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产经要闻 > 正文
黄石:文明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2日 16:08 作者:孙浩

  2012年过去了,超级火山没喷发,黄石公园还活着。

  每年七八月是美国黄石公园最佳观赏季节。即便不提此处得天独厚的地热奇观和丰富多样的动植物资源,仅“世界首家国家公园”一个称号也够引人遐想。

  若经公园北入口进园,在艳阳高照下,匆匆行路中很可能会遗漏掉罗斯福拱门上方一行简单雕刻的英文——“为了民众的福利和乐趣”。

  时光回溯至1872年,当美国时任总统格兰特签署将由国会批准建立黄石国家公园的法案生效时,即便是在美国境内,也未必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此举的意义。促成黄石建园的美国地质学家费迪南德·海登算是少数人之一。

  海登不是有这个念头或发起尝试的第一人,但他的热心倡议和推动真正起了作用。深知国会山的议员们要的是“眼见为实”,海登专门启动了一次对黄石的勘测探索活动,形成了500页证据、数据详实的报告,还特别聘请当时名声在外的摄影师记录下黄石景观。面对实实在在的“真相”,国会1872年顺利批准黄石建园。自此,保护美国最美的风景变成政府职责所在,不可不谓人类社会一次创举,也促使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及地区陆续将更多自然景观纳入到“国家公园”的保护旗帜下。

  海登们的初衷当然是好的,政府和法律就应履行起保护这份所有人共同财富的职责,也应该让更多人有机会亲眼目睹这些势必日渐稀罕的景观和资源。

  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内,黄石和黄石的保护者们付出了作为“世界第一”不得不偿付的“学费”。游客激增速度超过配套建设、人们环保观念还很薄弱、地方政府担心严禁资源开发而影响经济发展,以及因为人手不足而难以防范的大量偷猎、破坏行为,你能想到的麻烦,黄石在其早期发展史上几乎无一幸免。

  今天的黄石公园管理到位、标识清晰、环境洁净、交通便捷,都是交过学费后的结果。但有些“代价”无法挽回,黄石对此并不讳言,还将它们明晃晃地张贴在园内最吸引眼球的“脸面”上。

  观赏黄石内多彩多样的地热景观时,常常会遇见这样一块提示板,“向池内扔硬币、石块以及其他物品均系违法”,详细解释这样做会破坏园内温泉和间歇泉等稀罕而脆弱的生态系统,还下附举报电话,请游客一同监督。

  以黄石内最富盛名、游客必去的老忠实间歇泉景区为例。景区最深处是“牵牛花”温泉,形状确如一株多彩牵牛花,池面由绿、橙、棕渐变而成,池水清澈,中央幽深。不少游客爬高、俯身、变换种种角度,只求记录其光彩。

  然而,这样一片令人惊艳的美色旁,园方设立的解说牌却以“褪色的荣光”作为标题。黄石温泉的色彩是来自生活在泉中的耐热细菌,不同温度适合不同细菌存活,也相应呈现不同颜色。由于缺乏监督、环保意识不足,以前的游客常常向池中投掷各类物品,因此阻塞住池底的出气口,使得水温下降,棕、橙、黄色细菌扩张地盘,“牵牛花”从大片明亮的蓝色变为较混沌的绿色、棕色等。每年,工作人员仍要冒险从池底抽走数以百计的石块、硬币等各种物品。

  这种无法补偿的“代价”不止一处。在诺里斯景区,“分钟间歇泉”的喷发规模已今非昔比。这里曾毗邻公园早年间一条主路,不少游客会涉险穿过间歇泉,嬉闹着向其池内扔石块,导致其底部西侧主要出气口被堵死。这个间歇泉原本每60分钟喷发一次,才被冠以“分钟”之名,每次水柱高度可达12米到15米,但现在仅靠东侧出气口,喷发已变得不规律,终究没能像喷发规律的“老忠实”间歇泉那样成为园中明星。在一侧解说牌上,作者为它不可逆转的痼疾开出诊断——“因无知而窒息”。

  或许是为彰显建园者“为人共有”的理念,和其他国家公园一样,黄石票价并不昂贵,一辆私家车只需25美元,或单人12美元,可玩足7日,并适用于毗邻的大提顿国家公园。黄石年票只需50美元,美国国家公园通票更只需每年80美元,可供持票者单人或私家车使用。

  非盈利组织“黄石公园基金会”自1996年起成立,向公众募集善款,用于黄石维护、研究等项目。比如,入住园内住宿点时,工作人员都会询问住客是否愿意每晚捐出2美元,不少人会欣然点头,这份善意的回报手到擒来。

  想来电影《2012》的创作者可能去过不止一次黄石。站在那些上天所赐、其实并不真正为人类所有的自然奇观面前,你很难不变得更谦卑些。有关“2012”的耸动预言,或许只是一个善意提醒。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