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舶来遇见本土:引进舞台剧在中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8日 07:18 作者:孙伶;许望

    当受伤的烈马“乔伊”和主人“阿尔伯特”历经波折终于在战地的医院相认时,上海文化广场剧院内掌声雷动。11月15日,在上海进行首演的《战马》中文版就这样在掌声与感动中落下帷幕。由各种材料制成的马偶,在演员灵活的操控下,配合哒哒的马蹄声,沉重的鼻息和特殊材料制成会动的耳朵,仿佛活了过来。

    《剧院魅影》、《日落大道》不再只属于大洋彼岸的百老汇和遥远的伦敦西区,随着2002年中国首次引进《悲惨世界》以来,《妈妈咪呀》、《猫》等经典名剧,相继来到中国,并引爆音乐剧市场。

    过去国内演出的引进音乐剧,大部分采取直接邀请原版班底出演的形式。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引进舞台剧采取中外联合制作的模式,例如此次由凯迪拉克品牌赞助、英国国家剧院、中国国家话剧院、中国国际演出剧院联盟、SMG演艺中心联合制作的舞台剧——《战马》中文版。

    经典巨制就是票房保证?

    “我们在引进时会首先考虑国际知名剧目,这些剧常年驻演,并且演出效果非常好,比较有保障。”谈及引进音乐剧的标准,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兼《战马》中文版歌词翻译费元洪先生表示, “能成功的音乐剧一定是在情感上可以打动人心的,并且无论从戏剧的角度,还是音乐的角度,都有较高的艺术审美。”

    刚刚签署了协议,准备将名剧《日落大道》明年带到伦敦的Gate Ventures公司,也有志于未来引进音乐剧到中国,其主席韩世灏先生谈到未来规划时表示:“新剧在外国市场没有得到检验,直接带来中国有风险。”同时,只有已经在本土大获成功的戏,在本土利润空间已经不大,希望在其他市场继续发掘潜能时,才会考虑到全球各地巡演,也因此才有机会引进。

    直接引入与本土化

    比起联合制作,直接引进相对容易。然而直接引进的弊端在于,中国观众看到的也许不是最好的外国班底。韩世灏很直接地表示:“外国音乐剧被直接引入中国时,通常只用比较平凡的班底在中国演出。” 当然,并非所有引进音乐剧都能成功,2008年引进的《灰姑娘》、《艾依达》都曾在中国市场遭遇过滑铁卢。本土化不到位,是它们票房不济的主要原因。

    “这些成功的戏,通常会在本土驻演,因此最好的一套班底肯定会留在本土。”费元洪解释道,“美国演员有工会演员和非工会演员之分,前者的身价筹码高得多,比较难请。在成本和其他条件的制衡下,引进音乐剧只能是尽力做到最好。”

    本土化与联合制作

    在这样的情势下,联合制作成为了运作引进舞台剧的可靠选择。一方面,在外方的指导审核下,剧目能保证最好的质量,另一方面,中方团队可以在合作交流的过程中锻炼学习。

    以《战马》为例,中方面临的是管理团队和技术上的不成熟。国内的剧院体系不够完整,无法以原本缜密的架构完成如《战马》这样复杂的剧,因此直接合作前,中方团队先到英国实地考察,了解部门分工,再仿造英方模式,在新的体系下协同运作。《战马》的技术难点在于对马偶的操控,除了接受英方的技术指导,国家话剧院还面向社会招募,最终入选的马偶演员与马共同度过500多天的训练,以保证与马偶形神合一。其他如灯光、服装、设备等,为达标准,都采用进口原装。

    在这些严密的细节要求中,中方团队首先从模仿中学到经验,正如费元洪所说:“英国团队就像指导师,如果能达到他们的各种要求,中国团队就能够迅速地成长。”对于外国团队来说,联合制作同样更有深层吸引力,《战马》中文版制作人兼原英文版技术总监Katrina Gilroy表示:“如果直接把英语版本带来,演上三个月就走,对于英方剧院来说当然方便得多,但我们不想这样做。我们希望这部剧在中国能产生更大的影响,成为一个长期的项目。同时改编中文版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人才是瓶颈

    西方的音乐剧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而中方起步较晚。体系不够健全,人手不够充足,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战马》中文版总导演Alex Sims表示:“在英国,每个职位都有人各司其职,但中国有时要一个人承担三种职位的工作。”Katrina Gilroy补充道:“比如灯光小组,共有30个人,而中国只有6个人。”费元洪则表达得更委婉:“我始终认为中国音乐剧目前还是朝阳产业,所以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专业型人才。”

    在合作过程中让Katrina Gilroy印象最深的就是灯光和服装部门的沟通。就灯光而言,《战马》使用了世界上最复杂的打光技术,英方的灯光技师有十年的专业训练傍身,中方的灯光师要快速吸收运用这种能力,比较艰难。在服装上,《战马》这部戏的40来个演员人均有4到5套服装,英军与德军的制服细节十分考究,英文版有专门的设计师、裁缝为这部剧服务,而中国服装部门却相对不受重视,一开始给双方的沟通交流带来一定障碍。

    费元洪认为,“我们在审美和专业技术上与欧美国家相比差距仍然不小。如果用两个词概括那就是‘想不到’和‘做不到’,国外的音乐剧概念已经十分成熟,完全地照搬不够有创新,但直接原创对于中国团队来说也是不小的考验。另外大部分经典音乐剧都需要复杂的技术,不论灯光、舞台、布景,因而联合制作给我们提供了模仿和学习的机会。”

    “中国在创新力量和专业技术上的确不够,因此有成熟的欧美团队指导,会成长得更快。”韩世灏先生也表示中国音乐剧市场目前仍是原版引进、中文改编、中国原创三者齐头并进的局势,他说:“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保持这种局面,因为原创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并且观众对于引进音乐剧还抱有相当的热情。”Katrina Gilroy则建议:“为了快速促进自己国家音乐剧的发展,原创当然是越多越好。”

    新绎剧社执行制作人杨富凯先生认为:“中国原创音乐剧无论是为了走向世界,还是吸引本土观众,都应该发展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毕竟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但中国原创音乐剧市场发展并不算健康,杨富凯补充说道: “投资方掌握了过多的话语权,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才的培养方向和音乐剧的发挥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