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式微 共享领投模式小试牛刀

  “当股权众筹式微的时候,我们内部也探讨过股权众筹会不会消失,但当我们想明白,无论股权众筹有多么光鲜的外衣,本质上还是建立在早期投资市场之上,而早期投资是会长期存在的,那么股权众筹就依然会有价值。”众筹之家CEO王正然说。

  遥想两三年前,股权众筹在国内一度大火,上百家股权众筹平台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还吸引了京东、百度、阿里等巨头入局。而到了最近一两年,股权众筹可谓一片荒凉:主流平台陷入“休眠”,大平台彻底告别,大多数平台忙着转型,投资人热情逐步消退。

  伴随着网贷一夜爆红的股权众筹行业,至今仍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较大的政策风险也让行业内鱼龙混杂。面临着这样的颓势,股权众筹行业将会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被大量诟病的股权众筹2.0版本“领投+跟投”模式在被证明风险频出的情况下,又是否有更好的模式替代?

  行业整体下滑严重

  股权众筹,是指公司面向普通投资者出让一定比例的股份,由投资者通过出资入股公司获得未来的收益。

  2015年,被誉为“股权众筹元年”。当年上百家股权众筹平台冒出,互联网巨头如京东金融、蚂蚁金服、百度等也相继介入。但从2016年开始,股权众筹逐渐走向沉寂。包括曾经最为出名的京东东家、蚂蚁达客等都已经进入休眠状态——它们在完成早期的项目之后,先后不再上新项目,而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也已经许久没有更新。

  根据盈灿咨询发布的全国众筹行业7月月报显示,自去年10月开始,众筹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保持持续下降走势,整体交易规模继续下滑。截至2017年7月底,全国各类型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总计307家,新增11家,倒闭24家。当中,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只有87家。

  投资人的热情也在减退。盈灿咨询的数据显示,2017年7月,全国众筹行业投资人次达301.91万人,与2017年6月的投资人次相比,环比下降15.33%。其中非公开股权融资投资人次最少,仅为0.21万人次。更为直接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项目融资总额仅为去年的13%多点,市场不容乐观。

  有业内人士指出,股权众筹之所以无法发展壮大,根本问题在于业务模式存在缺陷。从项目的角度来看,股权众筹主要服务于初创企业,并且是比较不容易从VC处获得资金支持的企业,因而决定了项目本身具有高风险属性。从资金的角度来看,股权众筹的投资者主要是缺乏私募股权投资渠道的个人投资者,其资金量小,风险承受能力相对较低。

  可以说,在股东人数限制、投资人门槛尚未放开的情况下,股权众筹的业务模式存在“天花板”。项目风险与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存在错配,其商业模式可行性有待商榷。

  名存实亡的

  “领投+跟投”模式

  实践当中,此前股权众筹平台大多采用的“领投+跟投”模式,并没有让中国的股权众筹实现腾飞,反而暴露出矛盾和问题。众筹之家CEO王正然认为,在这个模式当中,领投几乎“形同虚设”。“领投机构实际上并不在乎所谓的众筹投资人,因为它们的客户都是单次投资百万级别以上的投资者,对于起投几万的众筹投资人,它们从来没有觉得这是自己的客户群体,反而认为这是众筹平台的客户群,这些人的生或死,和自己没有关系。”

  王正然认为,“领投+跟投”模式还存在股权众筹与创业者需求不匹配的问题,当创业公司需要融资的时候,往往需要比拼时间和效率。但过去的股权众筹一直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不确定融资完成时间,二是不保证融资金额。这也是多数创业者不愿意接受股权众筹的原因。

  导致人们对股权众筹望而却步的另一个原因,是股权众筹存在项目欺诈风险,难以建立信任。项目欺诈问题因项目方、股权众筹平台方、投资人彼此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造成,故而股权众筹平台自诞生之日起便成为了重点规制的对象。由于投资人无法充分地了解项目真实背景以及融资方的全面资料,导致其在做投资决策时,可能作出错误的、不合理的行为,从而放大投资风险。

  “在初期,行业内很多平台为了吸引投资者,将门槛设得很低。加上过往很多众筹平台的从业者整体素质参差不齐,有一些出发点也有问题,在监管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诈骗等问题,投资者维权的难度也比较大。”王正然说。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获得用户持续的信任,并产生持续的投资,是股权众筹项目获得融资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将VC募资方式

  嫁接到股权众筹

  但如何破除现有的迷局,让日渐式微的股权众筹重新崛起?

  在王正然看来,共享领投模式正好给迷茫的股权众筹行业提供了一条明路。“共享领投模式将所有投资人当作一个主体,实现了利益捆绑,分摊了跟投人的投资风险。在投资效率上,通过专业团队管理,抢先圈定早期潜力项目,根据金字塔模型成比例投资,科学有效地进行资产配置,让众筹投资更高效。最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投资人获得稳定收益,并且避免退出时重复收税。”

  据王正然介绍,共享领投的基本模式是由专业的创投人士先在平台上募集一定数额的资金,组成一个“共享领投计划”,在该计划成立后,按照平台提出的金字塔模型,成比例投资到该计划中的各个项目。相比单个众筹项目,共享领投计划是一个整体,除了项目收益外,还有谈判收益和超额收益。前者可以获得更多优惠条款,增加收益;后者会对项目收取的超额收益进行分红,同样可以提高收益。

  王正然指出,绝大部分众筹投资人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而且很多投资人平时并没有很多时间关注项目,投资能否成功,纯粹靠运气。在共享领投计划中,其提出一个金字塔的资产配置模式,将金字塔分为三层:最底层即风险低、收益稳健的项目,50%配置;中间层即风险适中,收益中等偏上的项目,40%配置;最顶层即风险高、收益高的项目,10%配置。通过组合投资的方式,专业团队管理,让众筹投资更加科学和高效,而不是盲目“赌运气”。

  “共享领投的核心点在于税收,对于股权众筹来说,多个项目的投资分开投资和打包投资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就众筹平台的项目而言,本身大部分不是头部项目,成功率可能不会那么高。如果分开去投资,在计算税收的时候会针对成功的项目单个计算,而失败的项目则直接归零。而用共享领投的方式,你失败的部分是可以抵税的。”王正然说。

  “这相当于VC募集基金的方式,将它套用在股权众筹上。但跟VC募资相比,共享领投的门槛会低一些,而且决策流程上,因为去掉了很多繁琐的流程,会比一般的创投机构要快,而且投资的不仅仅是股权,也可以投资收益权。”王正然说,针对一些线下有门店需求的项目,还可以帮他们做店铺众筹,类似加盟商。“我们可以针对他的要求设置不一样的一揽子金融服务,他们可以省去以往找FA、VC等繁琐的流程,不一定出让股权,而是出让收益权来获得融资。”

  而与以往的股权众筹相比,除了在项目上有所把控外,共享领投在门槛上也有所提高,要求单笔投资在10万以上。今年上半年,王正然发起的水元素领投计划,在大股东平台上募集了1590万,然后在5个月时间里,投资了4个早期潜力项目,如今浮盈达到60%,初步验证了这个模式的可行性。

  股权众筹未到谢幕之时

  对于关注股权众筹行业的人来说,这个行业还远远未到谢幕的时候。

  从目前来看,制约股权众筹行业发展的因素,包括政策规范迟迟未出台、股权投资的高风险特性、股权众筹业务模式等与互联网的普惠、长尾特征格格不入等因素。尽管在2015年7月,央行等十部委《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了股权众筹的概念;以及国务院在2016年10月13日正式发布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但相关配套措施至今仍未有下文。

  在“双创”浪潮仍在席卷全国的情况下,数以万计的创业者不断涌现,股权众筹也在这波浪潮中诞生,最高峰时,创投圈内同时存在300多家股权众筹平台。王正然指出,股权众筹行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小微企业融资难造成的。众筹可以利用大众的力量,帮助它们完成融资。

  人人投CEO郑林认为,股权众筹必须扎根于风险投资行业本身,这是出发点,也是其发展的目的和价值。作为国内新兴行业,随着监管力度的逐步加强,只有优秀企业才能保证行业健康发展,才能维护广大投资人的利益,才能践行实体经济的大发展。

  从长远来看,创业型企业对股权融资仍有很大需求,加上我国富裕阶层正在崛起,需要多样化的资产配置手段,股权类投资在业内看来,仍有很大空间。

  更重要的是,投资机构都有自己的标准线,他们不会谁都见,而是率先剔除低于标准线的创业公司,这也导致只有百分之一的公司能见到投资机构的负责人。不过这条标准线是随性的,有的机构要求创业公司达到一定的现金流,有的要求创业公司有成熟的产品,有的要求创业公司有一定的客户群体,甚至有的按照投资总监的喜好来决定。

  但事实上,绝大多数创业者都处在有一定规模,但还没有达到机构要求的标准线,恰好卡在断层里。如何解决小微企业、创新企业的融资需求,国内知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日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就指出,小微企业、创新企业只能由创新型的小型金融机构来对接,多元化的小型金融机构将会蓬勃发展。在股权众筹行业从业者看来,股权众筹平台就是当中的一部分。

  “所以,当股权众筹式微的时候,我们内部也探讨过股权众筹会不会消失,但当我们想明白,无论股权众筹有多么光鲜的外衣,本质上还是建立在早期投资市场之上,而早期投资是会长期存在的,那么股权众筹就依然会有价值。”王正然说。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