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生态报告:近半月入不足5000元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8日 06:28 作者:王志福

  风头正劲的网络主播们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风光无限。9月7日,网红直播垂直媒体今日网红发布《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该份报告通过大数据对目前的主播群体进行了“素描”。

  “内容为王”的规则依然适用于主播,“头部(top)主播”通过其优良的内容输出获得了超高收入。但以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台top1000的主播为例的数据显示,45%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超3万元的仅有13%。

  近半主播月入不足5000元

  近日,一个名为“崔阿扎”的YY主播震惊了不少人,因为其一周的“粉丝刷礼物”收入为1068万元。

  然而这只是网络主播收入的“金字塔尖”,绝大多数的所谓“网红主播”真实收入并不高。今日网红发布的《中国网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以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台各自top1000的主播为例,其平均的累积收入是199665元。45%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超3万元的仅有13%。

  网红主播也是“赢家通吃”的生态。排名前5%的主播收入,占到了平台主播全部收入的92.8%,其中1%的主播就占全体主播总收入的80%。

  “无论哪个行业,做到顶级的都只是少数。更多的主播月收入在中游阶段,与白领阶层没有太大差别,只是属于不愁温饱。”上述报告如此评述网络主播群体。

  “网红主播将成为东北产业升级的出路之一。”这只是网友们对直播平台当红主播多为东北人的调侃,然而这也是有数据支持的。上述报告数据显示,主播人数分布最多的前15个城市中,北京上海霸占了前两名,而前15个城市中的东三省城市的主播人数占这份榜单总人数的比例为16%,为人数最多的区域。

  从更广的地域范围来看,北上广深的职业主播占23%,二线省会城市的占32%,三四线城市占30%,其他城市的15%。

  从年龄层来看,职业主播近一半的人来自于90~95年这一年龄段,而且在校大学生为主播的主力军。90~95年龄段主播占比48%,95后占比18%。

  报告数据还显示,网络主播的男女比例为36:64。不过,今日网红也在报告中提出“从主播持久力来看,有实力的男主播人气地位稳固,女主播更新迭代、人气变动比较频繁。”

  “内容为王”支撑可持续

  一个直播网红要想保持较长时间的热度,单单有颜值并不够,长期的优质内容输出才是关键。

  上述调查报告显示,之前的YY秀场直播,对才艺要求较高,或者会唱歌或者会喊麦。随着移动直播成为主流,碎片化更强烈,让许多平常人打开了直播市场,46.15%的主播以聊天为主要内容,靠颜值和个人魅力来撑。受环境和网络的影响,户外直播仅仅占7.69%。

  要想保证可持续的内容输出,团队化成为很多主播的选择。数据显示,60%的主播都有签约的组织。这60%的签约主播中,除了直播平台之外,36%签约了经纪公司。以前的主播红起来主要依靠天赋、努力、偶然,现在更多要借助团队包装策划的推动。

  “机会最大的还是在内容网红这个领域。”赛富亚洲合伙人蔡翔表示,过去的消费者在传统的电视台的内容之下很多的需求是没有被满足的,如果平台或企业能够选择好自己的内容,就能够培养出与之相辅相成的内容网红出来,像Papi酱、马东和高晓松等。

  蔡翔还将整个网红经济划分为三个大类:第一类是即时娱乐性的网红,这属于一种荷尔蒙经济的消费;第二类是电商类的网红,通过商品的交易来获取收益;第三类的是内容类的网红,通过持续的内容输出来获取收益。

  “真正的网红应该是超级IP。”达晨创投董事总经理高洪庆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网红不等同于明星,新网红可以不是明星,但明星必须是新网红,这才才是明星定价的核心标准。

  高洪庆认为,网红深刻改变了传统的供应链逻辑、推广路径,以及行业的成名机制,借助移动互联网的优势,直接跳过了传统的造星培养模式,以及漫长的成长时间,迅速碾压传统的成名与吸金机制,改变着许多行业的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