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C逆周期假象: 砒霜在谁手里都是砒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3日 07:51 作者:李玉敏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银行业不良资产的持续增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作为不良资产处置“秃鹫”的职能曾一度被“热炒”。不少声音均认为,作为逆周期行业,AMC将迎来不良资产的“盛宴”。

  而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均认为,“彼之砒霜,吾之蜜糖”这样的观点或许本身就是错误的,砒霜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砒霜。不良资产也一样,在经济下行期,对银行来说是烫手的山芋,对AMC来说同样面临处置的难题。

  以上市公司中国信达为例,该公司8月30日公布的2016年中期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1亿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2.4%,这一增速已和同期银行业的利润增速接近,较2015年的18%大幅下滑。

  此外,在不良资产快速增加的同时,银行的处置方式也不断创新。加上银行经过近十年的快速发展,实力都大大增强,本身对不良的处置和消化能力也在加强,实质性对外转让的不良资产占比并不高。

  某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高管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银行的不良资产大都以自主清收为主,对外公开转让总体占比不高,平均不到30%。”

  逆周期是个伪命题

  目前,不良资产市场形成了“4+25+N”。即四大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还是主力;地方AMC逐渐扩容,已成立了25家;其他多家民营机构和海外投资基金的对不良资产市场也是跃跃欲试。

  从主力的四大AMC来看,信达和华融已经完成了股改,并成功在H股上市,东方的股改已经接近尾声,长城正在股改的过程中。但共同的特点是,经过商业化发展以后,四家均成为持有银行、保险、券商、基金、信托、租赁等金融全牌照的大型金控集团。

  已经上市的信达和华融的年报可以看出,现在四大AMC的收入结构已经是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投资及资产管理业务、金融服务三分天下。截至2016年6月末,今年上半年,信达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投资及资产管理业务、金融服务收入的占比分别为37.6%、22.7%、41.0%。同期华融的业绩报告也显示,该公司三部分业务占收入占比分别为51%、22%和28.2%。

  某四大AMC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AMC有了全牌照就是可以跨周期的良好业绩。经济好的时候,我们的金融子公司一样挣钱,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不良资产的处置业务作为逆周期行业又发挥了作用。”

  不过,上一轮不良资产从银行剥离后,加上后来AMC商业化收购的不良处置起来都相对简单。因为当时一直处于中国经济上行周期,即使是2007年的金融危机也并未波及国内,房地产、土地等抵质押物大幅升值,AMC处置起来比较容易,也获得了不菲的收益。而本轮却没有样的的宏观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四大AMC的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中,还有大部分是非金融企业的不良资产收购与处置。从上市公司的年报发现,不论是信达还是华融,非金融企业的不良资产收购与处置业务主要是指收购重组类业务,本质上是基于债务重组的投资或增信业务,类似于银行的放贷行为,获得的是类似于贷款利率一样的固定收益。

  随着经济的下行和利率的走低,非金业务的收购重组类投资业务已经面临着收益走低而且风险加大双重挑战。以信达为例,2016年上半年非金业务(应收款项类不良债权资产)平均余额从2015年上半年的1697亿元,减少到1697亿元;收入占比从25.1%,降低到18.5%;月均年化收益率从11.2%,下降至10.6%。

  面临收购难和处置难

  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大幅攀升的同时,对外转让的不良资产却有限。

  前述四大AMC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和上一轮几乎处于破产边缘不同,经过了近十年的高速发展,我国的银行业无论是资本实力还是拨备都较强。因此,消化不良资产的能力也很强,对于一些回收可能性大的资产,一般都是自行清收或者通过AMC作为通道协议转让给特定对象,最终还是在自己的控制下。”

  比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曾了解到,某国有大行福建分行就曾通过AMC作为通道,将100亿元的不良资产包转让给一家海外的不良资产投资基金。

  前述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高管认为,目前大中型银行和部分城商行均是上市银行,他们也积极通过发起设立不良资产处置基金、不良资产证券化、自主清收、核销等掌握资产处置的主动权,尽可能减少被动折价转让不良贷款所造成的利润和客户资源流失。

  此外,银行已经在2015年集中处置了一大批不良资产,缓解了银行在2016年的不良资产处置压力。基于监管红线的约束,我国银行业于2015年集中处置了超过1.5万亿的不良资产,几乎是2010年中国经济开始进入下行周期以来,到2014年末这五年不良资产处置的总和。

  在经济下行周期,所有AMC都将面临处置难的挑战。经济持续探底带来的不良资产预期供给增加、价格走低,加之房地产走势分化,致使投资者避险情绪增加,心理价格预期发生改变,“持币观望”情绪开始增加,不良资产投资陷入低潮,使得不良资产处置变得更加困难。

  L型经济尚未见底,AMC的普遍偏好都是有抵质押物的不良资产,而这类的资产收购价格也更高,从成本上来说,AMC的资金成本也远远要高于银行。房地产虽然价格在上涨,但是作为不良债权抵押物的房产往往涉及多个纠纷或者诉讼,真正处置起来也很难,特别是商业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