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逾期率维持低水平 法律调“准星”瞄住“老赖”

  每经记者 张寿林    实习编辑 廖丹    

  信用卡近期成为热词,从官方至民间,都受到跟踪关注。

  针对信用卡,近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布了《修改〈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对于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在提起公诉前全部归还或者具有其他情节轻微情形的,可以不起诉;在一审判决前全部归还或者具有其他情节轻微情形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但是,曾因信用卡诈骗受过两次以上处罚的除外。

  司法大数据分析发现,信用卡诈骗罪呈现恶意透支成为主要行为样态、恶意透支刑事案件量刑整体偏重两个特点,反映出决定关于恶意透支的规定已难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需作出调整。

  近期人民银行也公布了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至三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环比增长16.4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34%。

  不过在这其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1.34%的指标水平,在历史变动中并非高值。从公开数据来看,该指标历史高位停留于2008底~2012年上半年。这与人们通常以为的当前信用卡风险增大印象有所出入。但目前来看,国内各方已提前布局防控信用卡风险。

  信用卡逾期率1.34%

  根据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情况,至三季度末,银行卡信贷规模持续扩大。

  报告期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4.69万亿元,环比增长5.05%;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6.61万亿元,环比增长5.68%。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23万元,授信使用率45.03%。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80.98亿元,环比增长16.43%,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34%。

  从历年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来看,2008年末该项为1582.12亿元,至2018年9月底达到6.61万亿元,也就是说在近10年间,银行卡应偿信贷余增长了近41倍。

  在逾期方面,2008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33.77亿元,而今年9月末,这一总额已达到880.98亿元。近10年间,该项数据增加了25倍。

  也就是说,总体来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并未随着应偿信贷余额以同样速度增长,而是增长相对缓慢。

  再从当期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与当期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之比(即信用卡逾期率)来看,相对于10年期,这一比例明显出现下降。2008年底,该比例为2.13%,在随后的两三年间,该比例在2010年一季度末达到最高,为3.54%。

  而在最近4年间,该比例维持在1.1% ~1.6%,且呈现双向波动,并未形成趋势性变化。

  根据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的观察,我国大陆信用卡发展很快,但目前还无需担心危机出现。他认为理由如下:一是全行业逾期情况还在改善。尽管我国信用卡发卡量、贷款余额同比增速都在快速上升,但逾期情况还比较正常,而且还在改善当中。

  二是信用卡市场的快速发展仅持续不到两年,并不算长。我国大陆信用卡市场的快速发展,尤其是银行大量涌入信用卡市场是2017年以来的事情,迄今为止不足两年,持续的时间还不够长。

  三是卡均授信额度的增长还算正常。我国没有出现政府出台扶持措施等过度刺激的情形(早期培育信用卡市场时政府有一定的扶持措施,但均不涉及信用标准),银行之间竞争不算特别激烈,没有出现过度授信的情形。近几年信用卡卡均授信额度增速为个位数,略高于居民收入增速,还算正常。

  整体来看,王剑指出,虽然2017年以来有大量银行涌入信用卡市场,再加上今年上半年流动性较为紧张、现金贷监管加强,共债问题导致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有所上升,但目前还不需要担心出现危机事件。

  让该有的惩罚枪枪命中

  虽然危机事件的发生目前还不需要担心,但中国对于信用卡的风险已保持持续关注。据悉,早在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重庆团人大代表周光权便提出了关于高度关注对信用卡透支行为处理异化现象的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

  今年7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主持召开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邀请周光权列席会议,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修改的决定》。

  记者还注意到,今年5月,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互金专委会”)官网发布一期互联网金融新业态风险巡查公告,公告提及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现信用卡代还和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业务模式。此类业务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平台收取高额费用、用户信用卡信息安全等问题,潜在风险值得关注。

  中央政法委官方公众号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近日指出,“两高”对决定的这一系列修改显示出再明确不过的意图:把刑法这张筛网编织得更严谨一些,面对失信犯罪行为真正“疏而不漏”,把准星对准真正的“老赖”。

  本次司法解释修改,就是这个原则的深入实践。它不是要让过去有罪的,在今后无罪,而是要把刑事制裁的准星,校得准一点,再准一点,让该有的惩罚枪枪命中,拳拳到肉。

  这几年来,与我国信用卡发展比翼齐飞的,是中国人旺盛的消费购买力。每次网购狂欢节比拼的不只是手速,更是卡包的厚度。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情况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已达到6.59亿张,相当于人均持有信用卡0.47张。

  但是,也有部分持卡者动起了歪脑筋,将可透支信用卡视为“待宰肥羊”。他们大量透支信用卡资金,在银行催收时置之不理,甚至逃之夭夭,使发卡银行背上了沉重的信用坏账。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打击信用卡诈骗犯罪不是过于苛刻的小题大做。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表示,在信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的今天,这是必须坚决执行的战略。

  从银行的角度来看,信用卡业务接下来会呈现怎样的走势?根据中银国际证券励雅敏、袁喆奇的分析,信用卡业务逐渐成为各家零售补短板的突破口。一方面业务规模不断扩大,大行和股份行流通信用卡规模相比于年初增长15%,另一方面,服务深度不断延展,各行积极通过加强场景渗透和金融产品创新对存量信用卡客户展开深入挖掘,带动信用卡贷款相比于年初增长11%。

  此二位分析师进一步指出,中国大陆的银行信用卡业务风控一直较为审慎,目前金融监管环境趋严,个人征信体系正不断完善,信用卡的不良率和逾期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认为不会发生危机。

  截至2018年2季度,我国银行业逾期半年以上信用卡贷款占信用卡贷款应收账款额的比重较2017年提升仅2BP至1.21%,和台湾地区发生卡债危机时逾期3个月以上占比(3.3%)还有很大的差距。目前来看,银行信用卡贷款整体质量可控,不过在信用卡贷款和消费贷款快速发展过程中,需要关注出现不良率的波动趋势对资产质量的影响。

  台湾地区信用卡危机案例启示

  说起信用卡风险,中国台湾地区就曾出现过信用卡危机案例,这对于人们理解信用卡风险有很好的启示作用。

  台湾地区于1988年正式发行现代意义上的信用卡,1994年推出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台湾地区信用卡繁荣于亚洲金融危机之后,1998~2005年,台湾地区信用卡流动卡数和循环信用余额的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均超过20%。

  危机爆发于2005年,这一年的信用卡流通卡量是一个明显的阶段性高点,而后,大约在2005年末开始崩塌,并于2006年形成逾期率的顶峰。

  2006年初,台湾地区信用卡贷款中逾期超过三个月的贷款比例陡增,从年初的2.44%增加至4月份的3.38%,达到峰值。现金卡更为严重,逾期率从2005年末的1.84%陡增至2006年4月末的6.75%,峰值为8月份的8.46%。其间还发生不少“卡奴”自杀事件,社会成本高昂。

  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分析,从供给来看,一是亚洲金融危机后银行从事信用卡业务的意愿变强。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信用卡都是小银行的差异化业务,大银行往往以企业业务为主。1999年的台湾地区刚刚遭受亚洲金融危机重创,企业贷款需求低迷,银行需要寻找新的利润来源,之前不被重视的信用卡逐渐走入广大银行的视野。

  但当竞争进一步加剧之后,银行的行为就变了味道,风险开始积聚。风险产生的原因说来说去不过两点:一是通过降低利率吸引客户,导致收益无法覆盖风险(通过直接降低利率,或者通过金融创新变相降低当前利率);二是过度降低风控标准(过高的授信额度、过低的准入门槛),导致风险大到高收益也无法覆盖。这两点在台湾地区信用卡业务发展的后期表现得淋漓尽致。

  王剑指出,由于竞争加剧,银行纷纷放松发卡标准,比如许多银行推出以卡办卡业务,即根据申请人在其他银行的信用卡使用情况来发卡,后期一些营销行为十分夸张,比如部分银行推出名片开卡,即本人持名片即可申办信用卡。风控的降低还表现在给予客户过高的额度,比如台湾地区银行业在2004年6月末给予现金卡客户的卡均授信额度(可动用额度)是8万元台币,一年之后大幅增至10万元台币,这样高的增幅显然不是居民收入增长导致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