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火爆收官之后 独立音乐圈走向更大的消费市场

  吴丹

  [新裤子、刺猬、痛仰、Click#15、盘尼西林……31支参赛乐队通过《乐队的夏天》实现了“出圈”,尤其是七强乐队的境遇大为改善,陆续登上时尚大刊,获得品牌青睐,商演和代言邀约不断。综艺的介入,让乐队文化进入主流视野,但是真正热烈的音乐盛世,并不是几支顶尖乐队的“出圈”,而是整个独立音乐圈生态的建立,它将依赖更多优秀的作品、更多元化的演出平台。]

  马东带领《奇葩说》团队打造的《乐队的夏天》,真正点燃了这个夏天,也真正改变了参与乐队的命运。

  在微博上,话题“乐队的夏天”讨论量达467万,阅读量高达40.6亿。位列Hot5第一的新裤子乐队,微博粉丝从十几万涨到117万。参加节目前一度面临解散的刺猬乐队,微博粉丝同样涨至116万,演出费翻番,并开始筹备下半年巡演。而之前籍籍无名的Click#15乐队,原本每个月靠演出只能赚1000元,如今演出费涨了数倍,商演和代言邀约不断。未来他们不但能靠着音乐谋生,更能就此沉淀下来,创作更多好音乐。

  《乐队的夏天》邀请了新裤子、痛仰、海龟先生、黑撒等摩登天空旗下的乐队参与,位列前五的刺猬、Click#15、面孔则分别来自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赤瞳和在水星厂牌。因此也有人说,这个夏天“出圈”的不仅是乐队,也是乐队背后的音乐公司。

  成立23年的新裤子乐队,因《乐队的夏天》而再度爆红。

  “从综艺的方向来看,今年已经变成一个原创大年。”摩登天空CEO沈黎晖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在《乐队的夏天》里,乐队与综艺这两个看似泾渭分明的形态实现了特别好的融合,短时间内,综艺节目的流量让乐队得到大范围曝光,“综艺负责破圈,而我们作为产业的一分子,也会负责为乐队扩圈。”

  《乐队的夏天》热播时,沈黎晖的朋友圈都在讨论每一期乐队的表现。老乐队对音乐的坚守,新乐队的生猛冲击力与创新性,都在这档节目中淋漓呈现。“乐队”这个词成为一个理想主义的IP,代表着真实与自我,让人们回想到曾经疯狂过的青春与被现实挤压的梦想。

  沈黎晖甚至收到一位朋友转来的一万块钱,希望转给新裤子主唱彭磊,感叹他们23年坚持做音乐太不容易。沈黎晖表示,像新裤子这样级别的乐队早已过了缺钱的日子。乐队今年3月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演唱会,门票十分钟便售罄。即便是流行歌手,能在工体开一场演唱会并全部售罄的,数量并不多。

  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因真实而直接的个性圈粉无数,他们的现场演出也数度引得观众流泪。

  31支参赛乐队通过《乐队的夏天》实现了“出圈”,尤其是七强乐队的境遇大为改善,陆续登上《Vogue》《时尚先生》等时尚大刊。新裤子接下vivo、京东、百龄坛等品牌商业合作,年轻时尚的Click#15则接下雪碧代言,又与阿迪达斯、领克合作。瑞幸咖啡索性为爆红的刺猬乐队定制了一款“白日梦蓝”咖啡。

  乐队文化在2019年夏日掀起狂欢,但乐队的未来是否能真正迎来夏天,却仍有漫长的路要走。太合音乐集团独立音乐服务部总经理刘瑾告诉第一财经,“乐队文化从没有停止过,一直在往上走,年轻人不断在进入这个行业。”综艺的介入,让乐队文化进入主流视野,但是真正热烈的音乐盛世,并不是几支顶尖乐队的“出圈”,而是整个独立音乐圈生态的建立,它将依赖更多优秀的作品、更多元化的演出平台。

  乐队商业价值陡增

  “各行各业都有金字塔结构,顶端永远是少量的。”在谈到乐队如今的生存现状时,刘瑾说,玩乐队某种程度上就像创业者,会面临九死一生,“根据统计,80%的乐队不能靠音乐赚钱,这是现状,也是行业的特点。”

  在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几支大热的乐队,即便已经在圈内坚持十多年,仍然面临各种艰难。

  Click#15乐队参加节目前少有演出机会。主唱Ricky的正职是阿那亚社区音乐总监,键盘手杨策则为不同乐队、音乐人伴奏,有时还会担心主办方是否给报销来回路费。刺猬乐队主唱赵子健平时是程序员,每次乐队需要巡演时,都会因为请不了假而不得不辞职,导致频繁换工作。

  作为一支年轻的乐队,Click#15之前少有演出机会,节目播出后商演和代言不断。

  刘瑾认为,大部分乐队无法依靠演出养活自己,过上舒适稳定的生活,这是国内许多原创音乐人的现状。很多人都是一边上班一边玩乐队。但是,当更多的消费者愿意买单,就会造成乐队生存状态的变化。

  “当版权环境变好,演出市场变得健康,之前如果是60%的乐队不能靠音乐谋生,这个数字逐渐会变成40%,更多人能依靠音乐生存。音乐人肯定要经历这个阶段,当你的音乐不成熟,受众没出现,肯定是投入大、产出小。当你的现场有人买票,收支平衡,逐渐可以养活自己,进入更大众的视线,改善生活。”刘瑾说。

  《乐队的夏天》的成功,让乐队得到空前曝光,也证明商业与独立音乐并不矛盾。

  沈黎晖认为,像摩登天空这样坚持做独立音乐的音乐公司,今天也变成了最有价值的音乐公司之一,“这个价值不光是文化价值,也包含商业和资本价值。其实这些年我们大的想法和方向并没有改变,只是时代和用户在改变。但反过来说,目前我们所处的环境,它已经变成了更趋向于年轻的、更好的音乐审美,更加回归长期价值的方向。”

  独立音乐的全产业链

  乐队文化的蓬勃,依靠的当然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在中国独立音乐商业版图中拥有重要地位的摩登天空,想要做的,就是打通产业链,走向更大的消费市场。

  如今的摩登天空,主要的收入来自音乐节、音乐版权、音乐现场和艺人经纪。2017年摩登天空宣布成立英国公司,从一家独立厂牌变身国际音乐公司,签下十多支乐队与艺人,并冲入英国排行榜。这之后,摩登天空成立创意视觉设计厂牌MVM、成立独立运动厂牌ModernSkySports、推出嘻哈综艺《摩登嘻哈秀》,又投资英国音响巨头ORANGE,甚至推出摩登设计酒店。

  摩登天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音乐公司,而是建立起独立音乐的生态系统。在“音乐+”的理念下,不断创造更多可能性。

  “在传统的音乐业务之外,摩登天空现在往消费方向在探索。”沈黎晖说,就比如摩登设计酒店,它是新一代年轻用户真正需要的“新酒店”,会将音乐、艺术展览的概念延伸至酒店中。它呈现的是摩登天空对音乐和青年文化诉求的理解,“无论是在音乐创作的表达层面,还是在商业的变现层面,我觉得,它是一个更宽、更立体的出口。”

  成立23年的摩登天空,以强大而全面的优势,试图在独立音乐中发挥更大影响力。它就像独立音乐的收藏家,建立起艺人的经纪和唱片发行平台,旗下囊括另类音乐厂牌BadHead、嘻哈厂牌M_DSK、世界音乐厂牌北河三等。从去年起,YoungBlood新血计划的启动,也最大层面地发掘青年艺术人才。

  就在这个月初,摩登天空发行了全新合辑《摩登天空9》。这张充满冒险精神的专辑中,收纳了12支乐队与艺人,他们的名字对大众而言完全陌生,很多人甚至第一次发布录音室作品,可谓最新鲜的乐坛力量。他们的音乐风格更加前卫且多元化,像是新世界的领路者,提前带人们进入下一个可知但还未命名的时代。

  今天爆红“出圈”的新裤子乐队,正是从1998年的《摩登天空1》中横空出世,唱出一曲《我们的时代》。

  过去两年,以太合音乐为主体的厂牌遍地开花,自成一派。去年年底,太合音乐集团宣布联合麦田音乐、兵马司、赤瞳、在水星等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地区的近40家独立音乐厂牌以及近600组独立音乐人,打造华人地区紧密联合的独立音乐厂牌联盟“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Works)”。

  “所谓独立音乐联合体,就是联合40家独立音乐厂牌,联合传播、发行、商业化开发,从而实现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的共生与繁荣。我们覆盖的音乐人接近800组,作品应该在4000首。”刘瑾估计,今天中国的独立音乐人数量已经达到了十几万组。

  School主理人刘非曾对媒体说,如果哪一天,连超市也能放国内乐队的音乐,就说明中国乐队真正发展到了理想状态。《乐队的夏天》想做的不仅是让乐队“出圈”,让音乐行业生态变好,也希望能刺激更多年轻人拿起吉他和贝斯,跟身边人一起玩乐队,实现青春时代最酷的梦想。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