他说早已无所谓:“别人称呼我是曾志伟的儿子这是很自然的事。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挺反感,但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我做电影时间不短,一路走来已经证明了给很多人看,如果现在仍然坚持说我是靠我爸,那一定是恶意批评,我没有办法改变偏见。”

  曾国祥入行十五年,几乎没什么存在感。“我真的不像爸爸和姐姐那样会讲话。”他说。曾宝仪的鬼马,曾志伟无厘头式的自嘲,和混迹演艺圈多年的亲人相比,曾国祥气场弱了一大截。他不善言辞,礼貌、谦和是曾国祥给人的第一印象,这种性格和母亲很相似:“我妈妈是非常低调的人,可能在网上都找不到一张我爸和我妈的合影,我小时候很少接触这个圈子,我妈也很少带我去片场探班,她特别低调,特别谦卑。”

  曾国祥的母亲宋丽华是曾志伟的第二任妻子。二人婚后长期异地分居,曾志伟在香港打拼,母亲带着曾国祥还有他弟弟曾国犹居住在加拿大。《七月与安生》里有一句台词:“女孩子不管走哪条路都是会很辛苦。”这和曾国祥对妈妈的感受有些相似:“或许大家对妈妈都会有那样的感觉,在关键时刻,女人会站出来承担一切,男人反而会逃避。我觉得女人很伟大。”

  曾国祥十四五岁时开始对电影和文学产生兴趣的时候,是姐姐曾宝仪给了他最大的鼓励:“我从小成长的环境文化氛围不是很浓,身边没有太多人懂电影,懂艺术,那个时候有我姐姐这样的一个人鼓励我坚持下去,推荐了很多好导演和好作家,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她的角色太重要了!现在每次别人问我是不是我爸对我影响最大,我都会说不是的,肯定是我姐姐。”

  当演员是一个意外

  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毕业后,在曾志伟的安排下,曾国祥进入陈可辛的电影公司工作,从最底层的场记做起,专注“打杂”,只要是能帮得上忙的他都会去做,送胶片去戏院,翻译文件。再后来,他开始在彭浩翔执导的电影中扮演一些边缘角色,之后参与《伊莎贝拉》编剧,又陆续导演了两三部小成本电影:“当演员其实是个意外,我没想过要当演员的,当导演才是我的目标。只不过因为我是曾志伟的儿子,大家觉得这是个话题,就有人找我拍戏。”

  没想到拍一部之后会接着拍第二部、第三部,一直演下去。十几年从影生涯,曾国祥几乎从来没有当过主角,只在小众范围有一些迷妹。他饰演的人物从来都不是典型意义的帅哥型男,“废柴”几乎可以概括他所有的角色。有人说,曾国祥一直是个活在B级片里的男人。

  作为“星二代”,却没什么偶像包袱,曾国祥对本报说,他不是那种会挑剧本的演员,很多时候是看跟谁合作,如果喜欢导演和团队,就会很快答应,如今他慢慢开始享受演员身份,在《七月与安生》同档期的《反贪风暴2》中他出演了一名廉政公署的探员:“真要把角色演活了是一门很高的学问,挑战越大反而越感兴趣。”

  进入电影圈原本只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梦想,令他特别欣慰的是,和父亲的关系也因此改善很多:“小时候不太懂他的世界,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忙,当自己开始做这行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真的可以占据你的全部生活。”父子俩有了更多的共同话题,身边的朋友也很羡慕他们一家人:“很多时候演员也好,艺人也好,他们很难跟家人解释自己在做什么。但我、我爸还有我姐姐完全不用解释,彼此心知肚明,他们很理解你的辛苦,或者给你意见去帮你,这是很难得的,也是我们家的福分吧。”

  大器晚成的新人导演

  1979年出生,36岁才独立执导长篇电影,算是大器晚成,其间经历的种种艰辛不难想象。曾国祥把当初对电影的痴迷形容成“天真”:“那个时候没有想太多,觉得自己很爱看电影,完全不知道电影制作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和勇气觉得自己能做导演,但是也下了这个决心,就一直往这个目标去跑,回头看其实挺天真的。”

  从曾国祥执导的第一部电影《恋人絮语》就能够看出他在处理人物情感方面的天分,暗恋、畸恋、婚外恋,他琢磨每个角色的心思,再用镜头表现出微妙变化:“可能是个性的原因,但更多是因为观影经历,我比较喜欢偏文艺气质的电影。无论什么题材,我都希望把里面的人物拍得很好,把她们的感情世界描述出来。”

  《七月与安生》最初吸引他的也是两个女生之间的感情:“我挺羡慕两个女孩有对方有彼此,有一个人坦诚相对,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在身边,所以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很感动。原来世界上可以找到另外一个自己。”

  从出道开始,曾国祥就一直跟着陈可辛学电影,陈可辛把导演《七月与安生》的机会给了他,说起两人的合作,曾国祥说:“陈导对我还是比较有信心,他在前期和后期比较用力,在拍摄方面没有太过问我。”好在结果没有让陈导失望,还把原著作者安妮宝贝都看哭了。

  他能把两个女孩子的感情拍得这么好,连曾志伟都感到意外。而曾国祥自己解释,这和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我一直跟着我妈还有我外婆生活,外婆是上海人,有一大帮子上海姐妹,我一直觉得女人的感情世界很复杂,正是这样的复杂让我很感兴趣。小时候看张爱玲的书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就好像在讲我外婆一样,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拍双生花的故事,拍女性主导的电影。”

  在《七月与安生》里,与原著最大的不同就是让两个女主角互换人生,赋予角色生命和灵魂。曾国祥解释自己的构思,每个人都有七月与安生的性格,在人生不同的阶段随着年龄和生活发生变化:“这个时期是安生,另一个阶段又变成了七月,永远两个极端在竞争。没有人永远是一种状态。”

  “年轻的时候谁都想做安生。我也会有很皮的一面,比如给彭浩翔拍戏的时候。”他现在越来越像七月一样,比较想要安稳的生活,拍的电影比较严肃一点,偏文艺范儿,但将来也会尝试黑色幽默的电影:“毕竟我还是一个新人导演,没有形成强烈的个人风格,我必须多尝试不同题材和类型的电影,这也是慢慢去了解自己,寻找自己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