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助的P2P投资人:除了流泪和默默等待啥也做不了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蕾 P2P平台投资路上,投资人即使再谨慎,平台口碑再好,亦难免踩雷么?“所有外表的光鲜都不可靠。”39岁的李雨(化名)回想自己P2P投资经历时如此感慨。

  国内知名高校本硕连读,留学德国4年攻读博士,如今在北京创业5年拥有三家公司,2014年便开始接触P2P网贷,这一系列阅历没有让她在6月以来P2P平台爆雷潮中幸免。“目前我加上朋友还有230万左右放在‘牛板金’上,然而‘牛板金’现在连网站都打不开了。”如今,李雨每每想起,都会懊恼自己没有更早发现问题。

  所谓“牛板金”,是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佐助金服”)旗下的P2P网贷平台,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法人为王旭航,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牛板金”网贷平台2015年11月上线运营。截至7月4日,官网数据显示,其累计交易(借贷)总额达到390.88亿元,累计交易(借贷)笔数为2464810笔,累计用户规模825395人,截至2018年6月30日,累计出借人数量173490人,当前出借人数量93679人,逾期金额为0元。

  然而,这个交易规模达“百亿级”的P2P平台之倒下让人猝不及防。

  3日官网发布公告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项目合计9852余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4日公司总经理兼执行董事长王旭航面见投资人透露出现逾期的是“牛钱袋”,逾期无法兑付的资金总额高达31.5亿元。5日下午王旭航被杭州市江干区警方传唤以协助调查,6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江干”发布案情通报显示,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对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对涉嫌犯罪的公司负责人王某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作为大额投资者,我在7月2日还接到牛板金客服电话,说7月8日管理团队在北京见大客户,和我确认参加时间。”李雨回忆说。

  谨慎的P2P平台投资之路

  说起自己初次接触P2P平台的经历,李雨表示她德国博士毕业后回国,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将近十年,13年开始筹划创业,因为公司运作相对顺利,手上包括工资、年终分红等有了一些余款。她当时使用一款叫做“挖财宝”的记账软件,这款软件通过广告等形式引导李雨关注到其运营的P2P平台业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李雨在上面投了十万元,“投之后觉得这种形式的理财方式挺方便,中途也没出现什么问题,所以就一直在上面有投钱,直到‘牛板金’出事,还有四十万在上面。”“不过现在全部都赎回了。”李雨补充道。

  回想自己这接近四年的P2P投资之路,李雨发现自己在P2P平台上前后总共投资了300多万。

  如果说第一次平台的选择是碰巧,那么之后李雨在“陆金所”和“牛板金”上的投资则经过了较为周密的调研。

  7月6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2018年上半年P2P发展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平台共2835家。今年上半年新增P2P平台36家,消亡721家。李雨说:“我完全能够想象这个行业可能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包括2015年e租宝的事件给投资人的警醒。”李雨自认是一个谨慎的人,“生活经验告诉我天上不会掉馅饼,因此我选择P2P平台,绝对不去看利率特别高的,比如之前的e租宝,6月份出事的唐小僧等。”

  2016年朋友推荐李雨投资“陆金所”,李雨在进行了较为细致的考察后进行了投资,“但是我觉得理财可以不集中在一家平台,所以我还想多看看,是否有合适的P2P平台可以进行投资。”

  谈及如何接触到“牛板金”,李雨表示她从上学的时候就开始浏览水木社区,2017年逛的时候,发现有理财的板块,有很多帖子在讨论“牛板金”。于是李雨详细地对“牛板金”平台管理团队的背景,学历,融资情况等信息进行调查,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平台应该是个正规和靠谱的平台。

  实际上,“牛板金”从表面上看确实颇为“光鲜”。创始团队成员均为名校毕业生,以王旭航为例,毕业于清华大学,专业对口,曾在多家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任职,在多数人眼里是拥有金融行业背景的专业人士;2017年9月获得春晓天泽两个亿A轮融资。据公开资料,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16年由上市公司天泽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泽信息”,300209)和北京春晓汇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晓资本”)联合设立,其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和产业管理。

  记者通过天眼查进一步发现,佐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力控股”)曾经参股“牛板金”的运营商佐助金服,参股比例不详。佐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沈海鹰,曾担任过佐助金服的董事长。而佐力控股的董事长俞有强同时也是上市公司浙江佐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力药业”,300181)第一大股东、董事长。

  家住德清的“牛板金”投资人屠先生告诉记者:“佐力药业是我们那里有名的企业,刚开始投资‘牛板金’的时候是有些顾虑,但是听朋友说佐力药业有参股,所以就想应该不会有事。”

  此前曾有媒体就佐力控股的参股比例,此次事件是否会对上市公司造成影响等问题致电佐力药业董事会秘书郑超一,郑超一回复称佐力控股于2015年9月对佐助金服进行投资,所持的佐助金服股份仅为10%,属于小股东,且佐力控股已在2017年转出了所持股份。投资之初佐助金服董事会选举沈海鹰作为董事长,但沈海鹰已于2016年3月辞去了董事长职务。

  除了“上市公司融资背景“外,“牛板金”看上去不太高的利率也是李雨考量的重点。“目前我投资的包括‘牛板金’在内的三个P2P平台,利率都在5%-8%之间,‘牛板金’是7%,加上有时赠送的加息券,大部分时候可以保持在9%左右。这个利率在P2P平台中并不算高。”

  根据互金委《报告》,2018年上半年我国 P2P平台项目平均收益率为10.2%,其中 6月份平均收益率为10.39%,“牛板金”的收益率并没有高出行业平均水平。

  “再加上它还把‘银行存管’作为它的一个宣传点。“李雨说。目前在北京一所985高校任教的90后投资人邵先生表示:“‘牛板金’的官网上有打出‘专业风控’、‘银行存管’、‘上市公司背景’等字样,然后我通过自己能找到的途径进行调查,大概情况也是吻合的,所以我会认为这个平台是安全的。”

  在认可了“牛板金”的安全性后,李雨开始逐步往里面投钱,最开始是5万,再后来是10万,李雨往里面投入了越来越多的钱。“‘牛板金’用户营销做的很好,你每一笔在里面的投资都会有积分,都能够兑换小礼品,我换过100块钱的加油卡,换过爱奇艺的会员,而且投了一年也没出问题,慢慢就养成了往里面投钱的习惯。”李雨说,直到“牛板金”爆雷后,李雨才惊觉自己在里面加上朋友的钱,总共投入了230万。

  家住杭州,现年37岁,目前就职于某大型外企管理岗位的投资人余女士表示:“‘牛板金’不算高的收益率和它的安全承诺,加上王旭航本人及其团队在各大场合的频频亮相,让我抱有侥幸心理。”据悉余女士目前正准备摇号买第二套房,因为没有更多更保险的投资渠道,觉得房款在摇号的时候放在P2P平台里面,可以获取一定的收益,选择了“牛板金”平台。余女士表示目前总共在“牛板金”平台上投资了90万。

  实际上,李雨对于5、6月份接连发生的P2P平台爆雷事件是有所耳闻的。“爆雷的很多都是像‘唐小僧’、‘联璧金融’等高返平台,我是觉得不会影响到像‘牛板金’这样的平台。”李雨还记得,6月25日,牛板金CEO王旭航在官网发布了“给投资人的一封信”,里面宣称“牛板金”合规备案的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并提及平台作为“杭州市全市10家P2P平台代表之一”参加了杭州市全市金融工作会议。“相当于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吧。”李雨说。

  “难以置信 ”的平台爆雷

  “牛板金”的爆雷让众多投资者觉得“难以置信”。7月3日“牛板金”官网发布公告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项目合计9852余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李雨是4号凌晨得知的这一消息的,“我当时还觉得肯定是谣传,毕竟2日下午我还接到平台电话,盛情邀请我去参加北京站的投资人见面会。”

  余女士说:“我4日去公安局报案的时候,还碰见一个辽宁过来的大姐,刚刚退居二线,做的是银行风险评估类的工作,说她自己都没评估出风险来就出事了。”

  3日的逾期公告中表示平台拟至少聘请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作为此次追索债务的专项法律顾问,协助牛板金追查借款人名下的财产线索,并表示希望各位出借人通过书面形式明确全权授权。

  “我因为有工作,还有家人要照顾,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去杭州。“李雨说。家住杭州的投资人王先生表示:“因为我本身就在杭州,公告说需要书面授权,所以我4日就去了公司。”

  王先生在公司见到了王旭航。王旭航向在场包括王先生在内的投资人透露,6月底由于其他P2P平台发生兑付问题,“牛板金”也出现挤兑,平台流动性出现问题,细查才发现,“牛板金”平台的老股东及前董事孙启良等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通过“牛钱袋”产品卷走了投资人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目前资金都无法收回,公司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借方单位,通过财产保全方法控制对方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牛板金”官方微博“牛板金大人”发布的信息,6月30日下午“牛板金”还举办了杭州站投资人见面会,“有很多投资人本来都已经赎回了,参加了见面会后又投了进去。”王先生说。

  直到5日下午王旭航被杭州市江干区警方传唤协助调查时,还有很多投资者觉得“难以接受”。现年31岁,就职于某国企的杨小姐4日从北京赶去杭州,5日亲眼目睹了王旭航被警方带走的场景,“当时现场有很多年纪大的投资人都哭了,想想自己投进去的钱,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目前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透露,王旭航等多人已经被控制,根据浙江法院公开网信息,7月6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对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孙启良、孙旭卿、胡文周、陈鄂四人进行立案,记者从其他途径得知,胡文周已于7月9日被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事拘留,是否涉及“牛板金”平台尚未得知。记者通过天眼查上四人所参股或者控股的公司电话,发现均无法联系上这四人。“我到现在也想不通,看上去非常合规的平台为何会突然爆雷。”李雨说。

  P2P平台的爆雷原因各有不同,但总体上可以按阶段分为三种,项目前阶段的诈骗和假标自融,项目中阶段的拆标错配和逾期坏账,项目后阶段的担保不当,从而导致的兜底能力不足。

  根据互金委《报告》,技术平台累计发现涉嫌自融自保、开展校园贷等违规业务、虚假宣传、诱导性宣传、服务器在境外、收益率过高等违规的P2P平台2000余家,2018年上半年技术平台新发现涉及上述问题平台近280家,其中包括89家涉及虚假标的、自融,53家涉及虚假宣传,22家涉及自保,12家超额借贷,39家严重逾期等。

  实际上,无论是哪一种爆雷的方式,投资人从外围和公司宣传角度都是无法获得足量平台情况信息的,这让众多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有所了解或者文化程度较高的投资者感到挫败。余女士表示:“我老公本身也在互联网金融行业,而且我个人还认识王旭航的表弟,即使是这样的关系,我也没想到‘牛板金’平台会爆雷。”“明明做过很详细的调查,也一直很谨慎,万万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李雨感到非常无奈。

  即使是众多平台拿来当宣传点的“银行存管”,经过了解也会发现并不是“万金油”。根据2017年2月银监会发布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基本定义和原则。通过资金存管机制,加强对网贷资金交易流转环节的监督管理,防范网贷资金挪用风险,保护投资人资金安全,同时也指出存管人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不对网络借贷交易行为提供保证或担保,不承担借贷违约责任;在数据信息真实性和准确性、营销宣传、资金管理运用等方面明确了有关存管人的免责条款,防范商业银行声誉风险。

  “我的孩子准备上小学了,所以投在‘牛板金’里面的钱,是我准备买学区房的首付款。虽然损失真的很惨重,但是我觉得可能对我的日常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但是我了解到有些投资人把自己的养老金,治病钱都投进去了,我觉得他们比我惨太多。”李雨说。

  “P2P平台的接连爆雷,对很多投资者,包括对那些年轻的中产的投资者会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联席所长赵锡军说道。

  现在的李雨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和一些投资人曾经去过包括佐助金服,曾经参股佐助金服的融数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及牛板金的存管银行,试图发现能找回投资额的希望。“近期我们的投资人多次和江干区分局进行沟通,询问案情进展,他们回应说目前还在调查中,说如果我们有更多线索可以提供给他们,说随后会召开案情通报会。”李雨说,“现在好像除了等待,啥也做不了。”

  李雨表示,她没有把“牛板金”爆雷的事情告诉她近八十岁的父母,“我担心他们受不了,我老公也是我鼓起勇气拖了好久才告诉的。”李雨无奈地说。李雨表示,目前她最迫切想要知道的是,她在“牛板金”上面投资的这些钱是否还能找回来。

  在北京求学,27岁的投资人谢先生在“牛板金”上投了十五万,日前他亲自去到了位于杭州江干区钱江路1366号华润大厦的佐助金服公司所在地。“公司已经进不去了,公司运营暂停,员工目前都在等候配合警方这边的相关工作。”谢先生表示,佐助金服楼下仍陆续会看见有投资人来,大家都很沉默,不知道能干什么,大多是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