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乳品行业产能过剩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1日 07:12 作者:徐蔚冰

  面对未来,要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一方面要靠企业兼并重组和自然淘汰。另一方面,乳品生产企业也应改变观念进行供给侧改革,了解、把控乳制品市场消费新需求,不断开发和引导新消费。

  近日,继黑龙江生产基地被处理后,已被蒙牛集团收购的广东雅士利再度抛售其国内工厂,此次被卖的是雅士利位于广州的施恩工厂。

  据悉,该公司旗下的施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已与澳优乳业 (中国)有限公司就出售施恩(中国)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的全部权益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澳优乳业计划购买目标公司施恩全部股权,交易方也将就目标公司的所有债权债务安排达成一致,买方将在谅解备忘录签署日期后5个工作日内向卖方支付1000万元的诚意金。但根据备忘录不难发现,澳优乳业计划的是购买目标公司全部股权,但施恩除“Qin”系列的两个商标外,其他商标及品牌名称不计入建议收购事项内。

  雅士利方面表示,此次出售的只是施恩位于广州的工厂,今后施恩品牌将转到欧世蒙牛工厂进行生产。

  乳企热衷国外建厂国内撤厂

  近年来,国内乳业形成一个怪圈,一方面国内乳品消费未能跟上产能增速,导致产能过剩。当前抛售国内工厂、开打价格战均是国内乳业产能过剩的“恶性表现”;另一方面乳企却争相“走出去”到海外建厂扩张产能。

  对于雅士利为何国外建厂国内撤厂,雅士利相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此次将施恩工厂出售,是基于集团未来的五年重点策略布局,优化及合理产能,形成高效的现代化工厂布局。

  该负责人认为,现在雅士利在国内外有多个工厂,虽然每个工厂都具备先进的设备与一流的管理,但是从管理与产能上看,很难发挥集约化优势,并且产能上也过剩。

  据悉,此前雅士利在国内拥有4个生产基地,分别位于广东省潮州市、广州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山西省朔州市。去年该公司就已经将黑龙江工厂处理,此次被卖的是广州施恩工厂。

  那么,雅士利抛售国内生产工厂,是否与其新西兰建立工厂有关呢?

  据悉,2015年11月,雅士利新西兰婴幼儿奶粉厂投产,年产奶粉52000吨,该工厂产能已可满足雅士利一半的产能。

  有国内乳业营销专家指出,雅士利在国外建厂投产后,必将淘汰国内落后工厂,而收购方澳优主要的生产基地在国外,此次收购也是为其在国内产品系列发展争取有利位置。

  乳企产能过剩引发价格战

  中国食文化研究会秘书长陈学智认为,雅士利抛售施恩工厂,其实是国内乳业产能过剩的具体表现之一。事实上,国内部分知名乳品企业早在去年就开始有工厂的生产线处在半停产状态。有的生产量甚至只达到其最大产能的1/3。据了解,另一国内乳业巨头圣元此前也低调抛售了其位于张家口的工厂,目前该公司在国内只剩下青岛一个工厂用于生产配方奶粉。

  陈学智表示,事实上,国内乳业界很早就提出业内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关专家也早已呼吁相关企业关注。然而,过去几年,业内仍然有不少企业在生产环节上盲目投资、增资扩产,尤其是在海外投资建厂高烧不断。尽管一段时间以来,国外奶源受国内消费者青睐,加上国内的奶源供应有限、收奶价相对较高,目前包括蒙牛、伊利、合生元、光明、澳优、圣元等乳企,在欧洲、澳洲等海外奶源集中地投资建厂,但这些工厂生产的产品也基本是直供国内市场。然而,一个事实是,国内乳制品市场的消费增速却远远达不到乳企们的扩产速度。

  据统计,目前中国奶粉的产能,包括中外企业在中国生产以及中国企业在外国生产的,年产能约在150万吨左右,但目前我国居民的奶粉消费量只有60万吨—70万吨,也就是说乳企目前的半数产能即可满足市场需求。国内乳业产能过剩的“恶性表现”在近两年的市场上早已显现出来,最典型的就是行业内打得惨烈的价格战。

  当前,国内婴儿奶粉价格战从线上蔓延到线下,从奶粉延伸到液态奶,国内外资、国产品牌均加入价格战之列。据行业估算,去年国产品牌降价幅度较大,最高降幅超过50%,进口品牌全线降价,惠氏、雅培、达能、美赞臣均加入促销降价行列,主打品牌降价幅度超过30%。去年“双十一”期间,新希望旗下爱睿惠在电商平台上买6送3,折算下来每罐奶粉不足49元。

  陈学智分析称,总体来说,2015年比2014年整体价格下降了20%—30%,奶粉平均价格在180元—220元/罐之间,2014年平均价格在220元—250元之间。这使得奶粉行业的利润整体下滑,雅培、菲仕兰及美赞臣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

  并且,价格战已让多家乳企受伤,贝因美、澳优乳业、合生元、雅士利等企业去年净利润均出现亏损或下滑。雅士利早前发布盈利预警显示,预计2015年度净利润较2014年度减少约55%。合生元也曾发出盈利预警称,2015年年度溢利将比去年同期下降约90%。据合生元三季报称,截至2015年9月30日,9个月内,该集团的总收入为人民币28.54亿元,较 2014年同期的32.96亿元减少13.4%。对于业绩下滑,这些公司解释,价格战是主要原因之一。

  放开二孩能否救乳企于危难

  对于一些乳企管理者认为的国家放开全面二孩政策,能否救乳品企业于危难?

  陈学智认为,这种想法并不太靠谱。政策放开后,估计近十年内奶粉消费量最多达到80万吨左右,目前的产能还是富余得很。并且,我国正在加紧对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管理,根据最新意见稿,注册制实施后,每家公司旗下只允许保留三个品牌9个配方。这也意味着,乳企的婴儿奶粉生产量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将大幅收缩。

  业界认为,面对未来,要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一方面要靠企业兼并重组和自然淘汰。另一方面,乳品生产企业也应改变观念进行供给侧改革,了解、把控乳制品市场消费新需求,不断开发和引导新消费。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是重塑消费者对国内乳品企业的信心,不要再曝出各种乳品业触目惊心的丑闻了。唯有如此,国人的乳品消费量才能不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