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交所模式迎来重磅监管,互联网金融整治进入深水区

互联网金融.jpg

  “不管合不合规,我们所有的金交所产品全部下架了。”最近,多位互联网金融企业人士表示。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日前下发64号文”,规定的715日大限已过,目前包括陆金所、京东金融、苏宁金融以及各类网贷平台等纷纷暂停新发或下架金交所产品,平台上已无金交所产品可投。这意味着近年来流行的互联网金融的金交所合作模式,终于迎来了重磅监管。

  金交所模式的风险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52家金融资产交易所、交易中心,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亿至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据了解,金交所与互联网金融的合作主要是源于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金交所大多由各省金融办审批设立,是地方政府或地方企业发行债券的渠道之一,在本地以私募的形式来募集资金。

  自去年824网贷监管细则”出台后,金交所一度被认为是P2P网贷大额项目的好去处。在不少平台对这一模式仍谨慎观望时,他们的同行们,却通过借道金交所,解决了限额对大标项目的困扰,迅速做大规模。尽管,该模式始终备受争议。

  彼时,多家互联网平台纷纷入股金交所或成为其会员,不少平台还直接向金交所提供非标资产。金交所,也迎来了属于它的“第二春”。然而,金交所模式好景不长。去年底招财宝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如一声惊雷,迅速打破了这份“宁静”,也揭开了金交所通道模式背后风险的冰山一角,并催化了这一模式整改的落地。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在机构定位上并不相符。“互联网金融平台定位于小额普惠群体,而地方交易所产品属于私募性质,定位于具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的特定人群,二者要弥合这种属性定位上的差异强行合作,很容易带来所谓权益拆分、降低门槛和突破200人红线等问题,具有一定的风险隐患。”

  同时,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也使得金交所的产品,份额化和证券化趋势明显。“金交所产品原本是私募性质,到互金平台上进行销售就变成了公募,毫无门槛可言,这其中存在一定的风险,与当前的监管背道而驰。”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表示。

  64号文”中也重点提到“一些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法违规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业内人士普遍认为,64号文所指违法违规业务,依据仍是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文。

  其指出的互联网平台变相违规内容包括: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多家平台“洗白”非标资产

  这次互联网金融与金交所的合作戛然而止。在此次下架此类产品的平台中,多家平台的金交所类产品存在收益权转让拆分、规模拆分等问题。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360你财富此前提供四类理财产品,包括活期、定期、基金以及股票等投资,此外根据具体产品不同的转让规则提供部分产品的转让。以360你财富官网在713日发布的定期产品“小定宝-尊享381H6M-VIP1D期”为例,《产品合同》显示,“甲方,指普惠金融交易中心,作为本产品的管理人具有发行管理‘理财计划.尊享宝381号’的合法资格”。“投资方向为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尊享宝381号’理财计划,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8%,投资期限为162天,本息兑付方式为一次性还本付息”。

  再如陆金所下架的产品,截至714日陆金所已暂停发新标,而且相关金交所产品已下架。根据网贷之家整理,陆金所相关项目有智能宝、零活宝、安赢-融政通等,与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广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江西股权交易中心等合作。

  此外,还有蚂蚁聚宝和百度金融平台,都曾经在平台上销售类似产品。企业债等私募产品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发行,随后交易所通过与互联网理财平台合作,将包括私募债在内的金融资产打包、拆分销售,如此一来,非标资产洗白为标准资产的模样。

  按照现行法律,私募产品持有人最高不得超过200人,但上述模式将融资需求拆分成多期,实现投资者人数的增多,事实上违反了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变相突破场外私募产品不能超过200人的限制。

  互联网金融整治进入深水区

  20171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由部际联席会议召集人、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主持,部分交易所业务直接被表述为“涉嫌非法期货、聚众赌博等”。

  会议要求交易所在半年内进行集中整治,正式违法违规交易场所要限期整改,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被业内人士认为是监管层近年来的“最严整顿”。曾有互联网消费金融机构负责人感慨:“如今,参股一家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工作基本停摆。”

  在该负责人看来,之所以选择参股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某种程度也是基于合规操作的需要。

  随着去年8月银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很多消费金融机构的大额信贷业务拓展受到很大制约。为此他所在的机构计划将旗下大额房地产抵押消费信贷业务与企业抵押融资业务,通过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进行资产证券化与转让,满足监管要求。但他没想到的是,今年初的一纸整顿清理新规,令这笔参股投资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也迈进了深水区。在金交所业务大大收敛之后,互联网理财资产端的选择范围势必随之收窄。但需要指出的一个误区是,并不是所有的金交所都是不合规的,并不是所有业务都要停止。

  其实目前大部分的业务都没有被停止,金交所只是要把自己的业务规范化。目前已经停止、或下架的平台,是发现自己的业务涉嫌违规了,所以需要暂停。当然,要金交所完全符合监管要求,难度是不低的。

  总而言之,互联网金融也好,金交所也罢,合规经营是良好发展的前提,但合规经营不应只局限于符合当下政策,还应该思考,这样的经营模式是在为监管出新的难题,还是在为金融业的系统风险解决问题。群蚁溃堤的风险值得警惕。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