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之家爆雷背后 闪现温州帮团队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邹晨辉 “这事目前只能等,没办法,平台只要一‘爆雷’,就只有听天由命。”7月19日,李文强在投资人维权群中如此感叹道。

  李文强口中的平台指的是深圳投之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投之家”)。就在五天前即7月14日,深圳市南山区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已对投之家平台涉嫌集资诈骗案立案侦查。

  自2016年12月开始接触到投之家,李文强先后在该平台上累计投资了“全部身家”20余万元,“一开始收益挺高,活期年化收益有8个点,定期有10多个点。”看到这一消息后,包括李文强在内的投资人一时间慌了神。

  7月19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投之家平台维权群中看到,“难受,怎么办啊”“我的材料还没找齐没上报,你们都是如何报案的”等各种投资者彷徨、无助的信息。

  同一天,记者走访办公地点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特发信息科技大厦6楼的投之家时看到,该公司大门已经关闭,已无相关人员办公。

  员工致信自揭爆雷前后

  包括李文强在内的投资人到现在也不理解,他们印象当中的网贷之家的兄弟公司,又有着上市公司背景的投之家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大厦将倾”。

  投之家官网显示,该平台成立于2014年9月,先后获得顶级风投赛富亚洲战略投资、创东方投资A轮融资及上市公司母公司4亿元B轮融资。

  截止7月17日,投之家官网运营数据显示,该平台累计用户总数超过280余万,累计借贷金额已达265.76亿元,借贷余额28.96亿元。

  7月19日前后,在经济观察报记者接触到的投之家员工中,他们对接受采访均较为逃避,只表示,“公司员工中很多也是受害者,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一切还是以警方公布的为准。”

  此前,一份由投之家员工发布的《投之家员工致广大投资人的一封信》(下称“致信”),讲述了投之家的“爆雷”前后的迹象。

  据上述致信描述,7月12日,朱明春突然要求网贷之家的员工立即搬家,要给投之家新来的董事长郑林国腾挪办公室,并要求当天必须搬完。当天搬家一直持续到晚上,甚至连与网贷之家、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等相关的logo信息也被全部处理掉。

  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6月15日,投之家董事信息变更之前,朱明春(编者注: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任职投之家董事;变更后,董事为李卫国、黄诗樵、徐红伟。投之家官网信息显示,郑林国现任投之家董事长兼总经理;2014年参与创办投之家的黄诗樵以及邓伟分别担任该平台CEO以及COO。

  致信还进一步描述,“7月13日早上,员工们正常上班,到公司后发现公司图片墙与高管相关的照片全部被毁坏,仓库和CEO办公室被清空,办公电脑的网线和电源线均被拔掉,部分员工的硬盘甚至直接被卸掉。员工们预判公司可能出了问题,于是员工开始联系公司高管,结果几位核心高管集体失联,于是大家开始恐慌收拾东西,同时部分员工开始报案。”

  致信称,当日中午12点左右,邓伟召集理财顾问团队在大会议室开会,其他员工在知道该事情后纷纷赶来,邓伟在会议中与黄诗樵电话连线,告知大家公司高层被骗,公司出了问题,并安抚员工让大家一起去报案,之后就离开了公司。这时候大家才真正意识到投之家真的出事了,很多同事现场直接情绪崩溃,不仅是个人还有亲朋好友还有那么多的投资人朋友的钱都在里面。

  7月14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通过微信发布公告称,对“深圳投之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投之家)”涉嫌集资诈骗案立案侦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缘何爆雷

  投之家被立案侦查后,网贷之家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此前担任投之家董事长,现任董事)已于7月15日早上9点30主动到深圳经侦处配合调查,尽全力追讨逾期标的债务。

  投之家官方最新微博称,投之家CEO黄诗樵与徐红伟已被警方控制。

  公开信息显示,投之家平台最初由网贷行业最大的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的一系列创始人建立。

  设立时投之家平台的股东为上海盈灿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盈灿咨询”)、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其中盈灿咨询认缴出资额为485万元,实缴资本为0元,占股比例为97%。

  盈灿咨询同时为网贷之家的运营公司,2017年2月,盈灿咨询改名为上海盈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7月17日,盈灿咨询与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将投之家97%的股权(原实缴出资0元)作价1元转让给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其中,徐红伟同时担任网贷之家和投之家创始人和股东,也是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2017年12月8日,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从投之家退出。

  工商信息资料显示,完成股权变更后,投之家目前的股东仅有两家,分别为镇江富隆天钰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4.76%)、阿拉山口市灏轩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5.24%)。

  此前,根据网贷之家披露的徐红伟针对投资人的疑问录制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徐红伟称愿意用投之家被并购所得全部股权款、网贷之家的股权价值来弥补投资人的损失。

  徐红伟在视频中表示,“我肯定不会跑,也没有必要跑,接下来我们也会配合警方,主动和警方说明情况,这里面信息量确实很大,但是请大家多一些耐心,因为我不光是曾经投之家的创始人,我们还有别的公司,所以我们会本着对投资人负责的态度,其实也是对我自己负责,会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希望大家冷静,给我们留点时间。”

  在网贷之家官网披露的一份徐红伟与投资人内部沟通的音频资料中,徐红伟对于投资人关心的诸多问题一一进行了回应。

  谈及甩卖投之家平台,徐红伟表示,他本人对放贷不太有信心,而监管要求必须做点对点的放贷,所以他和高管团队沟通后觉得还是要做有竞争优势的事情,所以打算卖掉平台。

  对于目前投之家的状况,徐红伟表示,在平台并购的过程中,由于经验不足对新的大股东监管不到位。新的大股东在外面收购了多家P2P平台,这些平台陆续爆雷导致投之家资产端逾期。

  他还称,这应该是碰到了行业最大的连环诈骗。今年6月,通过舆情监控和工商信息查询发现,新股东参与了多家P2P平台的收购,背后疑似有温州帮的一个团队,来专门操作收购平台这些事。

  而关于对投之家事件解决的承诺,徐红伟表示,现在承诺太多,如果实现不了也没有意义。但如果网贷之家能够运营下去,他愿意将他所持有的网贷之家股份收益权或者其他收益拿出来。

  投资者的追问

  投之家平台的投资人如今十分焦虑。李文强告诉记者,最早在2016年12月,他开始在投之家这个平台上参与投资,前后投入20余万。

  回忆起如何接触到投之家平台,李文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接触投之家平台之前首先接触的是网贷之家。一开始问的是网贷之家的客服,客服说他们有一个兄弟公司叫投之家。”

  李文强表示,一开始接触投之家平台,平台给的利息还挺高的,活期好像都有8个多点,然后定期也有10多个点投资收益。

  后来,李文强开始分批投入,最开始投的是投之家活期,后来才投的定期。一开始为了测试平台情况,投了几千块钱,取出来觉得挺顺利,中间基本上就没取过,只是往投之家平台里面投,“谁知道后来会出现这种事”。

  李文强表示,20万是这两年他全部的收入。“我几乎全放在投之家平台里面了,反正现在不说身无分文吧,连生活维持都比较艰难。”

  另一位参与投之家平台的投资人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现在只能等,徐、黄都被警察控制了,但是想要急切忽然把钱取出来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性。”

  李文强也想过去深圳现场报案维权,但考虑到现在没钱,就是过去,生活都成问题,回头工作还得耽误了。“现在只能等着,等回来一点是一点,回来不了,那就认命吧。”李文强说。

  李文强说,以后应该不会再投这些P2P平台,已经被伤透心。

  而除了像李文强一样的外部投资人外,参与投之家平台投资的人还包括投之家的工作人员。上述致信披露,投之家总计100多名员工,据统计,目前其员工在投之家自投资金额总计2000多万元,其中不少为员工准备结婚买房的款项,还有亲戚朋友的钱。

  7月18日,网贷之家官网披露消息,深圳经侦建议,尽快成立投之家平台案件清退小组:1、由徐红伟、黄诗樵等人负责股权款收回、逾期和真实标的项目催收;经侦会对他们进行监督;2、经侦主要负责查案,追查资金的去向,尽可能追回资金,侦查案件;3、清退小组成立投资人代表3-4人,最好是深圳的,能监督帮助催回款(长期作战没有工资,建议大客户,有财务法律经验)。经侦与投资人代表每周一次会议沟通案件的进展。投资人代表同步给其他投资人。

  7月19日,经济观察报从网贷之家相关人士处确认了上述网贷之家官网披露的信息的真实性。

  同天下午,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访办公地点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特发信息科技大厦6楼的投之家时看到,该公司大门已经关闭,已无相关人员办公。

  目前,投之家的客服电话已经无法接通。在投资人维权群中,诸多的投资人还在问“现在进展怎么样了,有赔付方案了吗?”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