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炅信息科技赵昕:一门心思用数据和模型做车险定价系统

  她工作后仅用两年时间就考完北美所有精算考试;合并过全美40多个车险的定价系统;回国后带团队给某安的风险筛选和定价项目做咨询;创业后的第一个客户是三一重工,第二个客户是蚂蚁金服…… 每当聊到做选择时她习惯用义无反顾这个字眼,而说起做事情时她则喜欢用一门心思这个词语。

  一、方向初定

  2001年,南开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以后,赵昕到威斯康辛大学数学系深造。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她对数据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此,她甚至放弃了即将完成的博士学位。当时,有两个工作机会供她选择:一个在密尔沃基;另一个在芝加哥,公司是著名的德勤咨询。但她没有选择去德勤,理由显得很精算:因为德勤在芝加哥市中心,每天要交停车费。

  她选择了有免费停车场的公司入职,这家公司叫明德,专门从事精算咨询。入职后赵昕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考完了所有的精算考试。在美国,北美精算师考完所有科目所花的平均时间是七年。

  2005年的美国,使用了预测分析方式的公司(例如Progressive, Capital One等等)不断在竞争中胜出,让业界逐渐认识到这种方式比传统精算能更精确地评估风险。于是,用数据和模型做预测性分析来指导金融行业的运营和管理方式变得越来越火。德勤率先开设预测性建模的培训课程,而她第一时间报名参加。这样的培训课程,后来每年都有。现在美国保险行业做数据分析领域的人,大部分都是从这个培训开始的。而赵昕参加的第一期,用她自己的话说,堪称黄埔军校第一期。这时,她自然无法预料,讲师颜骏博士在很多年后会和她成为挚友和同事,并在项目上有多年的合作。

  这期课程的主要内容是怎么用预测模型做车险定价。一下课,颜骏老师就被很多人围得团团转,可以想象当年培训的火爆程度。她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只是默默地听了两天课。因为之前没做过类似的工作,所以培训结束后,为了更好地理解其中的细节,她把课上给的相关数据和算法的所有代码,自己从头到尾写了一遍。写完之后,直觉告诉她,这是个用数据和理智指导业务的新潮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是一个很好的方向。这时的颜骏博士自然也没注意,他的课堂上有过这样一个人。多年后聊起,颜博士翻出当年的学生名单,找到了赵昕的名字。

  2006年的上半年,有一家芝加哥的保险公司公开招标,希望用新一代的预测模型做车险定价。在此之前,赵昕所在的明德公司没有类似案例,但她硬是拉着合伙人去投标,而且自己作为主讲。这时的她,在公司高层眼里,不过是一个英文讲得奇奇怪怪,工作才几年的新人。她之所以敢这样做,一半是当仁不让的信心,一半是初生牛犊的勇气。

  五家公司参与竞标,最后一轮只剩两家PK,他们明德团队惜败给德勤的专家团队。虽然最终没有中标,但这足以让公司合伙人对她这个新人刮目相看。从那以后,她就一门心思地想做车险领域预测模型的定价分析,因为觉得它很有价值,也很有意义。无奈明德的公司项目背景所限,很难有机会拿到此类项目让她施展所学。那时,她想去保险公司用预测模型的方法把车险的风险筛选和定价做好的心思越来越重。

  二、如愿以偿

  2007年,赵昕离开明德并如愿以偿地跳槽到俄亥俄州一家区域性的保险公司,专门从事车险定价工作。她去了仅仅三个月不到,这家公司就被并购。因为公司的定价系统做得非常好,她被选中去合并这两家公司的定价系统。这相当于,一家大公司并购了一家小公司,却让小公司的定价负责人把两家公司的定价系统整合到一起。在合并的过程中,她得以第一次看到多个保险公司定价系统的全貌。

  系统的整合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2008年,她所在的公司又收购了一家规模相差无几的公司,借此完成全美的战略布局。三家公司,一个是在东岸,总部是在波士顿;一个总部在西海岸,在西雅图;而她最一开始被兼并的小公司正好在中西部的辛辛那提。这时候,那家小公司的员工已经被裁的所剩无几,而她因为在系统合并时的出色表现,再次被选去负责系统合并的工作。

  在美国,不同地区和承保公司的定价系统都是独立的,每一家承保公司的定价规则也都不一样。在两度并购的两三年时间里,她总共合并了40多家承保公司的定价系统,最终合成七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合并完成,系统运行良好后,她又跑去做产品开发和实施,包括车险产品的设计、定价、核保、销售政策制定和推广等内容,开始往业务端发展。那时,她负责美国东部麻省等四个州的个人保险业务产品,过着空中飞人的日子。

  恰在此时,父母准备来美国。因为他们的身体不好,她也不想再频繁出差。可那样的话,她只能离开业务一线,回公司的总部做技术工作,要么波士顿,要么西雅图。这两个非常自由派文化的城市与她的风格完全不搭。她一直认为,西雅图和波士顿都是一个可以去出差,但不能久呆的地方。

  2008年总统选举时,她所在的俄亥俄州,将原来一致投给共和党的选票投成了民主党。她非常地不认同,决定找个和自己的风格更加符合的地方工作生活。于是,她搬去了德克萨斯州。她说,美国如果有一个州是共和党永远取胜的话,那一定是德州。

  三、优术明道

  2009年初,赵昕开始在德州的一家保险公司USAA集团上班。该集团在全美保险公司排名前五,创立于1922年,以对会员的服务承诺而著称,客户都是现役军人和荣誉退役军人以及他们符合资质的家庭成员。公司军官会员的续保率是99%,剩下1%没有续保的主要原因是会员的自然死亡。它的会员是可以继承的,父传子,子传孙,但是不能断代。

  入职后,长达一周时间的新人培训就让她印象深刻。公司让她体会军人的各种场景,比如吃各种战斗餐,感受军人野外生存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实际上,公司想通过这种具象的体验让员工感受军人的不易,从而促使他们更全面地去思考需要把产品和服务做到什么程度。

  比如,车险产品的设计。在美国,你如果从一个州搬家到另外一个州,只需要换掉车牌,换个保单即可。但是对于军人来说,他可能是要跨国的,也许上半年还在美国,下半年可能要去另一个国家,过几个月又换地方了。他的车要是跟着他走的话,就需要从美国运到别的国家。在另外一个国家或地区,他工资拿的是美元,花的却是本地货币,兑换会存在汇率的问题……针对这些情况,USAA会设计各种方案解决用户碰到的问题:他会为用户将车辆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提供帮助;在美国之外的地方修车或者赔付的钱,USAA公司会支付当地货币。

  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金融保护局开始出台各种监管政策。由于USAA几乎掌握所有美国军人的经济命脉,在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的双重作用下,公司决定专门成立新的风险管理部门。而赵昕,在做了几年的数据分析和预测模型之后,被选去这个新的部门做集团风险管理。

  USAA第一次真正用数据和算法来做风险管理。当时,十几个专门做数据分析的人一门心思只做这件事情。最终,用所有的数据把一家公司的经营从资本金到产品的利润目标、再到定价、运作的市场环境,从头到尾做了一遍,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2012年,USAA被美国金融保护局评为唯二的两家风险管理优秀的企业之一。

  除了在产品设计和风险管理等方面的技术,USAA给赵昕印象最深的还是企业的价值观。每家公司都说客户是上帝,而这家是她见到的真正把客户当上帝的公司。她听老员工讲,911恐怖袭击的时候,整个纽约所有的电话都断了,消息完全发不出来,还能够打电话而且不用交费的就是1800的电话。很多会员能记住的差不多就只有USAA的1800号码。后来的几天,公司几千名客服不再做业务,专门接各种人打来的电话,然后帮这些人在全美国联系他们的亲人,告知他们的状况是否安好,也不管打电话的是不是USAA的会员。

  另一个故事则来自于她的亲身经历。她要回国的时候,把所有的车都卖了。车卖掉,车险就要退掉。她原本想打电话给客服把钱退回就完事。结果客服解释说,公司在中国市场不做车险业务,但是如果你现在把这个保单取消掉,等你再回到美国的时候,这个保单就没有连续性了。一旦没有连续性,价格也就没有优惠。即使以后你不在USAA投保,其它公司也会按照你是一个以前没有保单的人来处理,保费会涨很多。

  最后,客服给的解决方案是帮她保留一张空白保单,每年交5美金,这样保单就有连续性。做保险的知道,公司维持这么一张保单,成本要远远高于5美金。那位客服是真正设身处地的替她去考虑和保障她的财务安全。

  现在,她仍然认为USAA是她整个职业生涯中,从内心的理念到工作的习惯到价值观,认同度最高的一家公司。她说,如果有一天,再去美国工作的话,USAA一定是她的第一选择。

  四、回国践行

  2013年,全家决定迁回中国,而德勤恰好在中国赢得了国内某最大保险公司的车险定价系统的咨询项目。项目拿下后,却没有合适的人来做项目管理。因为这个岗位需要有大型项目管理经验,精通中英文,了解车险定价和预测模型。听起来,这个岗位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而最终找到她的,正是当年德勤培训课程的讲师颜骏。回国第一站,她决定去刚工作时没有选择的德勤,只不过地点是在上海,而不是收停车费的芝加哥。

  之后,她带着中国和美国的团队为这家公司做团车风险筛选和定价系统的咨询。项目交付后,运行效果良好。2014年,这家公司的私家车再次聘请德勤完成类似系统的更新和改造。那时,中国车险费率市场改革还没开始,但这家很有前瞻性和创新性的公司,已经提前把系统工作做好了。

  后来商业车险费率市场改革的时候,很多公司都希望不要改得太快,因为她们没有准备好;而这家公司,是唯一一家要求快点放开的公司,一直到现在也是。因为经过一年多紧锣密鼓的改造,这家公司的系统已是“今天拿到通知,明天就准备就绪”的状态。

  由于该项目的成功应用,排名前几位的财险公司,都陆续请德勤做此类项目。其实,德勤就是把理念转化成一套咨询的方法论,教给各家公司。但现实情况是,每家公司的执行力、接受度或是对科技的信任度都不一样,因此,取得的效果也有很大差异。

  有的公司在方案落地的时候,会把各机构的人都召集到总公司来,必须用咨询公司提供的工具和方法论,把自己机构的结果做出来,做不出来就不能回去,直到做出来为止;而有的公司则是一种“咨询公司把结果做出来给我们用就好”的状态。

  确实,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方案落地,更需要人才的支撑。她发现,咨询项目组带出来一个团队后,这些人要么升职,要么就被其它公司挖走。所以,这些方法和技术的传承,很难通过咨询的方式在一家公司留存下来。

  在多个大型的咨询项目后,她深切地体会到,如果把咨询方案当成是武林秘籍,那么咨询的工作方式就是把里面的心法套路教给客户,而客户要在几个月时间内把自己修炼成一个内功大师。但问题是,随着费改进程不断推进,市场变化加快,客户根本没有时间去把自己修炼成一个内功大师。她想,应该有一个更加短平快的解决方案,让绝大部分公司能快速的应对市场变化。

  五、合伙创业

  在德勤期间,有一次公司要为上面提到这家保险公司做智能化营销的项目,其中有部分工作需要擅长大数据和自然语言处理的人才。而国内找不到特别合适的人来担当此任。还是当年的讲师颜骏给赵昕介绍了在美国德勤工作的专家杨明锋。几次电话会议沟通后,她感觉杨在技术和大数据方面还是“挺靠谱的”。

  那时候,杨明锋还在美国。合作了几个项目后,突然有一天,杨明锋打电话给她说,他觉得他们两个人能力互补、意气相投,因此约她一起在国内的保险科技领域创业。这时,她才发现,他俩还是同一级的南开校友,而杨竟是当年南开BBS上一个知名账号的主人。

  她把自己一直以来思考的取代咨询方案,转而用数据和模型开发车险定价系统以及自动化工具的想法合盘托出。他俩把讨论后的方案给从事风险投资的朋友看,投资人都觉得这个方向靠谱。虽然她觉得,当你有工作的时候人家说靠谱与你没有工作了以后还会不会投你是两件事。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决定与杨明锋合伙创业。因为,这是她一门心思要做的事。

  2017年2月14日,她正式从德勤离职。合力和华创两家风投机构给他们的公司七炅信息科技投了千万级的天使轮。赵昕和杨明锋希望合伙释放数据的能量,一起把赵昕在国内外保险行业这十四五年的想法和经验融合成系统和自动化工具来解决这些问题,从而引领下一代保险。

  她曾在自己的文章里写过,如果说要把这些应用系统描述成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东西,它就像是钢铁侠的外套,客户只要穿上这身外套,简单地学习过操作手册就可以直接上战场。这样的好处是,客户不用过于纠结这个算法是怎么回事,后面那个方法论怎样,就可以很快上手用于实战,可以更敏捷地对待瞬息万变的市场。

  在创业头一年里,基于过去几年帮助国内前几名财险公司提供的咨询方案,七炅开发了“远见”车险业务政策决策分析系统。利用现代软件工程技术,把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和理念,埋在优美简洁的用户界面之下。如今,中小财险公司也可以使用他们为行业领先巨头提供的方案,简单、易用又经济。

  此外,七炅还开发了“洞察”车辆风险查询和预警平台,用大数据和预测性分析,评估每一辆车的事故风险,为保险公司承保和定价提供依据。营运车辆的风险评估一直是困扰业界的难题,而七炅整合了多源头的数据,并利用先进技术解决了这个难题。

  在创业初期,七炅还为三一重工及其保险主体完成产品方案和部署,为蚂蚁金服提供数据分析、预测建模和实时领域的项目咨询……获得杭州5213行动计划的支持。他们开发的应用系统获得2017陆家嘴中国金融创新榜“最佳保险科技应用奖”,2017机器之心「Synced Machine Intelligence Awards」“三十大最佳AI应用案例”等奖项。

  随着车险费率改革的进一步推开,在全新的业态模式下,保险行业和数据技术、人工智能的结合也会越来越紧密,技术应用的助推将成为保险企业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去年,他们联合三一重工、中国再保险、华为等发起“数据助推与AI着陆-2017保险科技三角论坛”来推动保险科技领域的应用。同时,她本人还在南开大学、大连理工等高校担任校外导师,以志愿者的身份帮助学生了解保险领域的前沿技术,提高下一代人对保险科技的认知水平。

  赵昕说,七炅科技目前正着眼于新技术变革之下的未来保险形态转换。在物联网、共享经济、无人驾驶等新技术普及之后,将促使保险产品从简单的车险向个人健康险及意外险、产品责任险、生产方责任险、平台责任险等转换,保险公司主要的责任不再是赔款,而是如何设计适合新场景的保险产品,并快速切入到通过技术来预防事故的发生。

  作者简介:曾国伟,淳粹传媒创始人、U40资本俱乐部发起人。第一财经2017年菁英计划年度菁英人物。内蒙古卫视《创客中国》节目思辩导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