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退收官时疫情添堵 P2P转型向持牌或助贷谋出路

  证券时报记者 胡飞军

  今年网贷整治进入收官阶段,眼下P2P清退仍在继续,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或成为压垮P2P行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近日,P2P平台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透露,清退计划难以按期完成,同时,玖富数科与人保财险因为履约险而互相诉讼,这都折射出疫情给经济造成影响,波及原定拟正常退出的网贷平台业务。

  业内人士认为,网贷平台存量业务化解依旧是目前P2P平台转型的主要障碍,在化解存量业务后,小贷、消费金融和助贷成为P2P平台主要的转型方向,而在流量、场景、获客和风控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成为P2P能否成功转型的重要条件,也只有少数P2P能够实现转型突围。

  疫情再给网贷清退添堵

  因为暴露的种种出问题,发展有十余年的P2P已步履蹒跚,今年一季度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更令其雪上加霜。

  根据公告,6月15日,深圳的P2P平台红岭创投完成第三十五次兑付,兑付金额为3000万元,此次兑付后已累计兑付19.86亿元,剩余待兑付164.36亿元。

  不过,今年突发的疫情可能打破红岭创投正常的三年清退计划。此前,《红岭创投清盘兑付安排》显示,原计划第一年(2019年)兑付20%;第二年(2020年)兑付35%;第三年(2021年)兑付45%。

  红岭创投第一年就没有完成清退计划目标,2019年末,其发布的《致红岭创投全体出借人的一封信》显示,原定本年度20%兑付目标,只完成了9.3%。

  近日,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红岭创投“三年清退计划”将难按期完成,“比原来的预期稍微降低,到期资产处置任务将完成80%左右。”

  “近两年网贷监管政策以清退为主,力争今年上半年完成网贷存量的化解,网贷整治今年进入最后收官阶段。”零壹金融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特别多的头部P2P已出台退出办法和方案,P2P行业目前都在压缩、清退和转型。

  回顾以往,P2P监管经历了从真空到认可,再到当前以退出为主。2019年互金整治办、网贷整治办再发175号文,提出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加大了整治工作力度和速度。

  天风证券研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P2P问题平台累计达到2923家,其中,42%的平台跑路,34%提现困难,13%被立案调查,立案调查的机构中也不乏大机构。

  今年5月9日,深圳P2P平台小牛在线公告,平台将停止发布任何新标及停止计息,同时,暂缓兑付,待兑付方案经全体出借人公开投票表决通过以后,按照兑付方案启动兑付工作。

  今年5月31日,美股上市公司微贷网宣布,基于国家政策及行业趋势原因,不再经营网贷信息中介业务。截至2020年2月29日,微贷网借贷余额为85.83亿元。

  “今年的疫情尤其是1月到3月,对P2P平台正常网贷业务退出也造成了影响,借款人可能失业导致收入受影响,从而影响还款能力。”某头部P2P平台人士对记者表示。

  于百程也表示,疫情使得网贷平台生存更艰难,转型难度更大。而后续P2P要转型的前提,按照监管要求是将存量的网贷业务全部清零。

  持牌和助贷成转型方向

  在网贷存量业务清退之下,P2P平台的转型也成为备受各方关注的问题。

  于百程表示,监管对P2P行业退出和转型给出了相应指导,去年11月份互金整治小组发布过指导意见,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有了监管方的支持,而转型小贷包括转型为全国网络小贷或地方小贷。

  例如今年5月,厦门地方金融局披露,“厦门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2家P2P网贷机构拟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申请获得正式同意批复。

  同时,股东背景更具实力的P2P甚至直接申请消费金融牌照,例如全国最大P2P中国平安旗下陆金所就申请设立了平安消费金融公司,继续开展信贷业务。

  “P2P转型最主要方向还是以助贷为主,互联网科技公司给持牌机构提供导流、风控以及贷后管理等服务。”某P2P头部企业对记者表示,这方面的例子如信也科技、360金融等。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表示,转型助贷主要是向银行等持牌机构提供获客、授信审查、风控以及贷后管理等环节服务,这些机构通常要评估助贷机构的资产质量、股东背景、品牌流量和经营情况等,“这也意味着在资产端具备核心竞争力的平台才能成功转型助贷,例如在流量、场景、获客和风控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因此能够成功转型助贷的也是少数。”

  于百程表示,类似信也科技、360金融和乐信等机构也做了另一手准备,那就是参股相关的持牌金融机构。

  例如,信也科技、360金融关联方、乐信等均参股了相应的银行,分别参股了福建海峡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和江西裕民银行,而玖富数科也成为了湖北消费金融公司第二大股东。

  就行业而言,信也科技属于完成转型的案例,该公司已彻底去“P2P”,2019年上半年机构资金占其资金来源40%,而2019年四季度末机构资金已经占到100%,且还将自身的风控等技术进行对外输出。

  “这些完成转型的P2P,一方面是业务量比较小或者业务一直以来比较规范,股东实力较强,能够化解存量风险。”于百程表示。

  不过,一位业界分析人士认为,转型助贷亦并非易事,除了对其自身技术和实力要求较高,助贷业务监管也日趋严格,尤其是一些地区要求银行审慎开展异地客服授信业务,导致一些地方银行对助贷业务有所收紧。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